首页 - 长沙经济 - 湖南女巨人贪财蒋艳萍 贪财心虚拜佛 八旬老人反腐10年 状告她

湖南女巨人贪财蒋艳萍 贪财心虚拜佛 八旬老人反腐10年 状告她

发布时间:2022-06-22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8650

这个老人,为了起诉蒋艳萍,跑了10年。实际上,他与蒋艳萍没有仇,这一天实际上是她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蒋艳萍。当“官太太”们被蒋艳萍邀请去旅行时,她们仍然满心欢喜。蒋艳萍提议往返费用全包,他们认为自己占了蒋艳萍的便宜。2001年3月20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大厅,“三湘女贪官第一号”蒋艳萍正在等待公审。一位80多岁的老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审判大厅,坐在前排位置。他眼里闪着泪花,嘴里不停地说着“这一天终于来了”。这个老人,为了起诉蒋艳萍,跑了10年。实际上,他与蒋艳萍没有仇,这一天实际上是她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蒋艳萍。他揭露蒋艳萍是出于一个老党员的正义感。现在,他将代替群众坐在这里,亲眼目睹蒋艳萍受到法律的惩罚,聆听蒋艳萍近年来腐败的真相。蒋艳萍于1958年6月16日出生在湖南茶陵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初中刚读完,他就辍学打工了。1976年,17岁的蒋艳萍又高又白,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他已经知道如何推销自己的肤色。她不想一辈子呆在农村。她想去城市。她找了一个比她大31岁的公社领导。他们发生关系后,这个男人几乎给了她任何她想要的东西。一年后,蒋艳萍在“领导”的照顾下进城当女工。1978年,一位领导在视察工作,她自告奋勇当了代表接待。蒋艳萍的“热情”给领导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后,领导因病住院。蒋艳萍立即赶到医院嘘寒问暖,细心照顾他。三个月后,他成了领导的情妇。1982年,蒋艳萍被调到长沙,在湖南碧波商场当店员。她的工作很轻松,但她的野心不止于此。她的顶头上司是她的猎物和垫脚石。她找了一个不爱她也不般配的老公,1981年春节结婚,维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从仓库管理员一步步爬上来,很快成为公司的经理。蒋艳萍不愿意做为了钱而挑男人的情妇。她一个个换情人,胃口越来越大。1995年,蒋艳萍与原湖南省计委主任陈某搞上了,陈某中了她的美人计。在蒋艳萍提出可以进行虚假投标后,他立即同意了。几个月后,两人空手套白狼,通过虚假的施工投标,拿到了一百多万美元。到1997年,蒋艳萍已经抓获了40多名头目。她很有自知之明:没学历,没技术,没背景。她只能用这种方法,甚至找美女替她完成权色交易。蒋艳萍看人很有眼光。她几乎赢得了每一场战斗。选好目标后,她不会直接去“攻击”领导,而是先去找他们的爱人。首先,她给他们的情人送礼物,礼物无非是金项链和耳环。然后她开始和它们交朋友,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她会正面攻击她的目标。当“官太太”们被蒋艳萍邀请去旅行时,她们仍然满心欢喜。蒋艳萍提议往返费用全包,他们认为自己占了蒋艳萍的便宜。她们殊不知,只要一离开家,蒋艳萍就会直接找上她们的丈夫,把她们拉向深渊。不择手段,蒋艳萍受贿手段极其卑劣,经常直接公开索取。甚至她的家人都说,对蒋艳萍来说,金钱就是她的生命。大到几百万的贿赂,小到1000元的礼物,她从来不嫌弃,给了她也会收下。劳务公司项目经理余某于1996年、1997年曾多次汇钱至,但1998年未汇。蒋艳萍非常不满意。她一看到余某就开始挖苦他,说他是野猪的鼻涕,只看到鼻子,干不了大事。 余每次听到都很害怕。为了将来把手里的工程转包出去,于不得不在1999年春节时又支付了3万元,这才平息了的怒火。还有一次,蒋艳萍帮一个项目经理承揽工程,等了一段时间后,主动对他说:“忙了一天的工作,要是晚上能在家弹钢琴,早上能听音乐就太好了。”