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比亚迪参与谈判被指无诚意 在2021年环评榜单垫底

比亚迪参与谈判被指无诚意 在2021年环评榜单垫底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3413

这是《比亚迪倡导绿色环保,故本报告不提供纸质版》一文的标题。在比亚迪官网发布的《2021比亚迪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第2页的文字做了这样的表述。这家国内新能源汽车巨头似乎将环保理念贯彻到了极致。然而,自2022年4月起,其在湖南长沙陷入环保信任危机。比亚迪位于长沙市雨花区工业园区周边。几个社区的一些居民感到头晕、恶心和喉咙痛。最近有些孩子流鼻血。居民将矛头指向比亚迪,认为其工厂排放的废气造成了公共卫生问题。有人形容为:“严重的时候呼吸困难。”5月7日,比亚迪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涉事工业园于2012年投产,园区排放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和标准;针对网上“排放超标导致流鼻血”的情况,属于恶意编造联想,已报警,将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此举引来了当地民众更多的不满。除了以前普遍要求的暂时停工之外,现在还有来自居民的额外要求。希望比亚迪为这一纸声明道歉。与品牌的自我呈现不同,比亚迪在知名环保公益机构的第三方测评中排名靠后,甚至以0分垫底。危害孩子健康?“我孩子4岁,身体一直很好。4月9日,他回到家,我得知他流鼻血了,就怀疑是不是白天在幼儿园和人发生了摩擦,就去找老师了解情况。老师调查后说没有发现园内孩子之间有摩擦或其他意外,认为可能是上火引起的。”方莉(化名)2021年下半年搬进了长沙市雨花区嘉和城小区,住在比亚迪当地的汽车工厂园区旁边。方莉介绍,4月9日至10日深夜,孩子又流鼻血了,第三次发生在11日上午。此时,通过与小区其他业主的交流,她发现自己孩子的现象并非孤例。据了解,嘉和城2018年底交房,开屏记者5月8日走访该小区时接触到的业主,大部分会在2021年下半年入住。这部分业主回忆说,从入住开始,空气中就时不时闻到异味。一位业主说,“我家孩子说闻到农药味,大人觉得更像是油漆味,有烧焦味,很刺鼻。”记者接触到的所有业主都认同烧焦味的说法。很多人也说气味主要在晚上,而且气味比白天强。据业主介绍,自从去年下半年搬进来后,他们家的所有门窗都必须整夜紧闭,还购买了两台空气净化器。但从今年三四月份开始,空气异味出现的频率和浓度都有所上升。一位有皮肤过敏史的业主告诉记者,浓度高的时候,他的面部皮肤会发痒,但更多的业主用“呛”、“刺鼻”、“眼睛热”、“喉咙痛”等词汇来形容身体反应。从那以后,更多的居民采取了晚上完全关闭门窗的措施。车主越来越多地瞄准比亚迪。他们向记者分析,比亚迪工业园是小区周边唯一的大型工厂,离工厂越近,气味越浓。嘉诚小区(胡伟摄)但从比亚迪5月7日发布的声明来看,他们描述相关情况的措辞是:“在工业园旁边的一些居民区,可能有异味。”居民的愤怒在4月下旬开始显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孩子健康问题的焦虑。多位业主表示,起初很多人只能自认倒霉,但当环境问题危及下一代时,父母的情绪突破了忍耐极限。嘉和城一位业主通过小程序在网上组织了问卷调查,试图收集孩子流鼻血的具体情况。调查范围不仅限于嘉和城,还包括比亚迪园区周边的几个住宅小区。 5月8日中午,业主向记者展示了后台采集的数据。截至当时收集的数据显示,共回收有效问卷858份,预设调查范围涉及周边15个社区,但其中108份问卷没有具体指向,社区一栏显示“其他”,而嘉和城社区的问卷数量为232份,占比最高;儿童流鼻血多在6-12岁年龄段,占51.7%。此外,2岁以下儿童占6.2%,2-5岁以下儿童占31.8%,12岁以上儿童占10.3%。41.1%的鼻出血始于4月前,其他始于4月。从出血频率来看,每隔几天出血一次的频率最大,占73.2%,每天出血一次的频率为13.5%,每天出血多次的频率为13.3%。记者还从后台看到大量孩子流鼻血的照片和医学诊断材料,都是居民填写问卷提交的。值得一提的是,该问卷是车主自发填写的,其统计方法可能并不科学,也没有得到权威机构的认可,相关情况有待进一步核实。与居民比亚迪的数据纠纷。一位汽车产业链的业内人士告诉开平新闻记者,以目前网上公开的信息来看,如果空气异味真的与比亚迪工厂有关,问题环节很可能发生在涂装车间。“涂装车间有害气体多,长沙的信息工都穿防护服,戴口罩,但职业病发病率还是比较高。”他还介绍,涂装车间产生的污染问题与生产新能源汽车没有必然联系,生产燃油汽车也可能发生,但“比亚迪在市区的工厂很少”。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的排放与喷漆车间高度相关。记者在嘉和城小区公告牌上找到一份第三方环保检测报告,显示委托单位和被检单位均为比亚迪,采样日期为3月27日,出具日期为4月7日;三次有组织排放的VOCs浓度数据分别为44.9mg/m3、48.6mg/m3和46.6mg/m3。