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科技 - 二审改判!少年猝死在长沙“剧本杀”堂 法院:被告支付27万元

二审改判!少年猝死在长沙“剧本杀”堂 法院:被告支付27万元

发布时间:2022-06-08  分类:长沙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1524

2021年1月12日晚,常宁19岁少年李湛被发现死在长沙一个剧本杀作坊里。李湛的哥哥李一扬说,弟弟在这个工作大厅里做剧本杀主持人,事发当天一直工作到凌晨。经司法鉴定,李湛的死亡符合冠心病导致的心脏性猝死。哥哥李一阳、母亲何冬梅认为工作大厅对李湛的死亡有过错,遂起诉至法院,索赔相关费用近93万元。然而,一审法院驳回了李湛家人的诉讼请求。李湛的家人对此结果非常不满,随后提起上诉。二审于2022年4月开庭。6月7日,李一阳联系潇湘晨报记者,称二审有了判决,工作大厅变更承担30%赔偿责任,共计27万余元。宣判后,家属表示想继续好好生活,而办事大厅经营者曾先生则表示,收到判决书后,“大家都傻了”,会和律师沟通是否申请再审。家属上诉:博物馆没有尽到提醒人们合理休息的义务。潇湘晨报一直在跟进此事。根据长沙市芙蓉区法院2021年12月31日的一审民事判决书,法院认为,本案不属于提供劳务造成人身损害的情形,没有事实依据表明李湛心源性猝死与其工作性质之间的因果关系。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李湛家属的诉讼请求。他的母亲何冬梅随后提起上诉,并向二审法院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何冬梅、李一阳在上诉状中辩称,李湛死亡当天,他们实际上是从前一天晚上连续工作到早上7点。而且,李湛在店里等顾客的时间也应该算作工作时间,平均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虽然与曾先生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但仍属于劳动者,应受劳动法保护。虽然有权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但曾先生作为其雇主,在工作时间长、工作量大的情况下,有权拒绝继续为其提供劳务。众所周知,过度劳累和长时间熬夜是心源性猝死的原因。家属还指出,李湛曾多次入住该店,曾先生对此没有明确的异议。可以说,这家店是曾先生为提供的休息场所。方在一审中辩称,对死者患有冠心病的事实不知情。二审中,原被告人均到庭。剧本杀人作坊表达了与一审相同的辩护意见,自卫方对李湛的死亡没有过错。在一审辩论中,工作博物馆强调,李湛死亡当天的工作内容已于凌晨1点结束,是被博物馆强制留在店里,在他死亡的房间休息。方还向明确表示,酒店不提供住宿服务。方说,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接受工作内容和工作时间。出于对游戏本身的兴趣和生活的需要,李湛在短时间内承担了更多的游戏服务。方也表达了不建议去店里工作的意向。此外,李湛是由冠心病引起的心脏性猝死,但博物馆并不知道他患有冠心病。二审焦点:办事大厅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我应该付多少钱?法院意见认为,李湛的工作需要昼夜颠倒,时间不定,需要时刻准备,容易使人过度劳累、紧张、受刺激,对健康危害很大。虽然李湛和这个车间没有劳动关系。图书馆作为劳务的接受者,应当根据日常的经验和习惯规则,履行相应的义务。根据日常经验,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的人不宜从事这类工作。博物馆应该履行告知义务,甚至要求提交健康证明,但博物馆对李视而不见 同时,法院还指出,何冬梅没有证据证明李湛的心源性猝死是由于在李湛工作时间安排不合理造成的。李湛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他自己的疾病,博物馆只是次要因素。因此,法院判决博物馆酌情承担30%的赔偿责任。法院根据相关标准计算了赔偿金额,共计费用91万余元,办事大厅应承担赔偿费用27万余元。家属称“继续好好生活”,办事大厅:将考虑是否申请再审。据记者了解,6月7日上午,的家属和办事大厅经营者曾先生均收到了二审判决结果。“只能说比一审结果好。”李一阳哥说。目前,他已返回北京继续工作。他的母亲何冬梅刚刚做完子宫癌治疗相关的手术,还留在湖南休养。此前,哥哥出事后,李艺扬带着在广州工作的母亲到北京生活,称“我们俩现在都想和家人在一起”。至于以后的打算,李易阳表示,既然二审判决是终审判决,就“继续好好活着”。曾先生说,收到判决书后,“大家都傻了”,无法接受判决。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先生告诉记者,他对李湛的去世感到非常难过和遗憾。当时,他发现李湛尸体的那一幕仍然铭刻在他的脑海中,但“李湛的家人自始至终都把我当成凶手”。起初他愿意接受调解,但向自己要求的赔偿太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他的生命、精力和财力被大量消耗,无法与李湛的家人进行有效沟通。到二审时,他不再接受调解。至于以后的打算,曾律师表示会和律师沟通,考虑是否申请再审。潇湘晨报记者吴陈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