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房产 - 1950年 黄克诚主政湖南 在井冈山认出一个干部是老战友 经审查枪决

1950年 黄克诚主政湖南 在井冈山认出一个干部是老战友 经审查枪决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长沙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1847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通电湖南长沙起义,长沙宣布和平解放。第二天,四野46军138师在湖南开业,受到湖南人民的热烈欢迎。长沙解放后,为了便于接管各项工作,需要确定新的领导机构。其实早在三个月前,中央就已经决定黄克诚担任湖南省委书记。由于他在接管天津的出色表现,他只用了四个月就完全接管了天津。毛主席专门在香山召见黄克诚,对他说:你有天津的经历,你要去我们家乡。你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你去我也放心。当时只有黄克诚生病,一直在天津休养到10月下旬。他是湖南永兴人,这次湖南之行算是他的家乡。为了了解当地的实际情况,新官上任通常需要先进行大量的调研,深入田间地头了解老百姓的困难,并与政府官员进行座谈,了解他们的工作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因此,刚到湖南的黄克诚几乎每天都在全国各地奔波,与人座谈。一天,黄克诚到省民政厅调研,与各路干部亲切握手。突然他在人群中发现一张熟悉的脸,很像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虽然20年来外貌发生了变化,但轮廓却铭刻在黄克诚的脑海里。黄克诚想说些什么,但那人一直低着头,站在人群的后面。为了不影响调查,黄克诚下班后请人调查这位“老战友”。查阅档案后发现,此人是湖南解放后进入民政部门的。后来公安人员对他进行了审讯,查出他原名叫彭虎,是黄克诚记忆中的老战友。最后,彭虎经人民法院审理判决,于1953年被枪决。黄克诚为什么要下令审查老战友?背后有一个曲折的历史故事。彭虎于1894年出生在湖南宜章的一个贫苦家庭。张是广东通往湖南的门户,在文化上受广东影响较大,重视教育。彭家虽然穷,但还是想尽办法送彭虎上学。彭虎于1923年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师范。这是一所公立学校,免收一切费用,非常适合家境不好的学生。同样出身贫寒的黄克诚比彭虎早一年进了三师。每期招生人数在130人左右,不算多。据推测,黄克诚和彭虎都是校友,在此期间有过接触。1922年,毛泽东应邀到学校讲学,秘密建立了党支部,后来又派人到第三师任教。所以第三师的同学,思维都有了很大的进步。黄克诚1925年入党,彭虎比他晚一年。彭虎起初在学校负责学生事务,毕业后被分配到衡阳地委组织部工作。1927年5月,由直系军阀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33团团长许克祥突然在长沙发动反革命政变,逮捕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使湖南革命力量遭受重大损失。它叫马日事变。这一次,彭虎自告奋勇去当交通官。他说自己在宜章的老家离汝城很近,对周围的地理很熟悉。危急关头,组织给他重任,寄予厚望。但胆小如鼠的彭虎并没有投奔叛军,而是直接回老家躲避。老蒋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国共产党决定发动武装起义回应反动派。毛泽东领导了秋收起义,然后带着部队去了井冈山。周恩来、贺龙等人领导南昌起义,部队在南下途中溃散。在关键时刻,朱德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组织了多 朱德、陈毅领导的部队先后攻占湘南几个县城,进行土地革命。势头越来越大,兵力从1000多人增加到8000多人。那段时间,黄克诚还在永兴组织了农民起义。历史上把这个时期称为“湘南暴动”。“湘南暴动”引起敌人的恐慌,调集湘、桂、粤七个师从三个方向围攻叛军。由于实力悬殊,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朱德等人审时度势后决定带部队上井冈山。黄克诚、彭虎等人也随部队上了井冈山,黄任永兴独立团团长,彭起任红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在一个小小的革命根据地,两个人,都是红军干部,肯定有很多共同之处。彭虎真的是在这个时期发家的。他被选为红四方面军八大前委委员,后来参加了古田会议,在红军历史上相当重要。井冈山会师后,敌军发动了几次“围剿”。红军以“围魏救赵”战胜敌人,率领主力向闽西、赣南一带进攻,跳出包围圈,向后方进攻,逐步建立闽西根据地,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中央苏区。到1930年红四方面军第一纵队挺进平原时,彭虎已任该纵队政委,司令员就是日后赫赫有名的林彪。在中央苏区时期,彭虎的职务几经调动,于1933年秋出任闽赣军区政治部主任。黄克诚也在中央苏区作战,连续粉碎了敌人的四次“围剿”。到1933年秋,他成为红三军团第四师政委。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红军遭受严重损失,被迫进行战略转移。八万六千多人的主力跳出包围圈,开始了长征。同时留少数队伍在根据地打游击,牵制敌人。彭虎的任务是留在当地打游击。当时,闽赣省直机关和军区合并为省委工作组,领导机关为省委书记钟、省委主席杨、军区司令员宋清泉、政治部主任彭虎、参谋长徐江汉。当时他们手里有一千多部队。