项目经理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含义。几天后,在一个星期天,他带蒋艳萍去了一家购物中心。蒋艳萍看中了一套音响和一架钢琴,总价27800元,他把钱付给了蒋艳萍。而那些在蒋艳萍需要通过这层关系的行贿人,也会想尽办法去蒋艳萍老家,给她的父母送礼。有的甚至把现金藏在水果篮或者花篮里送过去。蒋艳萍觉得这是这个行业的规则,是可以理解的。从一开始,他就越来越得心应手。蒋艳萍家里有七个兄弟,她成了家里最有前途的孩子。致富后,她还想搞家族腐败。1990年,蒋艳萍被提拔为某省公司劳务公司经理,随后他开始带亲戚朋友进公司,一点一点地蚕食公司。蒋艳萍的亲信利用她的地位和关系赢得了近6亿元的巨额项目投标。她自己的姐姐成了自己的经理人,她的姐姐和姐夫追随蒋艳萍的腐败,赚了数百万。就连我这个初中都没毕业,什么都不懂的舅舅,都能到省城当项目经理。短短十年间,她为亲友谋取私利,在公司安插了60多个亲友或老乡。公司有一栋家属楼,里面80%的人都是蒋艳萍的朋友和亲戚。1994年,蒋艳萍就如何聚集财富召开了一次特别的家庭会议,并表示他将成立一家股份公司。他们纠集了一些人,成立了一个不符合法定要求的建筑装饰公司。这家公司没有固定员工,财务管理严格。蒋艳萍仍然可以利用各种手段使其成为装饰行业的一匹黑马。公司成立后,蒋艳萍的弟弟狂妄地说:在湖南,没有他们满足不了、忍受不了的装修工程。和蒋艳萍演对手戏的男主不仅被情欲蒙蔽了双眼,还被蒋艳萍后来送给他的钱拖下了深渊。退休的人已经为贪欲奋斗了十年。因为蒋艳萍极好的社会关系,每次公司员工举报,她都会把他们挤下去,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这些员工。她非常傲慢,甚至在一次员工会议上公开说:“现在有人指责我是黑人,但那是不自量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我的人,到最后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蒋艳萍贪污了这么多钱,她也会担心,夜里辗转难眠,觉得亏心。而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她到处求神拜佛,希望神灵能够保佑她不被发现。她去南岳衡山烧香,一次就捐了几千块钱。蒋艳萍的关系网根深蒂固,从1992年开始,纪委和检察院就已经盯上了她,只是苦于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蒋艳萍案就这么拖延了下来。1998年,碧波商场职工向退休老干部、省人大代表陈荣杰举报蒋艳萍贪污公款。陈荣杰原本在青藏公路管理局工作,从1957年开始,他第一封反腐举报信寄向中南海,并且立刻得到了中央的首肯和鼓励。自从退休后,他不顾年迈,踏上反腐之路,自费搞调研,足迹踏遍湖南省大部分地区,向省市领导和有关部门上书各种建议80多万字,退休20年,将20多名贪官拉下马。而这次,他要面对的是41岁的“湖南女强人”蒋艳萍。陈荣杰向《湖南日报》写信反映,他的文章发表在《湖南日报》的内参之上,最终竟然不了了之。从此以后,陈荣杰多次举报,坚持不懈地找证人、找证据,而蒋艳萍竟然还在不断得到提升。那一段时间,陈荣杰寝食难安,他曾经在深夜之中写下了一句誓言:不掰倒蒋艳萍,我决不罢休!陈荣杰依旧在为此案奔走,一天,陈荣杰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举报信,里面反映了蒋艳萍更大的犯罪事实,涉及蒋艳萍的赃款有千万之多。陈荣杰收到信后无比震惊,他不敢懈怠,秘密调查后掌握了一系列确凿证据,将厚厚的举报材料交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有关部门。1999年7月,正当蒋艳萍被确定为国庆50周年大典湖南省赴京观礼代表之时,她因为涉嫌受贿而被湖南省纪委监察委员实行“两规”。8月21日,蒋艳萍被正式执行逮捕。利用看守所副所长串供蒋艳萍被关押在长沙某看守所之中,依旧不老实,想尽一切办法逃离看守所。她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可能逃不过死刑,就想到了可以用怀孕的方式来逃避,这一次,她竟然瞄上了看守所的干警。蒋艳萍很会说话,和干警们聊天之时,总是一副无辜的模样,她很快发现副所长万某思想不坚定,果然短短时间之内就和他攀上了关系。