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教育 - 这是中国房价最低的一线城市 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在这里成家立业!

这是中国房价最低的一线城市 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在这里成家立业!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长沙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6685

文章已获“一文”(ID: yitiaotv)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长沙茫茫湘江。2020年,长沙新建住房均价将超过9000元,是全国房价最低的新一线城市。快速发展的经济和充满活力的街头生活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在这里定居。九月中旬,易来到长沙,采访了六组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年轻人。一个小镇姑娘硕士毕业2年,拿着普通工资,攒钱在市中心买房;有的IT从业者拿着一线城市的工资实现买房自由,140的平层可以随便挑;96年,一位海归师傅深入宵夜街开了一家炸串店;有外地来的年轻夫妇,放弃铁饭碗,在这里实现严肃文学书店的梦想.浏阳河边的露天电影院,可以带着野心往前走,想退一步的人可以体面的生活。所有的梦想,无论大小,都能在这座城市找到。作者刘亚萌编辑倪楚娇长沙街头的繁华宵夜文化。9月中旬的长沙还是很热,白天街上行人稀稀落落。然而,太阳落山后不到十分钟,所有的人都出来了,像约好的一样蹦蹦跳跳。宽阔的湘江带来清风、灯火、小炒肉、杀猪粉、甜酒加奶茶、油炸、臭豆腐.店铺的口味和装修都不一样,总有一家贴合你的胃。下午6点半左右,第一波下班的年轻人来到江边“躺着”,习惯了“儒雅得体”的都市人可以在长沙找到最放松的姿势。在网上名人蒸馆,有穿着考究的白领,也有附近抱着半岁婴儿的居民。后来一群刚从工地下班的工人进来了,玩得不亦乐乎。光是听他们说话就能让你开心。长沙腔有一种特殊的节奏感,往往带着悠扬的拖腔,仿佛在空中画了一个淡淡的半圆弧。新的高层建筑在长沙不断涌现。近年来,长沙已经成为一个网络名人的城市。文和友、摩登中国茶铺等消费品牌风靡全国,GDP增长迅速,2020年全国排名第15位。互联网公司不断入驻梅溪湖,马栏山娱乐产业发达,新生的自动驾驶产业也蓬勃发展。长沙这座城市,就像之前班上的一个普通学生,突然陷入了困境。但令人意外的是,其房价一直处于低位,被形容为“新一线城市的鹤岗”。据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统计,2020年长沙新建商品住宅均价9107元/平方米,核心区域的学区房也就2万多元。数据来自易居研究院发布的易居研究院《2020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报告。其中指出,2020年长沙房价收入比仅为6.2,这意味着一个收入一般的长沙城市家庭不吃不喝6年就能买一套房,而在深圳需要39年。在RealData发布的中国35个城市“购房自由度”排行榜中,长沙位列长沙旅游名第一。不用担心房子,经济好了,年轻人自然可以选择更多种类的生活方式。我们采访的六组年轻人包括小镇女孩、海归和大陆人。买了房的不会有优越感,没买的也不会有焦虑感。房子不是重心,生活才是。一个林雪小镇的女孩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在长沙,年轻人靠自己工资买房的现象并不少见。林雪,1990年出生,毕业于长沙中南大学,硕士学位,曾在一家国企工作。2019年,也就是毕业两年后,她靠着攒下的工资,在长沙市中心买了一套56的房子,并把它打造成自己喜欢的风格。林的老家是湖南凤凰,苗族。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外省打工了,陪她的时间很少,所以她特别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让父母偶尔能搬过来住。“外国人在中国定居更容易 她需要17万的首付。刚毕业工资不高,每月只有5800元。她不着急。“硕士毕业在长沙买房,政府给5万,其中2万是生活费,另外3万是住房补贴。”这增加了她一开始买房的信心。长沙工作节奏不快。她的公司每天8点上班,夏天12点到3点是午休时间。她也会利用这段时间看书学习,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在后续的考核中,她经常通过评优获得奖金,工资也涨了不少。