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攀岩、轮滑等纳入义务教育课程的新兴项目 进入校园需要多管齐下

:攀岩、轮滑等纳入义务教育课程的新兴项目 进入校园需要多管齐下

发布时间:2022-05-17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4201

红网时间5月16日讯(记者周)每周三下午3点半,长沙仰天湖金峰小学体育馆内,参加攀岩训练的孩子们准时在岩壁下。“兴奋”、“激动”、“跃跃欲试”……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新事物的好奇,以及面对未知挑战时勇往直前的期待。这是目前长沙市天心区所有中小学中唯一一面专门的室内岩壁。之后学校会有户外攀岩墙。仰天湖金峰小学学生通过“三点半”课程体验攀岩。攀岩运动有“岩石芭蕾”的美称,是一项集探险、极限挑战、竞技、时尚、健身于一体的运动。在今年4月教育部新修订的《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中,攀岩与小轮车、轮滑、极限飞盘等项目一起,作为一个新的体育项目被列入专项运动技能课程。教育部4月2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课程计划和课程标准将于2022年秋季学期实施。孩子们在专业攀岩训练岩壁上体验“岩石芭蕾”的乐趣。根据《标准》的定义,新兴体育是指在国际上流行的、在国内新发展的或在国内外新创造的,具有浓郁群众体育色彩,深受青少年喜爱的体育活动。这种运动的特点是形式新颖、时尚性强、富有挑战性。其中,定向越野、徒步旅行、爬山、攀岩等。被归类为生存冒险项目,而花样跳绳、轮滑、滑板、极限飞盘、小轮车等。被归类为时尚体育赛事。校园里的攀岩和轮滑是第一步。早在2014年,中国登山协会就发起了“校园攀岩”活动。湖南作为首批成立攀岩国家集训队的五个省份之一,也积极响应。2020年,长沙举办第九届全民健身节攀岩挑战赛。为期一周的比赛期间,共有来自长沙各区县的500多名小学适龄运动员参赛。2017年,长沙市芙蓉区育才第三小学面向全校开设了攀岩课程。去年建成了全省唯一的省级室内青少年标准比赛场馆,被省体育局授予“湖南省青少年攀岩训练基地”。本学期,为进一步落实“双减”政策,长沙仰天湖金峰小学也与湖南冠攀体育达成合作。它计划建造室内和室外两个专业岩壁,将攀岩作为特色运动引入学校,并作为“三点半课程”向更多的孩子开放。长沙仰天湖金凤小学体育馆攀岩训练岩壁。长沙仰天湖金峰小学校长贾佳婷表示,选择攀岩作为未来学校的主要特色运动有多重考虑。“首先,攀岩所展现的运动精神与学校一直倡导的‘攀岩文化’非常吻合,就是扎根下来,爬上去,在阳光下成长。其次,学校在开展足球、篮球等传统校园运动的同时,引入攀岩这一新兴项目,也能给校园带来一种‘新意’。”贾婷介绍,“而且从竞技角度来说,学校未来还会成立攀岩校队。在提倡体教融合的当下,希望学校也能为这个项目的普及、推广和人才培养出一份力。”相对于近年来随着进入奥运会的成功而逐渐兴起的攀岩项目,一直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轮滑项目更早进入校园。湖南省冰雪轮滑协会秘书长何果告诉红网体育记者,2008年至2009年,轮滑运动被引入长沙市开福区钟灵小学的学校。从2016年开始,更多的学校通过申请“冰雪项目特色学校”的方式开展轮滑项目,不仅可以响应长沙娱乐“北冰展南”和“三亿人上冰雪”的号召,还可以进一步。根据 在长沙市岳麓区坦洲实验小学,轮滑队的年轻运动员正在跑道上训练。位于岳麓区的潭洲实验小学于2019年与长沙市冰雪运动协会达成合作,开始在校园内普及轮滑运动。2020年,轮滑被列入学校正式体育课程,同年被评为全国冰雪运动特色学校。为了营造更好的训练环境,进一步提高训练效果,潭州市实验小学建设了专门的轮滑短道速滑专业场地,成为湖南省第一所校园内拥有“轮滑”专业训练场地的学校。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坦洲实验小学逐步完善了小学体验班、“三点半”社团班、高级社团班、校队选拔等四级校园培养模式,梯队建设初见成效。