在万某眼中,蒋艳萍是个安静、可怜的女人,她会主动给万某扫地、泡茶、拖地,和万某说起了自己的委屈,表现得处处可人。她还奉承万某长相英俊,说自己喜欢这样的男人,接着又开始述说其自己的感情经历,和不幸福的婚姻生活,用语言来刺激万某。万某见蒋艳萍投怀送抱,竟然不知拒绝,糊里糊涂进了她的迷魂阵。正在家中担忧不已的蒋艳萍母亲陈县芝,突然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让她赶紧送一笔钱给万所长。陈县芝生怕贿赂万某会罪加一等,但又没有其他办法,心急如焚地将1万元现金取了出来,亲自进城将钱送到了万某家人的手上。法律岂容长沙娱乐当儿戏!蒋艳萍在看守所的所作所为,很快被人举报上去,湖南省公安厅十分重视,当即成立调查组。很快,副所长万某被撤职查办,他在撤职之前还说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我忘不了蒋艳萍那一双眼睛。”而蒋艳萍听说万某被撤职之后,只冷冷说了三个字——他活该。万某是蒋艳萍人生之中击毁的最后一个干部,他是女色的殉葬品,在遇到蒋艳萍之前,他曾多次获得汉寿县政府、县公安局表彰和“常德市十佳看守干警”称号,以前从未出过错,现在却要面临有期徒刑7年的刑罚。蒋艳萍是何等能耐?一名看守犯人的干警,受她影响,竟然堕落成了被看守的犯人。万某被腐蚀的直接后果,就是蒋艳萍可以利用他这个工具人进行串供。根据检察机关的查证,万某曾经4次提供电话让蒋艳萍和外界交流,还帮助蒋艳萍传递纸条,为蒋艳萍串供和堵口提供了方便。她指挥亲友和自己的心腹到处找关系,将所有的证人统一口径。警方加大了对蒋艳萍的看管,中断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但她之前恶意串供的行为,给侦查审讯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后来,专案组的同志找到了线索:蒋艳萍手下有一个项目经理,因为不肯为蒋艳萍开出巨额的假发票,曾经被蒋艳萍打击报复,此人不得不前往外省。专案组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点,于是派了精兵强将去各省寻找,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艰苦搜寻,才取得了蒋艳萍贪污受贿的可靠证据。蒋艳萍的自以为是殃及了不少亲友。她的弟弟和妹妹在刚刚审讯之时本来态度良好,但是在起诉阶段全部翻供,失去了从宽处理的条件,罪行加重。此外还有10多名通信或者串供的亲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蒋艳萍也最终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有关部门在蒋艳萍的家中搜到了人民币存款以及债券现金共925.42万元,美元3万多元,港币5万多元,她被称为“三湘第一女巨贪”。除了这些钱,蒋艳萍还有多处房产,都来历不明。2001年7月24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介绍贿赂罪等罪行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蒋艳萍死刑。报应不爽从2001年开始,蒋艳萍的家庭也迎来了该有的报应。蒋母陈县芝因为给万某送钱,听说自己三个儿女都被抓了起来,吓得赶紧躲到了乡下。她走得很匆忙,平时吃的药没有带上,晚上犯病的时候都不敢让亲戚去请大夫,就只能忍着。而蒋艳萍的父亲自1997年瘫痪之后一直需要人来照顾,儿女们都被传讯了,陈县芝走之前给老伴请了个护工,又请求邻里,但这怎么可能照看好。陈县芝躲了3个月之后,实在是不愿再躲了,直接回到家中,不久就被检察院办案人员带走了。陈县芝一共进了3次看守所,最长的一次在里面待了7天。她还不敢将事实告诉瘫痪的老伴,然而这哪是她能瞒得住的。蒋父在看电视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蒋艳萍的名字,陈县芝慌张地解释,蒋父半信半疑,问了好几次女儿是不是出事了。检察院来蒋家搜查后,蒋父拒绝吃药和治疗,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流泪。