两年后,她攒了14万元。找朋友借了点钱,有了补贴,她很快就买好了房子,装修好了,住进了自己温馨的小家。林喜欢做饭。买房后,他经常邀请同事朋友来家里小聚,吃夜宵,玩剧本杀。她和父母约好了。今年春节前,父母从外地回湖南,会在她家住一段时间,然后我们都回凤凰过年。产品经理蓝森在他家附近的浏阳河上走了很长一段历史。湖南的年轻人流行去广东寻找出路。如段所说,“湖南第一省会是深圳,第二省会是广州,第三省会是长沙。”但如今,出走的人都在回湖南。兰是长沙人。2011年从湖南大学毕业,去广州工作。7年,他成为一家银行的营销策划,妻子也在腾讯工作。2017年底拿到广州买房资格,想赶紧上车。他在离公司40多公里的亚运城某楼盘交了购房款。单程一个多小时,首付高。他在掏光积蓄后还需要父母的支持,咬咬牙也能承受。然而,几个月后,他和妻子决定搬回长沙。森家的起因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当时,森带着1岁的女儿回湖南探亲。“我们有一个月经之家,种了花和草莓,还有萝卜,孩子们去拉萝卜,玩得很开心。比在广州有趣多了。”这种浓郁的人情和自然环境让他怀念。另外,让森喜朗感到“刺激”的是,他有一个同事。他最后在广州定居后,孩子只能在一个菜市场旁边的小学上学,环境有点不好。“经历了这么多麻烦,我想我想要什么?”另一方面,长沙有雅礼、长郡等四大名校,各学区名额分配比较平均。只要成绩好,去好学校不难。女儿给父母讲了一个故事回到长沙后,莫里一家住进了2013年购买的60的房子,每平米8000元。今年又买了一套140的新房,每平米1万。2008年房价只涨了2000多元。二套房要求首付60%,也是可以承受的。“我爸还嫌我买的小,长沙的年轻人都是。”四房两厅起跳。”森岚笑着说。互联网从业者从一线返回长沙,工资通常会打个六七折,但如果你依然想奋斗,跟一线薪资持平的岗位也不少。森岚回来长沙后成为一名产品经理,薪水不降反增。工作依旧忙碌,心态却轻松很多,妻子后来在芒果台工作,半年后辞了职,如今在家里陪孩子,他觉得也不错,“感觉有底气了,一个人也能养活全家,老婆她能闲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长沙特有的“江边小生意”10块钱可以躺一晚最令森岚满意的,是长沙这几年基建做得很漂亮,地铁畅通,道路整洁,市内有河流经过的地方,两岸都修整成了市民休闲的小公园。他家附近就是浏阳河,一到傍晚就有摊主拿着躺椅,一排排放在河畔。这是长沙特有的一种“江边小生意”,花10块钱就能躺一整晚,点个豆子茶,吃吃凉菜,吹着江风,还能看露天电影,很惬意。晚8点准时放电影,吸引了众多市民观看有时森岚逛到长沙国际金融中心那里,夜里车水马龙,江水倒映着闪烁的霓虹,“恍惚觉得有点像上海的外滩了。”为了找到有相似经历的人,森岚建了一个北上广深返湘群,短短一个月就有200多人加入,大多是IT和互联网从业者。这几年腾讯阿里等大公司都有在长沙设立分部的计划,还有公司打出“拿一线工资,住长沙宜居房”的口号吸引人才。令森岚颇感意外的是,群里不少是在一线城市读书的学生,已经在琢磨着来湘了。长沙著名的冬瓜山夜宵街长沙的年轻人都喜欢开店,整体氛围宽松,父母长辈也不着急你挣钱买房,本来就有房住,店开失败了也没关系,再找工作就是。街头店铺繁多,但招牌各不相同,“霸蛮”的长沙人都喜欢搞点不一样的事,雷同和模仿反而会被看不起。下午4点,Falin来到自己的炸串店与店员文阿姨闲聊并开始备菜96年的长沙姑娘Falin,中南大学念完本科后,前往英国读研究生时,脑子里就琢磨着“要开个炸串店”。父母态度很宽容,“只要不违法,想做什么都可以。”启动资金不需要很多,总共20多万,其中10万是Falin自己多年攒的,另外靠几个女性“铁朋友”,“每个人出个几万块钱,就支棱起来了。”2020年7月,她的“三食堂炸炸炸”开业,位于长沙有名的冬瓜山宵夜街。这里是Falin的外婆曾经住的地方,母亲在这儿长大,Falin小时候几乎每周都过来,跟“狐朋狗友”们玩卡片、摔跤。985本科+海归硕士开夜宵店,每天忙到凌晨5点才能睡觉,乍一听很不符合普通人的期待,然而Falin觉得自己这条路走得颇为自然。“黑色经典的创始人就是湖大的,你看人家211毕业的研究生,炸臭豆腐,生意做得很好啊,过亿了都。”Falin给客人结账做夜宵店,在长沙并不会被认为是一件低级的事情,反而会觉得你很厉害。长沙人愿意为“吃”付出时间和精力,有人开跑车来,有人骑着自行车来, Falin性格活泼喜欢聊天,客人也乐于给她的生意出谋划策。虾滑作为主打菜,就是一对客人夫妻的建议,“我们就站在门口,聊了有半小时。”店里有个“天下第一辣”的牌匾,是一个客人送的。那人很能吃辣,一上来就要最辣,Falin给他上了,没想到对方辣到喝光三瓶水。几天后这个客人来店里,送了一张手写的毛笔字“天下第一辣”,挥挥袖子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Falin的朋友们经常来店里聚餐鼓励创新的氛围让长沙诞生了文和友、茶颜悦色、黑色经典等一系列新消费品牌,Falin觉得炸炸炸这条路也大有可为,“好娘儿们志在四方嘛,说不定以后也能做出点影响力呢。”