居民认为,根据环保部门颁发的排污许可证(编者注:排污许可证编号为91430100691841721L001R,有效期为2019年10月15日至2022年10月14日),比亚迪VOCs的小时容许浓度限值为40mg/m3,因此其排放已经超标。但有居民告诉记者,比亚迪还引用了另一组数据声称污水排放达标,而这组数据远低于前述第三方环保检测报告中记录的数值,数值“不足十分之一”。小区公告栏第三方环保检测报告复印件(胡伟摄)。此外,《长沙市重点企业(单位)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整治公示表》显示,2021年9月整改前长沙比亚迪VOCs有组织排放量为708.355t/a,上述排污许可证规定的许可总量为128.2。05t/a。在居民们看来,这两个数据至少说明,比亚迪VOCs排放量曾达到合法排放量的五倍多。有居民使用简易检测设备自测空气数据。一家环保机构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根据国家相关标准,室内TVOC(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值等于或小于0.60mg/m3才算安全,而居民在室外的自测值为1.015mg/m3。该负责人解释,简易检测设备测得的数据无法作为具备法律效力的数据使用,但很有参考价值。他还强调,室外测得的数据超过室内限值,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可能较严重。5月7日比亚迪官方微博发表的声明称:“园区排放符合国家相关法规及标准。”可见,嘉和城居民与比亚迪在数据方面存在很大分歧。分歧不仅出现在数据解读方面,居民还质疑信息造假。他们似乎拿到了至少一项铁证:在已经公开的《长沙市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冲压、焊接、涂装技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报批稿)》上,小区嘉和城被描述为“在建”状态,而该报告的日期为2021年12月。居民们难免怀疑,在这份长达274页的报告书中,是否还有其他信息造假,尤其是那些普通民众难以读懂的专业信息?比亚迪有诚意吗?出于对数据等信息的怀疑,5月6日晚,在与比亚迪方面召开协商会上,居民们表现出对企业方的不信任,双方争执不下。业主们描述:居民们的诉求之一,是5月7日不能再闻到异味,比亚迪一方基本答应,但不愿给出保证。居民们一再要求确切答案,未果。比亚迪方面表示,相关技改完成后,异味扰民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发生。但居民们认为此事严重威胁健康,一天也不能拖,要求立即停工,待技改完成后再开工。比亚迪一方发表言论称,其“四万员工怎么弄”,指出暂停生产可能引发社会问题。这一言论一度使在场业主愤怒,他们指出,如果比亚迪确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则应在停工期间照发员工工资,也同时保证了居民健康。关于整改何时完成,比亚迪一方曾提出需要三四个月时间,但在协商会现场也给出过一个月的答复。居民们的诉求依旧是立即停工。比亚迪一方表示其已拿出诚意,希望居民谅解,整改需要一个过程。但居民们否认比亚迪有诚意,他们指出,比亚迪排污扰民问题并非一月两月,也非一年两年,景环小区(比亚迪厂区附近的另一居民小区)多年前就反复投诉,问题非但没得到过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居民们向记者表示,如果比亚迪确有诚意,还是应当先暂停生产,在整改完成后复工。记者在中共湖南省委网信办指导的网络栏目《百姓呼声》输入关键词“景环”,搜索发现,景环小区居民已数次投诉比亚迪工厂排污扰民,其中一次投诉已过去6年之久,但所有这些投诉的办理状态均显示“未办理”。居民们向记者介绍了以上协商情况,并出示多段视频用于佐证。记者拨打比亚迪官方公布的联系电话,试图求证事件经过的全貌,以及比亚迪方面对相关话题的解释,但电话未能接通。此外,5月6日并非嘉和城居民们第一次与比亚迪交流,至少在4月29日还有过一次协商,但情况并不理想。受访居民们表示,两次协商会之间的几天,气味扰民的现象一直存在。很多居民认为,比亚迪始终拒绝暂时停工,与其近期“生意兴隆”有关;而3、4月份污染升级,在时间上与其第一季度产销量再攀新高挂钩。4月27日晚间,比亚迪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68.25亿元,同比增长63.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8亿元,同比增长240.59%。公开信息还显示,比亚迪一季度累计销售新车约29.14万辆,同比增长179.78%,其中新能源汽车销售约28.63万辆,同比增长422.97%。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比亚迪在长沙规划了较为完善的新能源汽车生产线,可生产王朝网车型秦PLUSDM-i、宋MAXDM-i、元Pro,海洋网车型海豚、驱逐舰05、e2、e3等多款乘用车,K系列、C系列纯电动大巴以及核心配套零部件。