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招聘 - 湖南农妇偶遇林 打听失散10年的丈夫 报出姓名 被火速送往延安

湖南农妇偶遇林 打听失散10年的丈夫 报出姓名 被火速送往延安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长沙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10039

1938年8月的一天,正在安指挥八路军陕西办事处工作的林给时任抗日军政大学教育主任的许光达发了一份紧急电报。内容大致如下:一个叫邹靖华的长沙农妇,要去国立抗战大学读书。她的丈夫许光达,说自己10年前结婚才10天,因躲避敌人而离家出走,生死不明。她问曲波是否认识这个人。许光达接到电报后十分震惊。他确实在家里给自己安排了一桩婚事,妻子名叫邹靖华。他们已经分开10年了,许光达没有妻子的消息。她为什么突然来延安?这个“邹靖华”会是他老婆吗?就在半天前,许光达立即复电林,要他把邹靖华送到延安。几天后,林派邹靖华去延安。晚上,邹靖华住在延安大酒店的一个窑洞里。正当她掸掸身上的灰尘,收拾行装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八路军战士在人群中喊道:“邹靖华是谁?”邹靖华很好奇。一个人在陌生的情况下如何找到自己?她回答:“这是我。有什么事吗?”小战士说:“我们教育局长派我来接你。”邹靖华疑惑地问:“你们教育局长是……”话未落,早已在外面等候多时的许光达走进饭店,看见邹靖华激动地喊着:“桃妹子,真的是你!”看到结婚10年的丈夫,邹靖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我想起国民党报纸上说许光达已被“处决”时,我差点自杀。这些年的辛酸和委屈突然涌上心头,她哭得说不出话来。许光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刚结婚10天的情侣分开了10年,却没有对方的消息?战争期间,很多人因为参加革命,放弃了包办婚姻,和别人结婚了。许灿光大和邹靖华“再来一次”?妻子大吃一惊:“你是共产党吗?”1908年,许光达出生在湖南长沙落波冲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年轻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家里七个兄弟姐妹都是父亲许子贵带大的,生活非常艰难。七岁的许光达开始给地主家放牛,他非常渴望读书写字。他经常利用放牛的机会躺在学校窗外听老师讲课。有一次,因为天气寒冷和饥饿,许光达晕倒在学校窗外。邹希鲁老师被他的精神感动了,答应让他免费上课。许光达为了成功非常努力,成绩一直位居前列。1921年考入长沙师范学校。在他叔叔的经济支持下,他如愿以偿地进了学校。学校是邹希鲁的同学徐特立创办的,后来邹希鲁也被聘为学校的语文老师。在长沙师范学校,邹希鲁见证了许光达的成长。在邹希鲁眼里,许光达勤奋、有才华,对他很器重。邹希鲁甚至主动向许光达提出了女儿邹靖华。对于这样的婚姻,许光达的父亲自然非常高兴。许光达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受到新思想的影响。1925年,在老师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被湖南省委选中,考入南方黄埔军校第五炮兵师。许光达毕业前,老蒋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共合作破裂。困境中,许光达信念坚定,在纸上写下了“永不退党”四个字。受组织指使,去张发奎当炮兵排长,积累军事实力。许光达到达后不到一周,张发奎、贺龙、周恩来等人就领导了南昌起义。许光达奉命到南昌参加起义。但他到南昌时,起义部队已经南下,许光达和几个战友一路追赶,终于在宁都追到了叛军。三河坝战役中,许光达负伤,在农民家里住了20多天。病愈后,他去寻找起义部队 革命失败了,出路在哪里?许光达非常痛苦,但他没有放弃。他决定再次去上海找党组织。然而,当他来到上海,他发现这里也是血雨腥风,组织早已转入地下,杳无音信。如此轻率地来回要求,不仅会给自己,也会给组织带来很大的危险。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无助的许光达想起了家人。他决定先回家看看他的父亲。他的父亲许子贵看到在国外几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想用婚姻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于是提出让他和邹靖华结婚。许光达和妻儿邹希鲁到河北清河县当县长。由于原配妻子去世,他娶了另一个房间。女儿邹靖华一天天长大,带她去河北确实不方便。于是托付给许子贵家,告诉他许光达一回来就结婚。