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新闻 - 2019年 湖南一位31岁的女医学硕士不幸去世 临终前做了一个决定

2019年 湖南一位31岁的女医学硕士不幸去世 临终前做了一个决定

发布时间:2022-05-04  分类:长沙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4927

当你被告知你的生命正在倒计时,你正在朝着你的梦想努力,你的未来一片光明,你是什么感觉?他们会崩溃哭泣,还是会调整心态,疗伤延寿?在湖南省宁乡市,一个叫怡悦的女孩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在怡悦最初的人生规划中,她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正因如此,怡悦也从中学开始就格外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出国留学深造的机会。但就在她以为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的时候,老天开了个大玩笑:2017年10月,怡悦因为身体不适,跳楼去了医院,却被告知得了癌症。哭过之后,怡悦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之路,但现代医学没能让她保持年轻。2019年5月,怡悦带着梦想和怨恨永远闭上了眼睛。但在最后一刻,怡悦含泪做出了决定。一、成长之路立志求医1988年左右,易建联搬到了宁乡的一个普通家庭。作为家中的小妹妹,怡悦不仅受到父母的照顾,也受到哥哥的疼爱。在这无限的爱中,怡悦顺利成长。其实在怡悦哥哥的记忆里,姐姐永远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怡悦从小就很聪明懂事,不仅是父母的“甜心”,也是家里的“开心果”。同时,怡悦格外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让父母非常满意。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出色的成绩,一月的前半生一帆风顺。小学毕业后,怡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地重点初中,顺利升入重点高中。一条光明平坦的路,似乎正在慢慢向她展开。高中文理分科前夕,懂事的怡悦开始有条不紊地规划自己的未来。面对父母的提问,怡悦第一次谈起了自己梦想中的医生工作。其实学医的苦和累是众所周知的:医学生要经过多年的学习和知识积累,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提高技能。即使在工作中,医生也会花一生的时间去学习和摸索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法和解决方案。这是一个真正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行业。所以,一开始,怡悦的父母对女儿的想法既担心又不能容忍。但是,从她坚定的眼神中,开明的父母还是支持女儿的选择。就这样,一月正式开始了他的梦想之旅。高中和大学期间,怡悦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上。对她来说,朝着梦想的每一小步都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快乐,抵消了辛苦和劳累。显然,一月的作品会得到最好的回报。毕业后,易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连医科大学解剖系攻读硕士学位。在学校,易悦选择了“人体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作为未来的研究方向,翻阅了本课程的无数参考资料。其中,易越还发现,中国对人体解剖和捐献的重视程度不够。尤其是在中国,由于一些古老的观念,很多人希望在火化前保存死者的“全身”。因此,许多家庭不仅拒绝进行尸检和调查死因,也拒绝向医院要求捐款。这导致很多审判因为没有足够的尸体成为‘无礼的老师’而被无限期推迟。或许当时的易越,知道情况后,只是想加大遗体捐献知识的宣传普及力度;尽管如此,内容还是在一月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其次,突然“暂停键”翻阅照片和笔记,不难发现,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曾经在大连医科大学度过了充实的学术生活。学习期间,怡悦并没有沉浸在学习中,而是成了一个“书呆子”。相反,在课堂之外,怡悦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系列志愿者公益活动。她外向热情的性格给许多老师和同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凭借着优异的成绩,怡悦很快在日本学习了一年。 对此,怡悦非常珍惜。在日本短暂的时间里,怡悦积极吸收当地优秀的课程内容,并从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样的道理,在日本留学的同时,怡悦也在学习,和朋友一起旅游,了解了很多日本文化,这对她很有好处。怡悦2016年顺利从大连医科大学毕业。很快,她成功拿到了美国的博士录取通知书,前途一片光明。似乎她的前半生终于迎来了“头发稀疏”的时刻。然而上天却跟易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易玥在全神贯注于美国之行的文件和行李时,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他身上好像有一些丘疹。知道自己可能有毛病,就去看了医生。当医生告诉他,怡悦得了一种叫关节炎的病。