重要的是,她能单纯享受炸串店的快乐。最令她感到满足的时刻,是节假日客流高峰期,外面排队的人能叫到200多号,她回想起大学时在戏剧社的时光,“一下子很多人来,就好开心,就像我原来在舞台上给别人带来快乐一样,都喜笑颜开。”来长沙开书店的夫妻,江涛和小七江涛和小七都不是湖南人,去年5月,正值实体书店倒闭潮期间,他们在长沙岳麓山脚开了一家“阿克梅书店”。不起眼的路边小店,50㎡的空间内,结结实实摆了6千多本书,全部都是夫妻俩精挑细选的社科和严肃文学,连出版社和译本都经过仔细斟酌。书店入门处贴着俄罗斯“阿克梅派”代表诗人阿赫玛托娃的照片,以及她的诗句“你晚来了很多很多年,可我还是为认识你而神往”,作为对客人的迎接。他们不卖周边,不靠咖啡营收,95%的流水来自卖书,居然也能达到收支平衡。夫妻二人都热爱文学第一次相遇就发生在书店江涛和小七都曾就读于湖南师范大学,后来去往江苏昆山,小七当了高中老师,江涛做了网络编辑,事业顺遂,在江苏也购置了房子。然而周围的环境令他们感到一种匮乏,“在昆山最多的是三类人,开厂的,打工的,还有捧铁饭碗的,项飙不是说‘附近’的消失吗,就是那种感觉。”2019年底两人准备出国,无奈碰上疫情,看到每天那么多条生命在消失,小七深切感受到生命的无常,“还有什么事情是一直想做还没做的呢,那就是开书店。”他们最初想在上海开,无奈租金太高,也考虑过成都和重庆,最后长沙的朋友一声召唤,他们回到了岳麓山脚下。阿克梅书店后面就是岳麓山夫妻俩经常带着女儿来遛弯长沙人包容,不排外,哪怕是陌生人也愿意跟你热情聊天,他们在这里找回了自己的“附近”。所有人都知道独立书店难活,尤其这种卖严肃文学的。他们最初找铺子时,一家小酒馆的店主得知要开的是书店,主动表示要免转让费,虽然最后因为租金太高没有促成,小七内心还是十分感激。小七和江涛常把女儿带到店里来长沙后,小七怀孕生下女儿,哺乳期头发掉得厉害,发了朋友圈调侃自己,有一位老顾客看到了,直接拎了一包红枣过来,还提议帮她看店。书店每月的利润不及他们之前工资的八分之一,但两人非常满足,因为这里聚集了一波气味相投的人。在阿克梅,是可以热闹聊天的,喜欢的诗歌可以念诵出来,看到心怡的段落可以拉着店主交流想法。“这里就像一个文学、音乐、电影和诗歌的广场。”江涛说。有人专门从这里订福柯的《知识考古学》,夜晚带着女儿过来取书时,跟小七闲聊育儿;曾有两位做哲学研究的朋友,和江涛在店里聊到凌晨四五点才散;有牛津大学专门研究古典学的学生,出差长沙时特意来到书店,跟江涛聊起《荷马史诗与英雄悲剧》……大多数还是长沙本地的客人,老顾客们把这里当做自家书房,很珍惜这么一个真诚的智识交流空间,所以经常在店里充值,一次性买好几百块的书,大家在共同努力,让书店持续经营下去。小七与师姐晶晶令小七感到意外惊喜的,是她大学时崇拜的师姐晶晶,也前后脚回到长沙。晶晶是江苏徐州人,在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去往南京工作,自己创了业,收入蛮丰厚。可就在2020年,她抛弃南京多年的积累,拎着两个包,只身一人来到长沙。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她被一种“要变得更优秀”的隐形压力所萦绕,给自己报了六七个培训班,吉他、茶道、插花、英语……“在南京有自己的小事业,别人看起来收入可观,有声有色,但我自己总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人是端着的,在长沙呢,你好像不用做什么就可以很快乐。”晶晶在长沙租的房子,附近有个很大的湖泊如今她在一家美术馆工作,在研究生时期住过的小区租房子,领着每月几千块的薪水,整个性格都变得开朗许多。长沙话里有一个词叫做“策”,是指聊天中善意的调侃,给人挖坑,看对方怎么反应,晶晶如今也喜欢“策”别人,享受这种语言游戏里的乐子。晶晶所住小区的阶梯,往上走就能到岳麓山长沙浓厚的乡土人情味,让她觉得温暖,她能安心进行自己的“小冒险”,“我原来在南京的时候,胆子其实蛮小的,在长沙就敢一个人出门,爬岳麓山,开车去很远的地方找小寺庙,还一个人去山里喝茶。”有一回她开车去找朋友,跑高架时瞥到旁边有一个码头,船装着车去往湘江里的一个岛。晶晶觉得有意思,就停下来,也跟着上船,跟船上的大叔大妈们聊天,得知这里叫做兴马洲,风景秀丽,她在岛上开心地逛了一下午。如今她除了上班,就是闲逛,要么就在家里练毛笔字。曾经她会为婚恋问题而焦虑,现在她相信自己就算一辈子不结婚,在这里也会一直过得很幸福。(摄影 曹雪童)每天一条原创短视频,每天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每天精选人间美物,每天来和我一起过美好的生活,一条(ID:yitia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