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湖南师范大学刘顺峰:当代中国法律人类学研究的四个维度

湖南师范大学刘顺峰:当代中国法律人类学研究的四个维度

发布时间:2022-05-05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7051

作为一名从事法律人类学跨学科研究的青年学者,“当代中国法律人类学研究向何处去?”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维度进行:问题维度。法律人类学研究要树立“中国问题”意识,努力发现“中国问题”,努力从学术层面为“中国问题”提供跨学科的解决方案。每个时代总有自己的问题。只要我们科学地认识这些问题,准确地把握它们,正确地解决它们,我们就能推动我们的社会不断前进。的确,对于在中国从事法律人类学研究的学者来说,他们是否有问题意识,如何理解问题意识,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意识,对于思考“中国问题”的本质并提出解决方案至关重要。法律人类学的“中国问题”意识,要求我们始终站在中国的学术立场上,关注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现实问题,科学地运用法律人类学的方法和原理,对发现的“中国问题”进行梳理和技术分析。但在确立、发现和解决中国问题的过程中,要始终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从而获得对中国问题的务实认识。理论维度。法人类学研究要注重中国本土概念和术语的提炼,努力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知识体系和话语体系贡献基础理论。纵观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学术发展史,可以发现大部分学术概念和术语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没有一套完整的概念和术语,知识和话语的系统建构就无从谈起。早在20世纪中叶,西方法律人类学界就曾就“本土概念和术语”与“外来概念和术语”的翻译展开过激烈的争论,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学术概念和术语必须来自本土,任何外来的概念和术语都无法解释本土的法律人类学。另一种观点认为,学术概念和术语是通用的,只要翻译准确,不会造成任何理解问题。在不断强调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当代背景下,虽然我们不否认外来概念和术语的学术价值,但在运用这些外来概念和术语的过程中,应该有意识地从中国传统人文社会科学中提炼出符合本土法律人类学知识特征的学术概念和术语,并从理论上论证这些学术概念和术语是否具有实用性,从而构建本土法律人类学概念和术语数据库。历史维度。法律人类学研究应大力发掘中国传统法人类学知识谱系中的法律人类学资源,为法律人类学的中国故事写作提供素材。在中国传统法人类学研究中,有许多与法人类学相关的理论、知识和方法,但学术界尚未将其系统化。例如,早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学者以吴文藻、费孝通、林、林等为代表。在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和政治学的研究中运用了法律人类学的许多理论和方法。这一时期出现了一些学术创新,特别是费孝通提出的“差序格局”,对认识中国传统社会的结构和特征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客观存在的法律人类学本土资源,是我们在新时期书写中国特色法律人类学故事的重要素材。目前,虽然我们已经意识到开展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但我们未能有效地开展这项工作。究其原因,这项工作的开展不仅需要法学、人类学学术同仁的深度合作,还需要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学术同仁的大力支持。 尤其是在整理人类学、法学资料的过程中,如何筛选出与法人类学的理论、知识、方法无关的“信息”,提炼出中国法人类学的纯理论、知识、方法,需要研究者的学术水平和素养。地理维度。法律人类学研究应始终面向世界,与国外学术界保持良好的学术交流,善于从国外最新研究中发现问题、获得启示,从而加快我国法律人类学的体系建设。知识是没有国界的,法律人类学的知识生产也是如此。因此,我们不应局限于中国法律人类学的知识生产,或仅仅着眼于中国法律人类学的问题,而应着眼于中国,面向世界生产法律人类学知识。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法律人类学界应时刻关注国际学术前沿,敏锐洞察最新研究成果,善于从这些前沿研究和最新研究中捕捉对中国法律人类学有益的理论、知识和方法,以提高法律人类学知识生产的效率和质量,加速中国法律人类学话语体系和知识体系的构建。综上所述,当代中国法人类学的研究应围绕问题、理论、历史、地理四个维度依次展开,树立“中国问题”意识,注意提炼中国本土法人类学的概念和术语,大力发掘中国传统法人类学知识谱系中的法人类学资源,善于从国外最新研究中发现问题、获得启发。但任何学术研究的发展过程都是曲折复杂的,需要学术同仁的共同努力。(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编辑:严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