红军剧照中,钟和杨是20岁出头的年轻政治干部,没有抓部队的经验,而且由于初来乍到,在闽赣军区的威信不如其他三人。宋清泉等人是军人,长期在闽赣军区服役。事实上,所有的权力都在他们手中。面对敌人的重重“围剿”,宋清泉等人视死如归,盲目避战,游而不打,甚至一枪未发,连失数城。这是严重违反中央精神的,是钟和杨所反对的。班子逐渐分裂成两派,青——全松一伙人不把省委放在眼里。红军主力转移后,敌军即以重兵扑向中央苏区,由于实力悬殊,根据地不断沦陷,人越打越少,粮食弹药均无法补给。游击队只能退往深山之中,看到眼前这一幕幕,彭祜又想到了“马日事变”时长沙的场景,情绪悲观,意志又开始动摇。这时,彭祜与宋清泉等人就开始密谋投降。他们哄骗战士说:“我们现在被围困在山上,弹药无法补给,连吃穿都没有,不如暂时诈降,将来有机会了,咱们再拉出来。”这个苗头很快被钟循仁、杨道明等人发现,立即开会对这种思想进行了批评。但会上彭祜等人闷头不说话,会后仍然私底下执行自己的计划。第二天早上,仙游保安团一个便衣特务摸上山,彭祜等人悄悄与他们会谈了一夜,天亮后还派一名干部与他一道下山。结果敌人派了三四个民工抬了一头猪上山慰劳。此事被省主席杨道明发现,他严厉地质问彭祜:“你们搞什么,是要下山去投降吗?”彭祜吞吞吐吐地说:“我们现在处境困难,只是先下去应付一下。”杨道明听了非常生气地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不告诉省委,你们到底要怎么应付?”杨道明感觉事态严重,立即向钟循仁报告,钟听完后立即吹响集合哨,把部队往山顶上带。在行军途中,钟循仁又组织会议对彭祜等人进行批评教育,告诫他们大敌当前要坚定信念,不要被困难吓倒。但彭祜等人却矢口否认自己要投降。然而钟循仁等人还是低估了他们的险恶用心,当天晚上安排宿营时,宋清泉等人以方便保卫为由故意把部队安排在里省工作团较远的地方,另以彭祜混入工作团稳住钟循仁等人。次日拂晓,宋清泉便把大部队拉下山去投敌了。杨道明出家为僧彭祜日后在国民党的报纸上吹嘘说,在宋清泉、徐江汉把大部队拉走后,他借口与钟循仁一起去看地形。钟走在前面,彭走在后面,在离驻地较远的一处山坡时,彭祜在背后开枪将钟循仁杀害,随即他也下山。叛徒拉走的部队总共五百多人。彭祜下山后不久,敌军保安部队就上山对剩余的几十人发起进攻,激战当中20多人牺牲,10多人被捕,剩余人员全部被打散,闽赣省的革命力量就此断送。组织曾派人去寻找钟循仁等人,但无果,钟循仁的下落成了党史上的一段谜案。一千余人的队伍被断送,钟循仁对组织抱有歉疚,始终不愿去寻找组织。临终前仍交代杨道明,对其身份千万保密。直到上世纪80年代,晚年的杨道明预感时日不多,有责任揭开这段谜案,才向组织说出自己和钟循仁的身份。彭祜等人投降后各自写了一份自首书,对红军大肆污蔑诋毁。敌军将此三人的自首书大量印刷,投送到中央苏区,对党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当时红军战士们个个对彭祜咬牙切齿,欲除之而后快。彭祜的投敌行为,包括黄克诚在内的绝大部队红军将领都是知情的。彭祜等人投敌后并没有得到敌军善待,他们三人都被判处三年刑期,关押到福建省反省院“感化”。其中宋清泉于1937年5月被释放,抗战爆发后,他再次混入新四军,结果被项英发现,审查清楚后于1939年春枪毙。徐江汉于1937年8月被释放,随后辗转赶到延安,隐瞒历史重新入了党。解放后罪行才被查明,不过得以善终。彭祜于1937年5月被释放,此人性格上有个缺陷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被释放之初,以教书为生,誓不参与政治。然而抗战爆发后,各地沦陷,他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张,于是加入了国民党。不过对于他这种有叛徒经历的人是很难得到重用的,只能谋个闲差,混口饭吃。直到解放战争进入全面反攻阶段,彭祜才预感事情不妙,立即离开了国民党回到家乡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那段时间,他心惊胆战,害怕自己的罪恶历史暴露,几乎很少与外界来往。解放战争胜利然而,湖南和平解放以后,彭祜观察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人清查他的历史,又开始浮出水面。改名换姓,隐瞒历史混入湖南民政厅工作。1949年6月,曾与彭祜一起工作过的方志纯在与陈毅讨论闽赣省革命失败的问题时提到了彭祜等人叛变的事。陈毅非常恼火地说:“这些家伙终究会找到的,他们是历史的罪人,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果然,解放后彭祜混入湖南省民政厅,被黄克诚识破。虽然彭祜杀害钟循仁的事是编造的,但是他带敌人上山使许多其他同志长沙娱乐牺牲,同样罪不可恕。纵观彭祜的一生,在革命的道路上意志薄弱,总以保命优先,充满投机心理,最终当了叛徒也就不奇怪了。在中央苏区时期,彭祜的地位与林帅并驾齐驱,可以说是很有发展潜力的。然而正是由于他的投机心理,最终误己误人,不仅使闽赣革命力量损失殆尽,还使闽赣省另外两位领导被迫出家,荒废余生。都说革命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只有把一些投机分子不断淘汰,留下最精华的部分,才会形成最强张斗争。彭祜的叛变正是大浪淘沙的结果,及早淘汰动摇分子未必不是一件幸事,否则贻害无穷。古人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彭祜叛变投敌,只让自己多苟且了几年,最终结果仍难逃一死。假如当年被围困在紫山之上时,彭祜等人如果意志足够坚定,拼死一战未必没有突围的希望。即便真的牺牲,也会百世流芳。但他选择了当叛徒,注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更多精彩历史故事,欢迎关注@温度历史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