一次,他看着蒋艳萍的照片突然捶打起自己的胸口,一边打一边哭喊着:“艳萍,我的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呀!我没用,没有管好你啊!”公审当天,陈荣杰很早就起床了,将十年来为蒋艳萍的案子写的所有信件和资料都带上,匆匆吃了早饭,专门打了车前往法院审判大厅。84岁的老人,在记者的簇拥之下,激动地流下眼泪,他一直在念叨着“十年了,整整十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跟着他进行了长达一天的采访,他说:“一支笔、一张嘴、两只脚、两只手。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不怕鬼,敢碰硬,打持久。”公审的第三天下午,电视里出现了蒋艳萍的镜头,她在被宣判死刑的时候头上直冒冷汗,全身哆哆索索,身体一时间没有撑得住,缓缓从一侧滑了下去。两名女法警将她架了下去。蒋父探出头看到了电视里的这一幕,他尖叫一声昏迷过去,从此大小便失禁,病情恶化,时常昏迷,清醒的时候也在哭着说“子不教父之过”。在大年初三,蒋父病逝。他在临终之前还在念叨着大女儿的名字,蒋母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刻意描述着一家人的惨状。蒋艳萍的父亲瘫痪了,但母亲真的不知道女儿在做什么吗?她将这么多亲友邻居弄到了自己的公司,又有那么多人来送钱送礼,十几年来,蒋家人在邻居面前,为出了蒋艳萍这个“能人”自豪万分。一个人的贪欲,蔓延成一个家族的贪婪,蒋家这一切,其实都是咎由自取。蒋艳萍的儿子,本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母亲出事之后几次三番要跳楼,就是实在受不了邻居们和同学们的指指点点,他最终被迫辍学跑到了外婆家。蒋艳萍的丈夫想要将儿子送到国外,但那时候家里的钱全部都被收缴,蒋艳萍的儿子走不了。陈县芝找亲戚东拼西凑,勉强凑了几万元,赶紧将孙子送到了澳大利亚。然而一年之后,蒋艳萍的儿子又灰溜溜地回来了,因为在国外担心母亲的生死,根本没有心思读书,浑浑噩噩走在街上还出了车祸。后来因为实在没有钱了,又找不到地方打工,只好回国。狱中的忏悔和反思2003年,蒋艳萍二审被判处死缓,捡回了一条命。她在监狱之中基本不说话,只是暗自流泪,两个月之后,来探监的妹妹告诉她父亲已经在4个月之前病逝,临终还在说没有教好女儿。蒋艳萍当场失声大哭起来。狱中的蒋艳萍经常会有记者来采访,她也知道从前受贿之事已经全国皆知,对所有的来访者开始抗拒。她自我封闭,什么话都不说,连食堂的饭菜都不吃,每天只吃一些自己带过来的牛奶和饼干。她一直抱怨法院对自己判刑过重,入狱之后成天想着自尽,严重的时候见人就咬。狱警找她谈话,让她面对现实,积极改造。两年后,蒋艳萍最终醒悟,她亲自走上了讲台,述说着这些年自己所犯下的罪,以警醒世人。有人戏言,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也是蒋艳萍常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蒋艳萍公审之时,很多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去看一看她的“真面目”。她的长相一般,文化水平不高,没有什么特长,是怎么在处理男女关系之时游刃有余的?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和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蒋艳萍认为,一个高明的女人,要善于利用自己的姿色,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这些男人面前,她妩媚动人,背地里却将这些情夫视作人间垃圾。蒋艳萍案公布与众后,很多报道将她描述成一个“妖妇”,因她而倒下的一个又一个好色之徒,在被捕之后异口同声地说:是蒋艳萍害得他们晚节不保,这又是多么的可笑。女人是祸水,这是已经淘汰已久的旧思想,蒋艳萍固然可耻,但她从17岁开始到42岁,凭借一己之力毁掉这么多人的“人生”,“色相”不是根源,双方的婪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