比亚迪在长沙市雨花区的工业园(胡巍/摄)值得一提的是,尽管5月6日晚,比亚迪未承诺5月7日后“一定”不再发生气味扰民事件,但多位居民表示,的确已经没有气味了。记者5月8日在嘉和城小区及其周边也未闻到异味。回过头看,5月7日比亚迪官方发布声明称:其涉事工业园于2012年投产使用,园区排放符合国家相关法规及标准;在紧挨园区的部分居民区,或存在异味情况,比亚迪已采取相关措施,并积极改善;针对网传“排放超标引起流鼻血”的情况,属于恶意捏造关联,已经报警,将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上述声明公布后,有传言称,或有比亚迪的竞争对手在舆论场进一步炒作这起环境事件。但比亚迪的声明并未指明这一点,许多居民认为“报警”有针对维权者之嫌,有人希望比亚迪为这一纸声明道歉。还有居民指出,近期污染已经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威胁下一代健康,事态紧急,关乎居民切身利益,“为了自己维权,不存在被人利用的可能”。此外,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和浏览网络公开信息,尚未发现能够证实上述传言的可靠依据。王传福梦想绿色,比亚迪环保榜单垫底作为产销量首屈一指的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商,比亚迪近年来大打绿色环保牌。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曾公开表示:“早在2008年,比亚迪就提出了太阳能、储能电站和电动汽车的绿色梦想,打通能源从吸收、存储到应用的全产业链环节,经过十多年坚守,终于迎来了‘碳达峰、碳中和’的风口,处于前所未有的发展局面。”他说:“为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发展目标,落实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比亚迪发挥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示范,强化企业碳排放行动和管理,通过绿色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加快交通运输业和制造业低碳转型。”王传福还介绍,截至2021年年底,比亚迪累计销售新能源汽车超过150万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超过892万吨,相当于植树7.5亿棵。近年来,供应链上的污染问题得到环保界关注,全球知名品牌商均致力于打造绿色供应链。一位国家生态环境部前官员曾说,光靠政府一家一家去推动企业环境整改问题,事倍功半,依靠核心企业推动绿色供应链建设,则可带动整个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2021比亚迪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下称《2021报告》)称:“在供应链和原材料端,比亚迪始终坚持绿色采购,建立‘绿色供应商、绿色原材料’的绿色采购体系,规范采购中的各项环境管理,确保每一个外购零部件都满足绿色环保要求。”在供应商管理方面,《2021报告》称,他们制定了《比亚迪供应商要求》等一系列管理制度,从劳工标准、职业健康安全、环境管理、贸易安全、反腐败和反商业贿赂等多方面明确了对供应链合作伙伴的社会责任要求。据《2021报告》描述:“比亚迪排放指标为目前国内最严标准。”比亚迪各车间产生的废气种类主要有粉尘、酸雾和VOCs,各工业园都建有废气处理设施进行废气处理达标后排放。CITI指数是全球首个基于品牌在华供应链环境管理表现的量化评价体系,由知名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下称IPE)与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合作研发,采用政府监管、在线监测、企业披露等公开数据进行动态评价。CITI评价标准在五个方面考察品牌表现,即透明与沟通、合规性与整改行动、延伸绿色供应链、节能减排、责任披露。与比亚迪《2021报告》自我呈现不同的是,该品牌在2021年度CITI榜单上的排位靠后。年度榜单显示,比亚迪与其他27个品牌仅得1分,在被纳入榜单评价的611个品牌(不含被纳入“卓越品牌”的苹果和戴尔)中,排名第457名,仅有127个品牌得分低于比亚迪。位列该年榜单榜首的是Levi's,得分为83.41分。记者注意到,被2021年度CITI榜单纳入评价的汽车品牌共计40个,仅3个品牌得分低于比亚迪。得分最高的汽车品牌是丰田汽车,为34.13分。丰田汽车在全部611个品牌中排第42名。还值得注意的是,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蔚小理”等3个品牌,亦只得1分,与比亚迪处同一水平。