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旅游 - 湖南一男子拒绝将孩子还给前妻 要求变更抚养权被拒:这是恶意抢劫

湖南一男子拒绝将孩子还给前妻 要求变更抚养权被拒:这是恶意抢劫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长沙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8354

离婚必然涉及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问题。财产等问题说起来容易,但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很多父母为了孩子的抚养费争论不休。这个时候,法律往往会从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做出公正的判决。然而,为了获得孩子的监护权,一些父母经常采取各种不正当的手段。虽然同情,但是不讲道理,没有根据。用歪门邪道的手段,就算暂时赢得了孩子的抚养权,在法律上还是经不起推敲的,站不住脚。因此,它仍然是一个死的损失。45岁的周丽君在长沙一所中学教书,离婚后她拒绝把孩子还给前妻。她谦虚稳重,是学生眼中的好老师,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然而,由于过于追求事业,周丽君直到35岁才结婚,成为为数不多的大龄女孩。父母和亲戚自然很担心这种情况。经过多方打听,他们终于见到了在长沙开音像店的王,并把他介绍给了。从内心来说,由于职业不同,他们明显缺乏共同语言和共同追求,但因为想给父母一个交代,周丽君决定做一次“好女孩”,勉强同意见面。我是荆紫光,以案例普及法律知识。欢迎阅读。那时候,王已经三十几岁了。她结过一次婚,生了个女孩。然而,周丽君毕竟已经到了“剩女”的程度。况且,虽然王的文化程度有限,他的年龄却和差不多。他没什么天赋可说,也懂得体贴。然而,会后,王的举止仍令极为尴尬,甚至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但转念一想,其实大多数婚姻都只是凑合。虽然父母爱周丽君,但长期不结婚不符合老年人的价值观。几经催促,和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并于2013年1月生下了儿子王潇湘。时光如电,光阴似箭。在两人的相互包容下,这段婚姻勉强熬过了七年之痒。但到了2021年,双方矛盾变得激烈,最后通过诉讼解除了婚姻关系。他的儿子王晓祥当时还未满8岁。根据有利于王晓翔健康成长的原则,并考虑到周丽君有正式工作,收入稳定,工作时间固定,无其他子女纠葛,在诉讼中决定由周丽君直接抚养王晓翔。然而,判决生效后,王并未将孩子还给前妻,甚至拒绝让见王晓香。无奈之下,周丽君只有申请强制执行。但是,由于孩子是有生命的有机体,与其他执行对象完全不同。在执行过程中,想尽一切办法阻挠王。即使采取了强硬的措施,仍然没有效果,导致王晓翔无法与母亲周丽君长期生活在一起。赢得孩子的抚养权为了不让孩子对父母离婚造成很大影响,周丽君只能忍痛接受这个现实,但两个月后,就在王晓香刚刚过完八岁生日的时候,周丽君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这一次,她居然成了被告。当周丽君得知诉讼的原因时,他真的气炸了。原来,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变更抚养权,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王小香由他抚养。由于王晓翔已年满8周岁,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一审法官亲自找到正在上学的王晓翔,耐心听取子女意见,子女依法选择随父或随母生活。这时,王晓祥可能对母亲有了模糊的记忆,他毫不犹豫地表示愿意和父亲王一起生活。而且,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虽然在与王的离婚诉讼中,法院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但自2019年上半年与王发生矛盾并脱离家庭后,其子王晓祥实际上与其父王共同生活至今。 根据法律规定,离婚案件中,2岁以下的子女原则上由母亲抚养,2岁至8岁的按照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原则判决,8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应当征求其意见,该意见是判决的主要依据。诉讼时,王晓祥已年满8周岁,并明确表示愿意与父亲王共同生活。结合王抚养孩子的能力、王潇湘的生活状况及意愿,一审法院依法支持了王对潇湘抚养关系的诉讼请求。形势瞬息万变,周丽君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最后,她提出上诉,认为王晓香愿意与父亲同住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而是王恶意抢夺孩子,人为阻断孩子与自己联系的结果。法律虽然要尊重孩子的个人意愿,但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判断。8岁的孩子真的能决定和谁在一起吗?其实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如果夫妻离婚,8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有权选择和谁结婚。而且《民法典》明确规定,应当尊重已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随父母生活的意愿。那么,有没有法律允许孩子想跟谁就跟谁呢?当然也不能这么狭隘的理解。法律的适用和判断需要结合事实和证据,法律规定要尊重孩子的意愿。也就是说,孩子的意愿只是判断抚养权的依据之一,而不是决定性因素。如果周丽君能提出相反的证据,他也许能赢回孩子的监护权。本案中,和王因婚姻关系的解除和子女抚养权的争夺,几乎成了法院的常客。经过反复试验,基本事实已经查明。与王的离婚诉讼从一审到二审,最后判令已婚子女由抚养。然而,离婚判决生效后,王并未将孩子交还。为此,申请强制执行,但王仍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而是向法院另行提起诉讼,要求变更监护关系,得到了一审法院的支持。然而,王的诉讼实际上是企图阻挠法院的强制执行。王在变更抚养权诉讼中虽然得到支持,但并不意味着法律适用恰当,适用准确。因为一审的法律适用依据是《民法典》中“已满八周岁的子女愿意与对方共同生活,对方有抚养能力”的规定。但该司法解释要求,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未成年人抚养关系的变更,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真实意愿,从而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所谓真实意思表示,应当是指未成年人在没有外来干涉或者第三人干涉的情况下所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这个案子中,王立辉无视离婚诉讼中法院生效判决,恶意抢夺、隐匿孩子,导致周丽君无法依生效判决直接抚养王小湘,阻断了孩子与目前正常的生活联络和情感交流,干扰了年龄尚幼、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的思想,因此作出的意愿并非正常的意思表示。鉴于王立辉也无法提交其他证据证明确实具备变更抚养权的条件,2022年5月,长沙市中院在核查核实之后,依法对王立辉要求变更抚养权的主张不予支持,改判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了王立辉的全部诉讼请求。民事诉讼中,二审一般是终审裁定。这也就意味着周丽君在本次诉讼中完全胜诉,最终依法重新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也足见法院在审理此案中的审慎、仔细、公正的态度,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给类似纠纷创造了示范样本。8岁的孩子,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在法律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即便是在作证时,也应当在孩子完全独立思考的情况下完成,如果受到外界的干扰,则并不能认定该证据有效。因此,如果在孩子抚养权纠纷中,简单地套用法律规定的8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遵从其个人意愿跟随父母共同生活,而不去追求孩子的表示是否属于独立行为,是否受到外界或第三人干扰,这种判断肯定是经不起推敲的,也无法完全保障孩子和其他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王立辉在离婚诉讼中也是从一审打到二审,并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其本身就存在违法行为,其主张变更孩长沙旅游子抚养权是其在自身违法的状态下提起诉讼,作为法院,是不应当对其行为予以支持的,也不应当让其从违法行为导致的结果中获取利益。(本文主要目的是以案说法,普及法律知识,人物均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