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科技 - 陈毅视察湖南 指着副省长对老婆说:多亏当年他没杀我 我才有今天

陈毅视察湖南 指着副省长对老婆说:多亏当年他没杀我 我才有今天

发布时间:2022-05-03  分类:长沙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9298

20世纪60年代初,陈毅凯和他的妻子张茜访问了湖南。当天,湖南省副省长谭玉宝等在火车站迎接。看到谭玉宝,陈毅走上前去,笑着拥抱了他。两人寒暄过后,陈毅指着谭玉宝,转向他的妻子张茜:“他是谭玉宝。多亏当年他没杀我,才有今天。”回忆往事,双方笑着心领神会,却让包括张茜在内的随行人员都陷入了云里雾里。虽然他们知道中央红军长征后,陈毅和谭玉宝留在苏区打游击。但当时陈毅是中央支部委员,中央政府办公室主任。作为苏区的核心领导人,她怎么会沦落到不得不依靠下层刀枪保命的地步?答案是在第二天召开的湖南高级干部会议上,陈毅亲口讲述了他与谭玉宝的往事。1934年10月,红军主力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战略转移。这时,中央决定成立以项英为书记的中央支部,留在苏区领导游击战争,牵制敌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受了重伤,躺在医院里治疗的陈毅,也奉命留在苏区,任中央支部委员、中央政府办公室主任。红军主力离开苏区后,敌人以重兵进攻苏区。陈毅和妻子张茜实力悬殊,苏区重要城市不断沦陷。留守红军被迫转入深山老林,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在前四次“围剿”失败后,敌人已经总结了一些对付红军的方法,提出了所谓“三政治七军事”。陈毅后来总结了敌人对付游击队的方法:他们把苏区分割成小块,封锁起来。并强行将居住在山区的散居群众迁到平原地区集中居住,禁止他们与红军有任何联系。这些居民也被敌人编成盔甲,实行坐法。一个和红军接触的人会惩罚全家,一个和红军接触的家庭会惩罚几个家庭。而且还通过不定期的检查、贿赂、欺骗等手段来控制老百姓。山区实行军事封锁,禁止人员进出。建大量碉堡控制交通线,然后派大量的人进行地毯式的搜山。在这种形势下,红军的生活条件变得极其恶劣,有时连续几天吃不下饭,部队打仗越来越少。项英、陈毅率领一千多兵力一路突围。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周围只剩下几个卫兵。在普通人的帮助下,项英和陈毅秘密来到粤赣边界的尤山,找到了粤赣军区的部队,游击队才逐渐发展壮大起来。随着通讯设备的损坏和敌人的封锁,他们不仅失去了与中央政府的联系,也失去了与各军区之间的联系。还有一支游击队活跃在湘赣边界,由湘赣省委书记陈洪石、主席谭玉宝、军区司令员彭惠明领导。谭玉宝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他只学了几年,却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开国将军王镇回忆说,他曾亲自学习谭玉宝的功夫“三五人无法靠近”。正是因为有了绝活,谭玉宝才不畏强权,才能打抱不平。他早年在农村组织了一些热血青年,为老百姓主持公道,打击土豪劣绅,抵制军阀征收的苛税。北伐军占领湖南后,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各地纷纷成立农会。就在这时,谭玉宝受到他的进步思想的影响,在t 在这个紧要关头,作为主要领导者的陈弘时,不仅没有站出来挽救危机,反而趁机叛变,成了汉奸。陈洪石不仅把组织的大量机密文件交给敌人,还出面帮助敌人引诱游击队投降。一些不明真相的游击队员走出大山就被打死了。陈石之乱几乎使湘赣革命陷入绝境。作为湘赣省最后一位核心领导人,谭玉宝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坚定的信念。他在莲花县棋盘山上召开紧急会议,批评陈洪石兵变,决定改组湘赣两省领导机关,坚持游击战争。在谭玉宝的带领下,游击队逐渐壮大,不时主动出击附近的敌人,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爆发。由于敌人的封锁,湖南、江西两省与外界隔绝了好几年,消息闭塞。