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十五个女人漂洋过海:中国的C型和D型海防舰3(武昌、长沙和Xi安)

十五个女人漂洋过海:中国的C型和D型海防舰3(武昌、长沙和Xi安)

发布时间:2022-05-14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5042

“Xi安”舰的名字由051型导弹驱逐舰“106”继承(退役后停泊在武汉,作为国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供人参观)。如今,“Xi安”舰的名字属于新一代052C型导弹驱逐舰“153”号。“14号”海防舰——“吴杰”号赔偿舰——中华民国海军“济南”号军舰——人民海军“武昌”号护卫舰该舰为丁型海防舰,于1944年3月27日在横须贺海军工厂完工。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后,它首先被改装成一艘“特种运输船”。运输船任务解除后,于1947年7月6日正式引渡回国。国民党海军先后将其命名为“吴杰”号和“济南”号。这艘船的名字取自山东省的省会城市济南。由于没有能操作该船的船员,该船作为保管船长期闲置在吴淞口。由于疏于管理,一直拖到1944年。船体一半浸在水中,所以没有被带到台湾省。1949年6月由人民海军接管。经过简单的浮运操作后,送往江南造船厂修理。1949年底修复,加入华东军区海军一、二营。改名为“武昌”。船名取自武昌,武汉三镇之一,长江中游城市,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之地。不久后,又被调到华东军区海军第六舰队。该舰首次装备了日本11年前的120毫米45倍口径舰炮和1996年前的25毫米双联高射炮。推测日本舰炮安装在10年前的120mm高射炮原来安装的位置,25mm机关炮安装在与日本相同的位置。从1950年开始,从苏联购买的苏联舰炮陆续到货,这艘舰开始改装苏联舰炮。两门日本十一年舰炮换成了两门苏联-34舰炮,口径56倍,100mm。副枪的更换极其混乱。根据人民海军早期战舰研究者江海先生提供的资料,华东军区海军所属的日本海防舰,并不是全部都换上了苏制火炮。而是将日本96式双联炮和苏制70-式37mm单管炮或72-式25mm单管炮混合使用,副炮安装方式为B炮位,驾驶室前弓。甲板室延伸平台与甲板室两侧平台形成的两个“销”形炮群形成1-2-2-1的安装方式。据推测,前炮群由3门日式96式双联装25毫米机关炮组成,后炮群由3门苏式70-37毫米单管机关炮或72-25毫米单管机关炮组成。舰尾原本根据“南昌”号和“广州”号的改造经验对比,舰尾还应该安装一个烟幕发生器。1955年1月18日,新武装的舰艇随大队参加解放一江山岛的登陆作战,为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4月17日,参与救助杭州湾触礁的“民主三号”客轮;9月随旅北上旅顺,与旅顺基地舰艇一起参加辽东半岛反登陆战役演习,扮演登陆“蓝军”角色,一度十分活跃。然而好景不长。该船于1956年8月因台风在象山港搁浅,后被拖回修理,恢复通航能力。但它因为伤势严重退出了战斗序列,只作为辅助舰使用,拆除了所有战斗装备。它似乎又回到了当“吴杰”号赔偿船时的“光板船”时代。然而,这艘船在1961年海军颁布了使用舷号的新代码后,被赋予了作为护卫舰的舷号——“209”。编列东海舰队护卫舰第17大队。然而,就像回光返照一样,这个舷号并不意味着该舰可以再次穿上战袍,而是为即将服役的新型护卫舰“占坑”。20世纪60年代中期,武昌结束了她的生命,不久之后,t “武昌”这个名字从人民海军中消失了,但包括武昌在内的武汉在2004年被用来命名一艘052B型导弹驱逐舰(北约代号“旅洋一级”)“169”,这是“武昌”这个名字生命的延续。武昌辅助舰“118号”海防舰——“捷12”号赔偿舰——人民海军护卫舰“长沙”号舷号209,该舰为D型海防舰,于1944年12月27日在川崎泉州造船厂完工。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后,它首先被改装成一艘“特种运输船”。解除运输船任务后,于1947年7月31日正式引渡回国,命名为“捷12”。由于船员不及时,这艘船在抵达时与“吴杰”号和“解溪口”号一起被搁置在吴淞口。