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三湘文艺】童昭君/买衣服

【三湘文艺】童昭君/买衣服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7145

买衣服作者:童昭君1990年我一个人来到长沙,穿着一件长袖白衬衫。我不记得这件白衬衫我穿了多少年。领子打了几次补丁,已经穿破了。去长沙上班,总被长沙的“公子哥”同事取笑,于是暗暗下定决心,等我发了工资,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要买件新衬衫。为了这个重要的活动,下班后,我从长沙的金天下商场,到小武门的三角花园,最后到火车站的金苹果服装市场。经过一番市场调查,我得出结论,一件白衬衫大概要八到十元。于是天天盼着发工资,终于熬了一个月。主任安排财务部破例,月底给我发工资。(因为第二天是国庆节,研究所放假三天。)9月,我发布了《十大团结》。我很兴奋,数了好几遍钱。我在想这十大团结怎么“分”。第一重要的是列出第一笔,买一件白衬衫的费用是10元,第二是留出15元的早餐费,第三是那些公子哥们经常喜欢AA去吃饭。如果每次都不去,显得自己不合群,还是要留点钱应付AA。然后我会留30元,40元汇给我妈和现在的家人。还好住房是免费的。那年刚来长沙,没钱租房,就住在火院桥,一个武将的家。晚上,我帮还在上小学的儿子做作业。酋长的家人对我特别照顾,尤其是酋长的母亲严大提,对我就像亲人一样。她把“童伢子”叫长,“童伢子”叫短,长期免费给我提供早餐和晚餐。这真的帮我省了很多钱。为了买白衬衫,我还听了燕大工作人员的话,去火车站附近的金苹果市场买。那天吃完饭我们就出发,拿十块二毛,从先锋厅坐一路车,两毛的车费就到了火车站。刚一下车,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子,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他可怜巴巴地告诉我,他的钱包被偷了,他没有钱回家,孩子已经一天没有喝牛奶了。他拿出身份证,说可以借点钱车费,又拿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说等他回来给我送来。他想写下我的地址和名字。我看着他怀里的婴儿。那人见我看着他怀里的宝宝,马上说,要不你借点钱给孩子买点奶粉?看到他那么可怜,我心软了,有了领带就把那十块钱给了他。他接过十元钱,说了声谢谢,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他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身无分文。我真想给他回个电话,让他把我的两毛钱要回来,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买一件白衬衫泡汤了,连回去的车费都没有了。从火车站到霍元大桥走了五公里,花了我一个多小时。晚上九点,我从长沙来到了霍元大桥。一进门,佟大为就问:“佟雅子,你买的是什么衬衫?”我不得不说出真相。颜大听后不仅失望,还打电话给我:“你被戳中了,是骗子.还给10块钱,……”后来说了很多,一句也没听进去。那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好事,帮助危难中的人,但对颜要求严格。光是买衣服就要等下个月了!再穿一个月那件烂领子的白衬衫。又一个月在漫长的等待中过去了,10月份的工资又是一个十大团结。那天晚饭后,在颜大的再三劝解下,我又上了1路车,成功买到了我心仪已久的白衬衫。 上个月我在火车站遇到的那个带着婴儿的男人的故事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觉得他真的是钱包被偷了没钱回家了,但是我的眼神和脚步都在刻意的找他。我手里拿着一件白衬衫走进了火车站的售票处。我环顾四周,我看到人们蹲在广场上或站在喷泉旁。最后我很开心也很失望,没有找到他。我心想。事实上,我心里更多的是在验证颜所说的话。希望他不是骗子!我从火车站穿过站前路,来到长沙汽车站(现阿波罗广场所在地)。当我经过车站的餐厅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仔细看了看。就是上个月那个抱着婴儿的男人,对面还有个女的。原来他们三个在这里吃了顿饭,点了几个菜,还挺丰盛的.至此,我明白了一切。愤怒,委屈,袭上心头,我握紧了拳头。好像他也看到我了,但他只是看着我,漫不经心地吃着他的饭。好像他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气冲冲地离开了火车站,然后乘1路公共汽车回到了桥,但我再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过颜。很多年过去了,人生的这一课让我铭记在心。不是我严格无知,是我当时太天真.作者简介童昭君出生于湖南平江。第一,我在长沙洪山律师事务所工作。几年后,我辞职回家了。我师从多位老师,继承发扬祖传中医骨伤科。现在,长沙杏园春堂乡村一光当医生。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