另外,大部分游击队参加革命后只认识几个字,获取信息的能力极低。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共开始了第二次合作。中共中央主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些消息都见诸报端。游击队偶尔从缴获的一些旧报纸上读到这些消息,但敌人的报纸经常刊登假消息,说一个今天投降,一个明天阵亡。抗日合作的消息是真是假?谭玉宝无法判断。在当时的特殊形势下,他不得不提高警惕,坚持斗争,等待中央的指示。其实陈毅的情况和谭玉宝差不多,但他毕竟是高层领导,视野更开阔,对形势的把握也更准确。陈毅早就判断,日军将占领东北、华北,全面抗战迟早要爆发。只要保存实力,以后一个连可以扩大到一个团,甚至一个师。目前,敌人不断宣传一致抗日运动,撤回封锁山区的部队,形势有所缓和。陈毅、项英等人判断报纸上发表的有关中共中央的主张属实,决定下山与敌谈判。1937年9月24日,陈毅、项英赴江西南昌与国民党领导人谈判。这时,他们才知道博古和叶剑英正在南京八路军办事处与国民党谈判抗日合作事宜。最终,项英通过博古致电中央,恢复了中断两年多的联系。红军(剧照)后来,陈毅一边和国民党谈判,一边到各个游击区传达中央的精神。谈判过程中,国民党代表气愤地说:“你不讲信誉,谈停战。安福怎么还打得这么狠?”就是在那时,陈毅得知湘赣边界有一个谭玉宝领导的游击队,他决定亲自去劝解。当时赣南游击队下山后都聚集在山区附近,以防不测,可以及时撤至山区。于是,项英和陈毅决定不带部队外出谈判,由国民党部队护送。此外,陈毅在第五次反“围剿”中身负重伤,不能长途行走,于是坐了下来。着国民党的轿子来到永新、莲花一带。老百姓看他是国军士兵抬来的人,不论怎么问也不肯说出谭余保的下落。陈毅只能把两个士兵打发回去,只留下一名联络的副官,住进了老百姓家中。他帮老百姓收稻子,向他们讲抗日形势。几天后,老百姓看陈毅的作风确实很像红军,才答应帮他联系游击队。陈毅与一同前来的国军副官被蒙着眼镜带上了九陇山,接待他们的是游击队参谋长段焕竞。陈毅自我介绍后,表示此行的目的是来传达中央的指示,并拿出一封介绍信,上面写着:“兹特派党代表陈毅同志,来你处联络。项英”段焕竞只听过陈毅的名字,未见过本人。他看介绍信上没有盖章,也不认识项英的笔迹,心里在想:“怎么证明人和信不是冒充的呢?”陈毅看出了他的疑虑,便说:“这三年你们很不容易,吃过叛徒的亏,现在警惕性很高,这是正确的。”段焕竞迟疑了一会儿说:“那么请你传达中央的指示吧。”陈毅拿出一份中央发布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接着又开始讲抗战形势、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以及各部指挥员名字、中央决定将南方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由叶挺担任军长、115师在平型关取得大捷等消息。陈毅讲出一个个红军高级将领的名字,段焕竞听得心潮澎湃,但他仍是不相信陈毅。游击队员为何如此顽固呢?原来就在前不久,敌人的地方保安团还出动十个团的兵力大举“进剿”。接着国民党又派来一个特务,此人是红军出身,冒充中央代表的联络员,要谭余保到县城听取中央代表传达指示。不料,次日谭余保与几名战士一下山便遭到伏击,牺牲了6个同志。三年的艰苦游击,使谭余保对叛徒和敌人极为痛恨。为了稳定队伍,他告诉大家,以后凡是讲国共可以合作的,一律当做叛徒处置。新四军时期的陈毅但陈毅毕竟是高级干部,段焕竞不敢轻举妄动,晚上他与第一大队政委刘培善等人商量对策。刘培善突然想起来,9月份曾看过一份赣州的报纸,说了赣粤边共军投诚的新闻。于是叫人找来一看大标题是《赣粤边共军今日投诚》,副标题是《陈毅抵赣商谈收编事宜》。大家看了非常气愤地说:“这个陈毅果然当了叛徒,还说什么,把他捆起来。”于是陈毅和一起上山的国民党副官被五花大绑分开审问,那名副官一看这架势,吓得说话都开始支支吾吾。但他确实是奉命上山与游击队联络谈判事宜的,不论怎么审问他只能如此回答。段焕竞没能从他身上找到答案,便开始审陈毅:“敌人的报纸上讲你到江西投诚了,你把叛变经过和敌人的进攻计划讲出来,可以获得宽大处理。”陈毅反驳说:“敌人的报纸你也信?我到江西是代表中央根据地去谈判的。”原来,9月份陈毅去江西谈判时,敌人使坏故意刊登了假消息。