作为一名医学生,她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些小症状当回事,但随着不适越来越频繁,怡悦开始隐隐约约地感到不舒服。于是,2017年10月,易悦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以病人而非实习生的身份进入门诊大楼。一开始,怡悦以为自己得了某种慢性病。毕竟在上学的路上,哪个大学生从来没有打乱过自己的成就计划?然而,最终的检查却出人意料:在怡悦的各种诊断报告中,不仅白纸黑字明确显示她得了癌症,而且根据照片汇总,怡悦的病情远未好转。作为一名医学生,易悦从接到举报的那一刻起,就感到空虚和委屈。一方面,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几乎已经开始。另一方面,面对上天的不公,她不得不听天由命:明即将在学业上“有所进步”,而她离梦想中的工作如此之近,在她走向医学巅峰的路上,上天却无情地打断了她。但作为医学生,易越也知道,有很多临床“奇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彻底攻克的癌症。其中,最重要的是患者的心态和配合治疗。于是,在经历了最初的崩溃和无助之后,怡悦迅速振作起来,按计划开始治疗。事实上,在怡悦主治医生的经历中,怡悦是少有的“好病人”。由于多年的医疗经验,各种药物的治疗作用和不良反应很容易表达得更加清晰准确,为医生提供了许多宝贵的临床经验;同时,怡悦在治疗上也很配合。即使在护士手足无措的时候,易悦也能处理一些简单的琐事,给患者带来极大的“放松”。然而不幸的是,由于检查不及时,怡悦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的配合和“无忧”对她也没什么好效果,很多相关的治疗药物对她的身体几乎没有效果。虽然她对医学的渴望一直激励着易跃以坚定的决心和旺盛的精力与病魔作斗争,但每次癌症放化疗后,易跃的身体都变得越来越虚弱:一开始,当医护赶到的时候,易跃有力气和大家讨论自己的病情,并和大家开怀大笑。但随着体内肿瘤的转移和愤怒,易跃的体力逐渐耗尽,在这个过程中甚至来不及说话。就这样,经过两年的奋斗,易跃的生命之光逐渐熄灭。在这场斗争中,在过去的求学路上播下的种子慢慢发芽:易跃希望,如果她有一天死了,她将能够捐献出自己的身体,在那里她可以用来治病救人,并且把身体留给未来的医学生和科学家去研究和实验。一开始,这个想法不出所料地被这个家庭拒绝了。一想到死后要把尸体拿去给别人研究,甚至是刀,父母就受不了了。然而,易跃耐心地劝导父母:“我想把一生都献给医学事业,但是现在没有机会了,让我把一切都给你吧,这长沙旅游是我的愿望。”在女儿的坚持下,父母终于让步了。说着,易跃使出浑身解数,在遗体捐献通知书上庄严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北京时间2019年5月14日,在中国宁乡的一张病床上,易跃的心电图终于变成了直线,她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曾经有过许多梦想和遗憾的女孩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和家人一起走过。然而,父母抚摸着女儿日渐冰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悲伤起来。但在给女儿洗漱完毕后,父母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实现易跃的最后一个愿望:捐献。事实上,接到易跃家属的通知后,湘雅医学院、省红十字会、艾二眼科等单位的遗体捐献队伍当天下午就赶到了易跃的床边。在感谢和陪伴了易跃的最后一腿后,在易跃父母的要求下,易跃的哥哥站了出来,球队正式签署了易跃遗体捐献同意书。因此,在死后,一对易跃眼角膜帮助至少两个病人重见光明。同时,易跃的身体也被相关研究机构认可为后期医学和科学的“大体老师”,为后人解决医学问题。就易跃的父亲而言,尽管他内心反对,他还是成功地阻止了白发人在最后一刻把黑发人送走,帮助他的女儿实现了这最后一点愿望。把易跃的尸体送走后,父母站在空荡荡的病床前,想着女儿临终前的情景,不禁潸然泪下。在易跃的最后一段旅程中,站在一旁陪伴他的医护人员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跟着他红红的眼睛走。四.结论今天,在长沙市红十字遗体器官捐献纪念广场,一座15石的大理石纪念碑静静地矗立在一座5米高的红色“凤凰涅槃”雕像旁。在其中一座纪念碑上,易跃的名字被正式刻上。纪念碑上不仅有容易被跳过的名字,而且还有更多。在这些名字的背后,有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有的人也许取得了小小的成就,但他们也选择了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世界,献出自己最后的大爱。易跃的感人事迹也影响了很多普通人。英语老师周丽苹说:“走完人生的旅途,捐献自己的遗体和角膜一直是我的心愿。”但看到易跃的事迹后,她深受感动,决心捐款。于是,她来到红十字会,签署了一份角膜捐献,希望在100年内捐献出自己的角膜。易跃生病的朋友胡先生也是志愿捐献之一。“捐赠遗体和器官的想法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的视力一直都很好,眼睛也很漂亮。能帮助别人在死后重见光明,真是太好了。”经家属同意,胡女士签订了遗体和角膜捐赠协议。事实上,随着当今社会的开放,报名在死前捐献遗体的志愿者人数逐年增加。其实,作为一个普通人,遗体捐献也是一种很好的回馈社会的方式;同样,遗体捐献也不仅仅是为了医学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人通过别人捐赠的器官和角膜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这就是生命的传承和延续,可以通过爱和正义来实现,是对当前科学和医学现状下的死亡和“重生”的最好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