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资讯 - 湖南一对双胞胎被带到了地球的两端 但每一朵云彩都有一个美丽的生命

湖南一对双胞胎被带到了地球的两端 但每一朵云彩都有一个美丽的生命

发布时间:2022-05-04  分类:长沙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1962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国与国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跨国收养的案例也越来越多。2013年一部纪录片的上映,让这对华裔双胞胎姐妹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由于某种原因,他们出生后不久就被遗弃了,后来被挪威和美国的两个家庭收养。这两个家庭走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因为灾难而有了同样的好收成。当这对双胞胎长大后,他们在千里之外遇到了另一个和他们一样的近亲。他们在父母的支持下认识了几次,最后以一个幸福的故事结束。一对外国夫妇意外收养了双胞胎姐妹。2004年,来自挪威的Sigmund Haugram和她新收养的女儿在湖南长沙一家福利院的长椅上休息。她是来办理收养手续的。按照计划,她和丈夫将在办理完收养手续后于今天启程前往挪威。然而,当他早上起床时,他突然感到不舒服,西格蒙德不得不一个人去。到了福利院后,西格蒙德被告知手续需要丈夫和妻子在场,很不情愿地搁置了她的回归计划。这时,一对抱着孩子的外国夫妇引起了她的注意。西格蒙德认为她可能会感到头晕,所以他低头看了看他怀里的女儿,然后看了看这对外国夫妇的孩子。就在这时,那对外国夫妇也找到了西格蒙德。当他们看到西格蒙德怀里女孩的脸时,他们也发出了惊讶的叫声。这两个孩子从衣服到长相都一样。简单交谈后,西格蒙德得知这对夫妇来自美国,和她一样办理了收养手续,怀里的女孩是他们的养子。西格蒙德和这对夫妇一边看着对方的孩子一边交谈_这两个孩子太像了,他们自己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总是试图用他们的小手触摸对方。西格蒙德首先告诉了她的丈夫温克。出于谨慎,这个家庭决定给他们的孩子做一个基因测试,看看他们是否有血缘关系。但时间阻止了他们等待结果,只好匆匆办理手续,登上飞机离开。于是,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他们匆匆忙忙回到了各自的国家。不久之后,世界另一端的两个家庭收到了同样的基因检测结果。他们收养的两个女孩原来是双胞胎姐妹。相隔半个世界,他们仍然想念彼此。亚历山德拉跟随西格蒙德回家的那一刻,她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她有一个名字,来自一个孤独的小女孩,这个名字被她的父母掌握在她心爱的公主手中。Fleece Vik是挪威索恩峡湾的一个普通村庄,亚历山德拉和养父母住在这里。在这个普通舒适的小村庄,没有餐厅,没有电影院,没有熙熙攘攘,没有车辆,只有最纯粹的生活。亚历山德拉在这里度过了童年。春天和夏天,亚历山德拉会骑着她的小马穿过绿草地,感受风吹在脸颊上的温暖。冬天,十几厘米的积雪常常让小亚历山德拉动弹不得,但这并没有挫伤她打球的决心。亚历山德拉穿着厚厚的棉袄,带着雪橇和护目镜,可以在雪地里玩一上午。一年四季,亚历山德拉开朗的身影在村子里游荡,每个人都被她的能量所吸引,崇拜这个活泼的小女孩。这样自由浪漫的生活,源于西格蒙德夫妇对亚历山德拉的爱与包容。他们没有限制亚历山德拉的思想和行动。但随着亚历山德拉的成长,西格蒙德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告诉她一些关于她父母的问题。如果是,亚历山德拉会接受吗?如果不接受,婚姻会失败吗?如果是,会给亚历山德拉带来快乐和幸福吗?如果可以,这两个孩子都可以培养成优秀的人吗?如果没有,双胞胎是不是不公平?经过深思熟虑,西格蒙德一家最终决定向亚历山德拉坦白。 他们给亚历山德拉a看了一张照片,告诉她照片上的人是她的血亲。亚历山德拉惊讶地发现照片中的女孩和她一模一样。她不敢相信在世界的另一端有另一个版本的自己。“她为什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她为什么住得那么远?”亚历山德拉不止一次要求,不止一次告诉父母,“我们配得上她。”在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后,亚历山德拉开始让她母亲给自己拍照。她不停地对着镜头挥手,喊着:“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拍摄结束后,亚历山德拉会求妈妈把这段视频发给她在世界另一端的姐妹们。西格蒙德一家看着镜头里的女儿,觉得她很想念姐姐。他们要带亚历山德拉去找她的姐妹。与此同时,在世界的另一端,远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米娅正在和她的舞蹈老师认真学习今天的课程。米娅长得像亚历山德拉,被当年西格蒙德认识的美国夫妇收养。和亚历山德拉一样,米娅从小就充满了爱。她的母亲安吉拉和父亲安迪非常保护她。