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建国后 黄克诚到湖南视察 见到了失踪十几年的战友 他为什么要逮捕他?

建国后 黄克诚到湖南视察 见到了失踪十几年的战友 他为什么要逮捕他?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3490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两位国民党将领揭竿而起,通电,彻底宣告长沙和平解放。正是在这个时候,黄克诚被委以重任,成为湖南解放后的第一任省委书记。其实早在三个月前,毛主席就找到黄克诚,希望他能执掌湖南。图|毛主席湖南是毛主席的故乡。长沙解放后,哪个干部来当一把手,早已是他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除了是湖南人,黄克诚对工作从来不马虎。他接管天津时,表现极为出色,以正直、求实著称。当黄克诚知道这个信息时,他非常激动。这不仅代表了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他参加革命二十多年了,还没有回过老家。为了迅速了解湖南的实际情况,刚到湖南的黄克诚第一件事就是调查民情。长期以来,黄克诚大部分时间都和老百姓在一起,几乎天天巡逻,和湖南各界人士交流,尽量多了解老百姓的需求和困难,以及各个岗位同志的工作状况和困难。这样看来,湖南这个新解放的地方穷,各种制度和农业都不完善。在黄克诚许多同志的亲力亲为下,终于成立了有关部门,各项工作也逐渐走上正轨。人民的生活质量有了保障,黄克诚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建国后的一天,黄克诚来到省民政厅调研,仍需传达省委的一些建议和意见。许多干部出来迎接他。正当黄克诚依次与战友握手时,突然发现一个可疑的人。那人站在人群的尽头,低着头,故意挡住脸,好像不想让人看清楚。这让黄克诚更加好奇,一直盯着那个人看,可是越看越不对劲。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像一个多年前失踪的老朋友?在民政部门,黄克诚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把疑惑埋在心里,继续工作。调查结束后,黄克诚立即安排秘书调查此人,并严肃训诫他,“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暗中查,查清楚了告诉我。”黄克诚看到书记凝重的脸色,记在心里。图|黄克诚没多久秘书就查到了这个人的信息。他的名字叫彭虎。黄克诚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大变:“真的是他。”秘书问黄克诚是否认识这个人。黄克诚回答说:“彭虎是学校的学弟,比我晚一年入党,也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一起杀敌的战友。”当秘书以为黄克诚认了这个人是为了相认时,黄克诚直接下令逮捕彭虎。那么,彭虎是谁?你做了什么让老战友黄克诚一见面就抓他?原来,彭虎的身份不是饱经风霜、默默无闻的革命同志,而是可耻的汉奸!彭虎出生在湖南。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他年轻的时候经常给村民干点农活,帮别人放羊,赚点小钱缓解父母的压力。即使生活艰难,父母还是把彭虎送到了私立学校。一向成绩优异的彭虎于1923年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师范,这让一家人无比幸福。毛泽东同志在学习期间,组织人到各大学校进行革命宣传,还来到了彭虎的学校,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26年,彭虎加入共产党。毕业后,我在衡阳地方特委工作。1927年5月,马日事变爆发,国民党逮捕共产党和革命群众,湖南革命形势岌岌可危。大量军阀破坏屠杀,使衡阳党组织与长沙失去联系。为了向长沙汇报衡阳的最新情况,衡阳特委 图片|马日事变彭虎虽然受过先进思想的教育,但胆小如鼠,从一开始就对党没有坚定的信念,内心很容易动摇。所以,当彭虎满身鲜血来到长沙,看到来势汹汹的国民党军队进行残酷的革命斗争时,他的心缩了回去。他干脆从长沙带回一封密函,匆匆赶回衡阳,没想到衡阳的情况更不乐观。甚至党员名册也被没收了。这吓坏了彭虎。他没有勇气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这个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逃跑。