从最先进入校园的攀岩、轮滑等项目来看,大多数学校选择开发一个新的体育项目的原因是为了契合校园文化,完善校本课程设计,抓住发展机遇,响应国家各项政策法规。成为奥运正式项目、新课程标准的调整等因素,会让学校在规划校本课程的过程中,把这些新潮、时尚的事件考虑进去。前路漫漫,新运动进校园任重道远。《标准》提到,新兴体育项目除了与其他体育项目具有共同的教育价值和能力要求外,在增进学生对不同国家和地区体育文化的了解,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和探索精神、好奇心和冒险精神等方面具有独特的教育价值。在强调冒险精神的同时,项目实施的安全性成为各方各界不得不关注的首要问题。而且由于新兴项目、场地、师资、比赛等相对较少。都是这些项目在进校园过程中面临的共同问题。信息:小轮车运动。图片/新华网以小轮车项目为例。小轮车是一种特殊的自行车,车轮直径很小(只有20英寸),车头可以360度旋转。采用抓地力强的轮胎,车身材质轻。BMX赛车于2008年首次进入北京奥运会。自由式小轮车更注重技巧而非比赛,于2020年在东京奥运会首次亮相。国际障碍自行车联盟(简称)中国区副主席、长沙极限运动协会秘书长龚表示,虽然小轮车项目通过进入奥运会进入了大众视野,长沙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相关协会,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群众基础薄弱、门槛相对较高、对器材和场地专业性要求较高的项目。他告诉记者:“目前长沙能教小轮车的专业教练数量都是个位数,全市拥有的专业场地也只有。”于长沙市极限运动协会办公区的一块。”目前作为一项社交类体育运动很是火爆的极限飞盘项目也是此次被纳入了新课标的一项新兴类体育项目。长沙唯一极限飞盘社群湘北飞盘社群主理人张庆,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极限飞盘运动的爱好者,而他还有一个身份——小学体育老师。早在几年前,张庆就尝试在将自己喜爱的飞盘运动带入课堂,并在校内进行进一步普及和推广。资料图:飞盘运动。供图/刘锦心“飞盘运动虽然在装备方面比较简单,但是是一项在传、接、跑动的过程体验到趣味性的运动,所以也需要较为宽阔的场地作为支持。作为课程开展的过程中,也受到了孩子们的喜爱。”张庆表示,“不过,后期随着学校发展足球等球类项目的需要,校内场地有些不够用。并且,在传、接飞盘的过程中,孩子们还是会出现被击打到的情况,最终出于安全、场地等多方考虑,暂停了这个项目。”何国也在接受红网体育记者采访时提到,虽然轮滑项目拥有相对深厚的群众基础,也拥有相对成熟的培训市场,但如果项目要长足发展并且深入走进校园,仍然需要在师资、俱乐部资质审核等方面下大功夫,专业场地也是制约轮滑项目进校园的一个问题。建设一块轮滑比赛的标准场地需要投入近500万元,而学校建设一块基本训练场地大概需要投入30万至50万元。何国表示:“包括轮滑项目在内,大部分新兴体育类项目都还没有建立起专业教练员资质培训和考核,部分项目有‘社会体育指导员’的资格考试。但实际上,如果与学校进行合作,那么不仅要对合作俱乐部提高准入资格考核和认证,对教练员的专业能力和教育资质也要提出更高要求,以确保项目的良性发展。”孩子们穿上专业轮滑设备,在专业赛道上驰骋。湖南冠攀体育创始人、攀岩世界冠军瞿海滨在谈到与仰天湖金峰小学的合作时也谈到,做青少年培训包括与学校达成合作,不仅是要有规范、安全的课程设置,对教练员们来说如何在课程中传递“体育精神”,如何给孩子们带去更为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影响更为重要。此外,据记者了解,截至今年将要举办的湖南省第十四届运动会,新兴类体育项目中仅有攀岩项目成为省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拥有由官方认证的全省锦标赛的也只有攀岩和轮滑两个项目。但从体育项目发展角度而言,常说以赛促练、以赛代练,无论等级或规模,赛事是推动项目发展的必要手段,也是促进运动员们不断提升、追求卓越的重要方式。多方发力,齐心协力发展新兴项目在考虑引入攀岩项目作为学校特色体育项目时,仰天湖金峰小学也同样面临上述一系列问题,安全、场地、师资、未来规划…… 最终学校通与湖南冠攀体育达成了长期合作。