国民党落荒而逃时,判断该船无修复价值,弃于原地。被遗弃在上海后,由人民海军接管,送往江南造船厂。1949年底修复,加入华东军区海军1、2营。船名取名长沙,取自湖南。不久后,又被调到华东军区海军第六舰队。50年代“长沙”号的武器配置没有照片支持,但根据江海先生给笔者的资料,据说华东军区海军的日本海防舰混编了苏制72-25mm单管高射炮和苏制70-37mm单管高射炮。所以笔者大胆猜测“长沙”在50年代采用了这种苏制火炮的混编方式,其余主炮和深炮炮。50年代“长沙”号护卫舰早期的经历是随大队行动,直到1954年5月,第六舰队配合陆军收复东极群岛。5月16日凌晨,瑞金、兴国率先与台湾省海军护航驱逐舰泰和号交战。中午时分,长沙、南昌、广州、开封等舰也与泰和展开交火。四舰共发射149枚130毫米炮弹,26枚100毫米炮弹,只有一发命中。在两次海战中,我舰利用主炮口径大、射程远的优势,对敌造成了极大的威慑(-34 100mm 56径舰炮最大射程达到22,500m,远大于泰和装备的美制MK22 76mm 50径舰炮;即使遇到装备美制38倍口径127mm舰炮的“丹阳”号等舰艇,也能从容“挂”出其14,600m的最大射程。打”;唯火炮身管寿命较低,但这对于当时属于典型的“黄水”近岸海军的人民海军而言并不算特别严重的问题);但由于编队间通讯不畅、配合不佳,加之华东军区海军各舰在重新武装的时候炮械重量远远超过原设计的武备重量,导致航速有较大幅度的下降,于敌舰普遍超过18节的航速差距较大,所以未能创造更大战果。这场被称为“第二次菜花岐海战”也成为进入人民海军服役的原丁型海防舰所参加的唯一一次舰对舰的海上炮战。1961年,“长沙”号得到了新的舷号——“216”,编制改为东海舰队护卫舰第17大队。七十年代中期本舰和“济南”号同时退役,原班人马连同两门100毫米主炮转入053H型导弹护卫舰首舰(最初沿用了原舰名,1978年取消原舰名,1986年正式命名为“九江”舰)。“长沙”舰的舰名由051型导弹驱逐舰“161”舰继承(如今已退役作为北海舰队试验大队的靶舰使用),如今的“长沙”号舰名属于新一代052D型导弹驱逐舰(北约代号“旅洋III”级)“173”舰。“第198”号海防舰-“接十四”号赔偿舰-人民海军“西安”号护卫舰本舰属丁型海防舰,1945年3月31在三菱重工长崎船厂竣工。幸存到战后先被改装为“特别输送舰”,解除输送舰任务后于1947年7月31日正式引渡给中国,被命名为“接十四”号。本舰到达后亦和“接五”、“接十二”舰一起被搁置在吴淞口,上海弃守后被人民海军接收,送入江南造船厂,于1949年底被修复,加入华东军区海军第一、二舰大队,并改名为“西安”,舰名取自爆发“西安事变”的陕西省城西安市。不久之后转属华东军区海军第六舰队。“西安”号五十年代的武备配置和“武昌”号基本相同,根据笔者掌握的一张据信是五十年代“西安”号照片的判读,当时本舰的武器配置除了两门苏制Б-34型舰炮外,副炮采用了日制九六式双联装25毫米高射机关炮(舰首“品”字形炮群)和苏制70-К型37毫米单管高射机关炮(舰尾倒“品”字形炮群)混装的1-2-2-1安装模式,较别的军舰特殊的是:本舰的后桅杆顶部安装着一部类似美式SC型对空警戒雷达,推测本舰的定位为防空舰职能。六十年代后本舰的副炮被统一换装为六门70-К型单管37毫米高射炮。五十年代的西安号护卫舰“西安”号并没有随大队参加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值得一提的一次大规模行动是在1955年9月随大队北上旅顺,同旅顺基地的舰艇一同参加了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1961年本舰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新舷号——“217”,编制改为东海舰队护卫舰第17大队。七十年代中期本舰和“济南”号、“长沙”号同时退役,原班人马连同两门100毫米主炮转入053H型导弹护卫舰3号舰(最初沿用了原舰名,1978年取消原舰名,1986年正式命名为“南平”舰)。“西安”舰的舰名由051型导弹驱逐舰“106”舰继承(退役后停泊于武汉作为国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供人参观),如今的“西安”号舰名属于新一代052C型导弹驱逐舰“153”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