他想救他的命。就在他要离开衡阳的时候,汝城爆发了农民起义,衡阳的同志想联系起义部队。彭虎马上意识到,他可以借此机会离开。他自告奋勇当了交警,声称自己的家乡离汝城很近,对那个位置很熟悉,可以联系汝城的叛军。我同意了彭虎的要求,但是彭虎从来没有想过组织的委托。他出发后,也没有去汝城,而是直接回了老家。躲了几个月后,情况渐渐稳定,彭虎的小心思又开始活跃起来。在老家宜章,彭虎凭着之前的经验,组织了一支战斗队。接着,他利用以前的人脉联系湖南省委,表明了参加革命的决心,他要和宜章群众决一死战。就这样,因为过去消息闭塞,彭虎的开小差没有被发现。与此同时,南昌起义余部由朱德等人率领,由广东南下至湖南,攻占宜章。彭虎立即利用这个机会联系了朱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口才的彭虎,马上在这个单位施展身手,得到重用。图|南昌起义后(油画)此时黄克诚组织领导起义。湖南的革命形势一度大好,但很快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在国民党三路人马的围攻下,朱德同志决定率部到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合。彭虎这次没有退缩。他带着一支庞大的队伍出发,在军队中担任要职。两军成功会师后,合编为红四军。从此一路高升的彭虎风光无限。在中共红四军历任连代表、营代表、能说会道者。他被选为中共八大前委委员,甚至出席了古田会议。1933年,受到领导赏识的彭虎成为长沙娱乐闽赣军区政治部主任。可惜,彭虎是个革命信念不坚定的人,一点困难和挫折就会让他放弃。1934年10月,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为了保存革命火种,红军踏上长征路,留下一部分队伍与敌人打游击。当地驻军由省委领导杨、钟指挥。不过这两个人都年轻,没带过兵打仗,经验也不多。在队伍的威信还不如彭祜。钟循仁和杨道明希望能带领部队前往闽北或者闽西,因为这两个地区地势复杂,更加适合打游击。但是彭祜这个人大家都知道,向来贪生怕死的他,怎么可能往战场上冲呢?在主力部队踏上长征路程后,被留下的彭祜早就有了逃跑的想法。于是,彭祜与司令员宋清泉合谋,两人臭味相投,既不想留在根据地,也不想去闽西或闽北与其他人会和,便大言不惭地宣布要去闽南开辟新的根据地。在部队往闽南地区转移时,掌握着部队的宋清泉竟然开始避战,一步步退让,导致敌人占据我们多个城市。敌人仗着手里有枪,丝毫不把钟循仁和杨道明放在眼里,最后我党不仅失去多个重要根据地,战士们还死亡惨重。图|钟循仁面对因为自己的错误导致的结局,彭祜、宋清泉二人丝毫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看着身边兵力越来越少,在被敌人包围的情况下,彭祜和宋清泉都产生了投降的念头。他们开始私底下与敌军联系,甚至时不时在队伍中对战士们进行“洗脑”。很快,他们的这种弃战行为传到了钟循仁耳中,这不由让他勃然大怒,将二人叫到自己办公室,大骂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两个混蛋居然对战士们说这种话,这不是逃兵吗?”二人丝毫不觉得有错,直言道:“如今我们粮食不够,补给什么时候来都不知道,我们为何不先假意投降,最后重新回归队伍?”这哪是假意投降,这分明就是要背叛革命!钟循仁严厉批评了二人一顿,非但没让他们清醒,还在当天夜里联系特务谈论投降事宜。很快,国民党反动派送来了一头猪。得知此事的钟循仁被逼无奈,只能带领队伍向山上转移,并喊人看紧彭祜。但是没想到,队伍才刚出发国民党部队就追了上来,钟循仁只能带领部队打游击战,在接连作战下,战士们体力不支。正当钟循仁计划突围时,彭祜、宋清泉带人控制住了钟循仁,并卸了他的枪。在明显装备和人员都不敌国民党士兵的情况下,彭祜却命令部队正面迎敌,我军无数战士就此牺牲,战区一片狼藉。更令人气愤的是,彭祜被俘虏后主动叛变,并且带领600多名战士下山投敌。此时,留守苏区的陈毅正等待各个地方组织的回信,唯独一直没有闽赣省机关的信息。这让众人十分担心,正打算派人去探查下落时。敌人发表声明,声称闽赣地区已经全面被歼,生擒10余名干部,当场击杀省主席以及省委书记,这让众人悲痛不已。至此,我党多年累积下来的本钱,被彭祜一一葬送,闽赣地区的革命武装力量也彻底消耗殆尽。其实,钟循仁等人并没有死,他们带领部分战士突出重围,便让这批人员回了故乡。钟循仁、杨道明一直在寻找组织,以及四处漂泊的中央部队,可想找到谈何容易?最后,没有去处的二人,被永泰县的闇(àn)亭寺收留,都做了和尚。图|杨道明彭祜等人本以为投靠国民党后,便能过上好日子,免受苦难。