许光达本无意结婚,但父亲一再坚持,又怕背叛老师,只能接受。在家乡,许光达一直在找党组织。他找了几个一起参加过共青团的熟人,约好加入西北军。然而其中一人跑到武汉一家酒馆,喝得酩酊大醉。被捕后,身份暴露,许光达等人被供出。武汉警备司令部发电报给长沙警备司令部,要求逮捕许光达等人。好在邹靖华的姐夫谢立人去警备司令部工作了。他看到这个电报,马上派人回萝卜,通风报信。接到消息的邹靖华大吃一惊,问道:“你是共产党员吗?”许光达见不得妻子,就平静地点了点头。时间紧迫。收拾好之后,他立刻出门了。临走前,他只留给妻子一句话:“你要保重,我会回来看你的。”忍住眼泪,他老婆看着他的背影喊:“我等你一万年……”就这样,结婚才10天的情侣就要分开了,这一别就是10年。许光达里的寻党人许光达,渡过浏阳河,到长沙的叔叔家躲了一夜。他想了很久。突然之间,驻军总部肯定被他以前的同伴告密了。他不能去西北。他打算去北平找廖运周。但是,第二天出城的时候,我发现我很着急,忘了问叔叔要路费。再回去就危险了。还不如去清河找我当县长的公公。邹希鲁还不知道女婿被追杀的事。看到他的到来,他很高兴地说:“我缺一个公安局长。你在黄埔带枪,不如先在这里干。”许光达觉得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拉起一个队伍,于是同意了。他化名许去划船,当上了公安局长。不久,长沙警备司令部查出了许光达的下落,并派人将其逮捕。这次是姐夫谢立人透露的消息。这时,邹希鲁才意识到许光达是个共产党员,又气又怕,埋怨道:“你们年轻人……不该瞒着我!”许光达说:“爹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你。”他一不做二不休,把监狱的看守调离后,将监狱内的政治犯都释放了,还一把火烧了监狱,随后逃往北平。北平经廖运周介绍,1929年4月,许光达到江苏无锡找到担任国民党独立旅营长的廖运泽,在他部下担任排长。在这里,他还遇到学兵团时期的同志李味酸,并经他帮助与组织接上了关系。后来韩德勤出任独立旅长,为了排挤地方势力,派部队去把警察部队缴了枪。许光达心想何不趁乱搞些枪出来交给组织使用?于是便想办法藏了10条枪,然而却被狡猾的韩德勤查出来,要将偷枪的人“正法”。许光达闻讯连夜出逃,经李味酸介绍,赶往上海参加了周恩来创办的第一期中央军事训练班。在一个多月的紧张学习后,许光达又奉命赴湘鄂西革命根据参加战斗。在1931年初的应城战斗中,担任红25团团长的许光达负伤,被送入后方医院。经过检查,子弹射入离他心脏仅10厘米的位置,命悬一线。战斗结束后,师长段德昌急忙赶到医院,叮嘱:“一定要想办法救活他。”但医院只有一个不满20岁的医生,而他也只是在红军学校学过一点中医。医生说:“子弹离心脏很近,医院又没有麻药,怕他撑不住。”许光达躺在病床上发出微弱的声音:“快动手吧,我挺得住。”许光达嘴里咬着一条毛巾,医生开始给他手术。切开伤口,只见许光达额头上落下黄豆大的汗珠,拳头抓得嘎嘎直响……由于子弹太深,医生未能取出来,手术失败了。如果不取出子弹就会危及生命,院长余学艺决定再次手术。医生只能又在许光达刚刚缝合的伤口上再划上一刀,然而这次手术还是失败了。接着贺龙亲自来看望许光达,那时医生已经在给许光达做第三次手术了,但最后还是没能把子弹取出来。限于医院的医疗水平,院长只能建议先给他做防感染治疗,然后送去上海。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进行了三次手术,其惨状简直不敢想象。要不是事后多位当事人的回忆相互印证,很难相信许光达是如何挺过来的。但这颗顽固的子弹似乎有意要与许光达作对。就当他到上海即将进行第四次手术时,却遭叛徒出卖,特务旋即追来。好在一位交通员及时将他转移走,而另一位正在动手术的红军指挥员,无法转移,最后被特务杀害在手术台上。1932年5月,在组织的安排下,许光达被送到苏联医治,并进入莫斯科国际列宁学院学习。直到抗战爆发后,他才回到延安,接任刘亚楼出任抗日军政大学教育长。刚到苏联的许光达邹靖华千里寻夫许光达与妻子分别后,长沙警备司令部最终查出是邹靖华的姐夫谢立夫告密,竟将其处决。邹靖华的父亲也丢掉了县长职务回到长沙。亲朋好友纷纷把怨气撒在邹靖华身上,这让邹靖华非常痛苦。反动派甚至还把邹靖华抓起来,挂上“共产婆”的牌子拉去游街。她们拿着一份事先写好的离婚协议叫嚣着说:“只要你同意离婚,就让你自由。”邹靖华抢过协议,撕得粉碎。反动派见她不肯屈服,只能不了了之。许光达从清河县逃走不久,长沙警备司令部为了尽快结案,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消息称:“又一批共党分子正法!”后面的一大串名单上就有许光达的名字。得知许光达的“死讯”,邹靖华悲痛欲绝。丈夫死了,亲人又容不下自己,一个人孤苦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想要自杀,幸好被父亲及时发现救了下来。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从此以后邹靖华仿佛丢了魂一样,脸上再也没有一丝笑容。