IPE在2021年开始公布气候行动CATI指数,该指数对企业自身及供应链气候治理方面的行动开展动态评价,引导企业关注温室气体排放的热点环节,推动高碳排的排放源/环节开展节能减排工作。2021年度CATI榜单共关注662个品牌,有267个品牌以0分的成绩垫底,比亚迪是其中之一。该年度排名第一的是戴尔,得分为81.42分。沃尔沃以39.72分的成绩名列2021年度CATI榜单第31名,在汽车行业中排名第一。追责政府规划不宜过早,除非排污确实超标IPE主任马军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与汽车制造密切相关的行业,如钢铁、玻璃、电池、皮革等等,无疑都是高污染。”在2016年CITI指数年度报告中,汽车行业平均分最低。当年被评价的18个汽车品牌中,得分最高者在全部198个品牌中也仅排在第56位。马军当年还说:“汽车企业技术水平高,垄断性较强,使得他们实力雄厚,公关能力强,在社会上较有话语权。消费者选择购买汽车时,更多考虑价格、质量等使用层面的因素,环保等因素不被优先考虑。”马军在今年5月8日接受开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汽车品牌在绿色供应链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但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他说,在环保领域,此前汽车行业的问题较为高发,包括很多世界知名品牌都有不良记录,例如某欧洲品牌曾在排放数据方面造假,对行业受信任度造成负面影响。据他了解,汽车行业中环境表现靠前的品牌,越来越重视环境问题,近年来进步速度加快。但据他观察,与IT、纺织等近年表现较好的行业相比,汽车行业与外界沟通仍显不足,不愿直面问题。针对比亚迪近期在长沙陷入环境污染话题,马军分析,如果污染属实,则可能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有关。他指出,由于产能急剧扩张,企业在环保意识方面的进步,可能跟不上生产发展,一旦发生环境问题,企业一时不知所措,缺少应对措施。环保组织“空气侠”负责人赵亮认为,随着新能源汽车生产商加快在中西部城市的布局,从规划、招商到落地生产的环节,企业均可能缺乏系统考量,对潜在环境风险的重视不足,为一些环境问题埋下了隐患。马军也指出,大型企业对地方经济发展有较大促进作用,相关行政部门对大型企业履行监管职责时,需要考量的因素较多,他建议政府要在经济发展和环境效益之间找好平衡点。马军介绍,IPE早期关注绿色供应链问题的时候,正值IT电子行业高速发展期,该行业在供应链环节也曾问题频发。以苹果为例,10多年前,其上游供应商的工厂频现环境问题,甚至有代工厂被指存在血汗工厂现象,苹果自身品牌形象也在全球受到负面影响。苹果公司曾一度表现傲慢,拒绝与环保机构沟通。但在各方推动下,苹果方面最终认识到供应链上的问题,并持续加大环保投入和建设。马军介绍,IT电子行业当前在CITI榜单上表现优异,苹果、戴尔被评为“卓越品牌”,表现优于近年CITI榜单收录的所有品牌。2017年10月13日,IPE公布2016年度CITI榜单当天,苹果公司CEO库克用中文推送了一条微博:“很自豪连续第四年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的‘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排名第一!”马军指出,新能源汽车行业有可效仿的榜样。马军还提到,新能源汽车品牌也应主动承担起环保责任。因为该行业重视其绿色形象的建设,宣传方面不遗余力,在资本市场受益颇丰,所以更应履行企业的环保承诺。此外,据马军观察,新能源汽车的全产业链上不仅存在污染,可能更甚于传统燃油汽车,碳排放也可能更高,人们对其环境表现的关注不应局限在末端使用环节。针对比亚迪与民众在相关数据方面的分歧,赵亮认为,即使排放达标,企业也不应该漠视异味扰民的问题。他说:“达标不等于对环境和公众健康不构成威胁。作为具有影响力的上市公司,比亚迪的环境表现会更受消费者和投资者关切。所以在项目规划和实施时,更应该尽可能减少对周边社区和居民健康的影响,承担更多的环境社会责任。”一所学校毗邻比亚迪的工业园,图片左下方为学校内建筑。(胡巍/摄)当前互联网上有观点指出,比亚迪工厂与大型住宅区毗邻,近处相距仅百米左右,政府部门在规划方面应负不可推卸的责任。但马军认为,当务之急仍是搞清楚企业究竟有没有违规、超标排污。他说,政府在规划时通常不会漠视环境风险,异味扰民仍可能是企业超标排放造成的,只有在确定企业排放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才走下一步去追究政府在环评、规划等环节上可能存在的问题。5月8日下午,长沙市官方信息发布平台刊发消息:“5月8日,针对群众反映比亚迪雨花区工厂气体排放相关情况,长沙市委、市政府已成立调查组,组织政府职能部门、第三方检测机构以及相关专家,进驻比亚迪雨花区工厂展开调查。”采写:开屏新闻首席记者胡巍责编:邓建华这是文章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