无论她去哪里,他们都在看着她。有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因为她住在一个大城市。华丽的电影院,充满乐趣的冒险游乐园,丰富美味的食物,这些快乐的时光装点着生活,让生活熠熠生辉。与此同时,米娅的父母在抚养米娅时非常小心。只是因为Mia喜欢,她妈妈Angela送她去学舞蹈和模特。安吉拉很自豪地看到米娅在舞台上看起来自信而美丽。当安吉拉觉得米娅的内心足够强大时,她把自己出生的一切都告诉了米娅,并给她看了亚历山德拉寄给她的明信片和录像带。活泼的米娅有很多伙伴,但即便如此,当她得知自己有一个住在地球另一端的亲生妹妹时,还是忍不住惊喜万分。看着亚历山德拉挥手的视频,她忍不住伸手回应道:“你好,我在这里。”姐妹情谊获得美丽。男生越来越想念对方。最后,在亚历山德拉六岁生日那天,西格蒙德一家决定带她去美国旅行,去见米娅。亚历山德拉在去开会的路上坐立不安。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米娅,拥抱她,了解她的生活,但她不知道当她见到她时该对她说些什么。就这样,在紧张和期待中,失散多年的两姐妹终于见面了。“我看着她,好像在照镜子。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但我的衣服没变。”直到今天,当亚历山德拉回忆起那一刻,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当他们见面时,亚历山德拉期待地看着米娅,不知道该怎么办。平时活泼的米娅愣住了,转向她的母亲,但是她推她向前.米娅又走上前去,想伸出手来,然后她和亚历山德拉拥抱在一起。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亚历山德拉和米娅紧紧地抱在一起,摆出姿势拍照聊天,不想有片刻的分离。由于缺乏语言,他们的谈话不得不由母亲翻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相互了解。然而,欢乐的时刻总是短暂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当他们分开时,他们不愿意,于是约定米娅下一次去拜访亚历山德拉的家。这孩子的感情是纯洁而真诚的,亚历山德拉永远也忘不了她回到家时和米娅在一起的时光。她无数次的睡着了,醒来了,哭着,试图找到米娅。她的母亲西格蒙德别无选择,只能一次又一长沙旅游次地安慰她,几天后局势恢复了平静。想到米娅和明年见到她的前景,亚历山德拉又向前看了。她写的明信片只是简单地重复着同样的话——米娅,我爱你。“即使我一直跑,我也不能停止想她。” “我一直想把我的心留在这里。”“我希望能在这个城市生活得快乐起来,因为我知道亚历山德拉就是我的家……”“亚历山德拉。”“为什么? 亚历山德拉经常这么说。和亚历山德拉分手后,每天去邮局成了米娅最大的乐趣.当她收到亚历山德拉的信时,米娅会盯着信看很长时间,即使只是一句话。没有信的时候,米娅会长叹一声,然后空手而归。安吉拉多次提出要给米娅剪头发,但每次都被拒绝了,因为米娅总是想:“剪掉你的头发,你就不会像亚历山德拉!”米娅的房子里有娃娃,长头发的娃娃,像亚历山德拉的。妈妈还做了和亚历山德拉一样的衣服,这些娃娃就像亚历山德拉一样和米娅在一起。尽管他们把地球的两端分开,但他们似乎有着一种奇怪的心灵感应。有一天,亚历山德拉发现她的宠物老鼠不见了,这使她有点伤心。终于,在圣诞节,亚历山德拉从米娅那里收到了一份礼物,兴奋地打开后,亚历山德拉得到了一只可爱的玩具发条鼠。她想知道米娅怎么知道她的小老鼠走了,或者他们真的有心有灵犀。作为回报,亚历山德拉要求米娅的父母在他们的房间里创造一个新的床:“这是米娅的床,这是我自己的床,米娅将睡在这里!”她一边说一边做着手势,期待着下次见面。没过多久,我们又见面了。载着米娅一家人的车停在了亚历山德拉家门前,米娅一下车,亚历山德拉走上前去紧紧拥抱了米娅。接下来的日子就像做梦一样。两个女孩手牵着手沿着田野里的小路跑着,她们一起游泳,在水里跑着闭上眼睛,一起骑着马,感受着草地和河流。亚历山德拉给米娅的床完全没有用,因为他们一直睡在一张床上。西格蒙德安吉拉安吉拉看着两个想要合为一体的孩子,都感叹道,血脉和姐妹情谊的力量确实可以超越地理障碍西格蒙德。亚历山德拉和米娅在随后的几年里重复了这些遭遇和告别。虽然每一次离别对他们来说都是痛苦的,但同样,每一次相遇都给他们带来了别人没有的快乐。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这两个女孩已经长大成人。如今,到了2022年,他们上了不同的大学,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了。但是他们仍然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经常见面,甚至比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还要频繁。在社交媒体中,他们偶尔也会分享在行动中看到对方的乐趣,有时划船,有时骑马。但最感人的是,他们分享了一张合影留念的照片,照片的标题是:“常在一起,永不分开。有时相隔很远,但两颗心却永远不会相距很远。”我希望亚历山德拉和米娅能在他们的余生中保持这种亲密和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