可是没想到,被带走后的他,直接被关押软禁,在经受了三年的折磨后,直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才被放出来。宋清泉被反动派放出来后,对被关押一事十分气愤。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共产党这边好,但回去肯定是回不去了,所以宋清泉不惜隐姓埋名,悄悄混进了我军部队,痴心妄想的他认为自己肯定不会被发现。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宋清泉在1939年被人认出后,直接处决。而彭祜本打算仗着自己有点文化,当个教书先生度过余生。没想到抗日战争爆发,在东躲西藏,不能确保自身安危后,彭祜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才能活命。他深知自己不能再加入共产党,思考过后,他恬不知耻地加入了国民党阵营,彻底背叛了曾经的信仰和底线。加入国民党后,意志从不坚定的他,能背信弃义一次,就能再犯第二次。解放战争进行到尾声时,彭祜深知国民党这边一定赢不了,他很清楚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有多罪恶,只要被共产党抓住,自己就一定活不了。所以,彭祜一路逃亡,回到了家乡后,连忙改名换姓,还搬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居住。处于高度惊吓中的他,深怕自己被人发现,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门,也不敢与邻居碰面交谈。直到湖南解放后,躲藏了好一段时间的彭祜,才渐渐放松了警惕。图|湖南解放彭祜认为不会再有人发现他,便打算去上班,让生活好过点。自视甚高的他不屑于去做苦力活,他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可以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就这样,本就参加过战争的他,为了解国家的形势动态,打算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凭借自己的能力和见识,顺利混进了湖南省政府当上了一名干部。正义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躲藏了这么多年的彭祜,没想到会和黄克诚偶遇,还被识破了身份。在见过黄克诚后,彭祜每天都惶恐不安,生怕自己被认出来,被抓去受罚。在请了一段时间病假后,躲在家中的彭祜发现没人来寻他,自以为黄克诚没认出自己,便继续开始上班,过了半个月,彭祜已经放下心来。但一场抓捕他的秘密行动,已经悄悄开始了……一天早上,吃完早饭的彭祜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还没踏进大门,突然几名警察围过来将他抓捕。罪恶深重的彭祜仍存一丝侥幸心理,大喊:“你们抓错人了,我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没做过坏事,快放开我。”警察丝毫没有理会彭祜,直接把他带到了审讯室。哪怕在警察的轮番询问下,彭祜依旧声称自己没有错,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当警察询问道:“你是叛徒吗?”彭祜内心十分惊慌,表面依旧淡定地回复:“我能是什么叛徒,我身边的人都认识我,他们都能替我证明。”就在这时,黄克诚来了,对着彭祜说:“老战友,十多年不见,你真的没犯过错吗?”下一秒,黄克诚拿出一沓资料往彭祜脸上一甩,上面清楚写着他出卖组织的所有行为,背叛、谋害战友。彭祜看着这些证据,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声泪俱下地哭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做过叛徒,可那是被逼无奈啊,我不想死,我还有父母,我死了我父母怎么办啊!”“你不想死,那些战士想死吗?他们不想活着吗?他们没有父母孩子吗?”说罢,黄克诚指着彭祜大声吼道:“那些因为你犯的错,死在战场上的兄弟,甚至连尸骨都没有,他们的父母甚至还在盼望他们回家,妻儿还在家里等待,你凭什么!你这个叛徒凭什么还能过得好好的?”图|朱德1953年3月,湖南最高人民法院宣判,彭祜被判处死刑。朱德和陈毅得知此信息异常高兴,说道:“判得好!这个叛徒是罪有应得!”任何背叛国家和出卖战友的人,最终都会被国家和群众所抛弃。这个作恶多端的叛徒,总算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