为了生活,父亲把她安排到一家纱厂干活。邹靖华只能通过拼命干活来转移内心的痛苦。1932年,许光达到达上海治病时,想写一封信回家。但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他以朋友询问许光达下落的理由,写信给父亲许子贵。邹靖华收到这封信,一眼就看出了是丈夫的字迹,并读懂了上面的意思。得知丈夫没有死,她欣喜若狂,急忙回信。许光达收到回信,知道妻子过得很辛苦,给家里寄来200银元,并叮嘱妻子一定要多读书。当邹靖华再次回信时,许光达已远赴苏联,从此杳无音讯。战争年代,生命就如蝼蚁,生死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尽管无从得知丈夫的生死,但她邹靖华始终坚信他一定会回来。从此振作起精神,开始用功读书,后来考入长沙女子师范学校。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战斗时,贺龙曾对许光达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介绍门亲事吧!”许光达急忙拒绝说:“我在家乡已经结过婚了,妻子在家等我回去接她呢。”在延安,针对干部的婚姻曾有一个“二八五七团”的规定,也就是要满足28岁、5年干龄、7年军龄、团职干部这几个条件。许光达的远远超出了这些条件,并且延安也有数不清的优秀女青年。甚至有人还对儒雅的许光达产生过爱慕,托人撮合。还有人劝许光达,妻子失散多年,生死不明。现在是新时代,你们的包办婚姻是不作数的。就算将来你的妻子知道情况,她也会理解你。许光达从没动过任何杂念,他心中只有自己的妻子。他说:“万一她还活着,我却另娶了,岂不伤透她的心?就算她死了,我也要先到坟头为她添一捧黄土……”徐特立许光达从苏联回来后,曾数次往家里写信,但寄往国统区的信根本无法送达。他也常常查询抗大的花名册,遇到湖南来的学员就问认不认识邹靖华,但没一个人知道。直到抗战爆发后,国共开启第二次合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并被允许在一些城市公开设置八路军办事处。徐特立奉命赴长沙组织八路军驻湘办事处,他顺便去看望了自己的老友邹希鲁。徐特立得知邹靖华毕业后无事可做,便问她是否还想再读书,可以介绍她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邹靖华早就听说过延安是革命的圣地,加上丈夫是共产党员,她对革命非常向往,坚定地回答:“我去!”邹靖华带着徐特立写的介绍信,从长沙到武汉再到西安。在西安街头,邹靖华意外碰到自己的同学林明伟。林明伟正是林伯渠的孙女,她把邹靖华带到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邹靖华见到了林伯渠,心想他是共产党的大官,也许认识自己的丈夫,便向他打听消息。林伯渠问:“你丈夫叫什么名字?”邹靖华说:“他叫许光达。”林伯渠担心许光达已经另娶妻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打电报给许光达询问情况长沙信息,才有了开头那一幕。解放后,许光达成了新中国十位大将之一,经常出席一些外交活动。而邹靖华却不愿参加,艰苦的革命岁月让她过快苍老,自然要比那些年轻漂亮的使节夫人逊色。她说:“我这身又土又老的打扮,出去给你丢面子。”许光达却每次都要拉上她,他说:“国家的威严不仅仅体现在外表,更体现在精神上。在这方面,你完全可以把他们比下去。”不论官位再高,许光达从未嫌弃自己的“糟糠之妻”。这对患难夫妻,相濡以沫,经历了各种风雨。小结:当年许光达被授予大将军衔,他连续三次写报告要求降低军衔。他认为不论战绩还是资历,都有比自己更优秀的人,他受之有愧。但他的申请被中央拒绝,最后许光达又申请降低一级行政待遇。许光达认为自己战绩和资历不够,但他身上有一个无法忽视的闪光点,那就是私德非常严,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许光达夫妻一个是谦逊不求名利。当年为了授衔的事,有的将领闹情绪,要求加衔。许光达却三次申请降衔,这给众多将军做了表率,也充分展现出他淡泊名利的一面。只讲奉献,不求回报,这正是共产党人的道德标准。另外一个是他对妻子的忠诚。即便这是一场包办婚姻,但许光达从来没有嫌弃过妻子。分别十年,生死未卜,以许光达的条件,完全可以再娶一位年轻漂亮的夫人,但他却没有这样做。即便身居高位以后,他也从未觉得“又老又土”的妻子会给自己丢脸。由于公德处于大众监督之下,许多人常常会用一些伪装来掩饰自己。社会上不乏这样的人,人前光鲜亮丽,私底下却是不堪入目。而一个人的私德是刻在骨子里,无法伪装的,这正是人与人之间最明显的差别。喜欢本文的朋友,麻烦点个关注@温度历史以免错过更多精彩历史故事,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