据记者了解,双方合作除引入俱乐部师资以及共同打造和培养队伍等“常规操作”外,还共同出力解决了训练场地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即由学校提供建设岩壁所使用的场地,而俱乐部负责建设岩壁的资金和技术。瞿海滨表示,一般情况攀石墙的层高约为3至4米,用于难度+速度训练的岩壁需要有12米高。“经过专业测定,我们为仰天湖金峰小学设计了一块室内攀石墙和一块室外岩壁。一期室内攀石墙建在了学校体育馆内,二期将要投入建设的室外岩壁选择了一面教学楼外墙。”瞿海滨介绍,“为了确保安全,采用的所有材料均与国内国际赛事专业赛道保持一致,同时在线路、岩点的设计方面也充分考虑到了适配于青少年训练使用。两块岩壁总投入大约在50万左右,包括岩壁建设、岩点、攀岩装备和配套保护设备。”勇攀高峰。实际上,运动场地不足是位于市区内的大部分中小学存在的问题,除了错峰进行体育教学,如何更高效合理地利用校内资源和场地也是摆在每一所学校面前的一道难题。贾佳婷在接受红网体育记者采访时提到,学校虽然拥有一个占地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室内体育馆,但如果按照以往思路用于发展篮球、羽毛球等项目还是稍显局促。可是如果能建设一块岩壁在室内,则大大提高了体育馆的使用效率。同时,场地在建设完成后,还可以通过面向周边学校开放来提高使用率,也可以更进一步带动和促进攀岩项目的发展。寻找一个专业性高的俱乐部,是贾佳婷在选择合作对象时首要考虑的问题,而恰好她遇到了国内第一批接触攀岩运动、获得过世界冠军、全运会冠军的职业运动员瞿海滨。对于这类新兴体育类项目所在协会来说,如何不让类似合作成为个例,成为了下一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作为湖南省冰雪轮滑运动协会秘书长,何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轮滑小将们准备进行绕桩训练。何国表示:“下一步协会计划从俱乐部准入和评级、教练员注册及培训、运动员注册、制定考级体系、筹办多项赛事活动等多个角度入手。我们将制定严格的俱乐部准入标准,要求他们在协会统一注册,并且制定考核体系,对俱乐部进行评星评级。从体适能、专项技能、心理学、青少年教学等多个方向定期开展培训,提升教练员团队整体素质。推动运动员注册和运动员考级体系制定的工作,在方便管理的同时,也可以激励他们不断进步。”如此一来,不仅为从业者规范了市场,也为学校选择合作俱乐部提供参考依据,还为运动员们提供上升通道。不过,不同协会、不同项目面临不同发展路径。在长沙飞盘协会会长,湖南大学飞盘队教练、飞盘课程教师许新厦看来,新兴项目进校园也需要有理论知识作为参考和普及依据,同时还要结合不同年龄段的实际情况。“我们在高校中开设飞盘课程,会更注重这个项目的竞技性、对抗性,各种技巧的使用、高强度的跑动。但如果是在小学校园里,考虑到场地和安全问题,会建议以强调身体协调性的手上动作为主,辅以一些传、接盘的技巧。”许新厦表示,“我们协会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开始筹备撰写一本极限飞盘项目的课本教程,同时在市体育局的牵头下,组织中小学体育老师进行统一培训。这样通过定期培训和课本教程,这个项目可以由学校自己的老师进行教学和推广。”由许新厦编写的《大学极限飞盘教程》将在今年6月面世,随后他将投入到《中小学极限飞盘教程》(暂定)的编写中去。如此一来,通过结合实际情况调整,飞盘项目进入校园所面临的场地、安全、师资等问题的难度或将大大降低。飞盘运动在面积足够旷阔的足球场上便很适合开展。新兴类体育项目被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与项目入奥一样,是推动这类项目发展的一剂强心剂。但走进校园不仅需要体育、教育等主管部门在政策方面的引导,需要协会在市场监管、从业人员管理等方面花时间下功夫想办法,需要学校在结合实际情况的条件下愿意为小众项目提供一片沃土,需要家长们以更包容的心态去接受孩子们学习一项并不“大众”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