陈毅发现后立即提出了抗议,次日国民党的报纸又刊登了更正消息。刘培善只看到了前一天的报纸,却未看到更正的报道。还好陈毅准备充分,将两份报纸都放在随身背包里,带上了山。他让人从包里把两份报纸拿给段焕竞,段焕竞看陈毅一脸正气,毫无畏惧,再看看这两份报纸,心里又产生了疑虑,不知该如何是好。陈毅抓住机会,给他讲抗日形势,并说:“我的问题你们解决不了,带我去见谭余保吧。”就这样,段焕竞派人把陈毅带到了距九陇山百余里的铁镜山,谭余保率领的省机关就驻扎在那里。陈毅到山上一看,谭余保组织了一两百人在现场,准备公审他。按照通常处置叛徒的程序,公审过后大概率是枪决呀!那形势真可谓千钧一发,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被自己的同志处决。陈毅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便问:“你就是谭余保同志?”谭余保冷冷地回答:“谁是你的同志,你当了可耻的叛徒。”陈毅连忙说:“我是陈毅,你不认识我吗?我陈毅怎么可能当叛徒?”谭余保说:“我在井冈山上听过你的报告,你长篇大论,一讲就是几个小时,说得头头是道。你现在还记得你讲过的那些话吗?”抗战时期延安城墙上的团结标语这一下真把陈毅问住了,他参加革命以来进行过无数次演讲,又常常是即兴发挥。要具体到某一次演讲讲过什么,还真不好回答。陈毅便装作不记得问:“我讲了什么?”谭余保带着怒气说:“你讲革命就要坚决,不能投机,不能投降!现在你又劝我们下山与敌人合作。你们这些文化人也就是嘴巴上说说,我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我们用实际行动革命到底。”陈毅马上接过话说:“你们坚持了三年游击很不容易,我也坚持了三年,但是现在形势变了,全国全党都要一致抗日。你们到底抗不抗日?”陈毅能言善辩,一番唇枪舌剑后,引得在场的群众窃窃私语,但他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铁了心的谭余保。一直被当成叛徒捆绑受审的陈毅也被搞得很恼火,他说:“你是党员,总要相信组织嘛。你可以派人到延安、到吉安去调查,现在朱总司令就在南昌,叶剑英在武汉,项英过些日子也要从南昌回来……”谭余保也被激怒打断了他:“不管谁派你来的,我都要把你抓起来。”谭余保的话确实不够恰当,偏离了立场,也正好被陈毅抓住把柄:“谭余保同志,你已经离开党的原则立场了!你要是真正的党员就不能枪毙我;你要是土匪,就枪毙我。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这时会场开始骚动起来,谭余保看陈毅并不怕死,确实不像叛徒。他说:“十个叛徒九个巧,哪个都能说会道,这次一定要先弄个水落石出。”于是派人把陈毅关回棚子里,同时派人下山调查。直到第五天晚上,谭余保再次来到关押陈毅的棚子里,他面带愧疚亲自为陈毅解绑。又把绳子将自己绑起来,向陈毅请罪。原来,那时国民党已经撤走封锁山区的部队。游击队很快就找到了组织在吉安设立的通讯处。证实陈毅确实是中央派来的代表。陈毅并没有怪罪他:“你们警惕性很高,斗争很坚决,这是对的。不相信我,可以理解。”苦撑三年,终于等来中央代表,谭余保如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激动落泪。两人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夜,最终谭余保最终听取中央命令,带着部队下山到莲花县等待改编。新四军陈丕显后来回忆,谭余保曾对他说:“陈长沙娱乐毅同志那次到湘赣边来,我那样对待他,他从不计较。”陈毅也曾对陈丕显说过:“谭余保是党培养多年的老同志,本质很好,我对他是很尊敬的。他是一个很好的游击战争领导者。”1945年,七大召开时陈毅又碰到了谭余保。谭余保主动提及往事,并再此真诚地向陈毅致歉。陈毅说:“没什么,都是为了党的事业嘛!在当时那样的环境里,你们怀疑我也是很自然的。”不论是在战争岁月还是解放后,陈毅和谭余保都有许多工作上的联系。两人一个信仰坚定,一个胸怀宽广,相互敬重,保持着革命友谊。在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下,谭余保的作为虽然显得有些鲁莽,但这也从侧面展现出他坚定的信仰和极高的斗争意识。陈毅被绑了几天,虽然受了委屈,但他对谭余保的行为完全理解,并未斤斤计较。展现出一位革命领袖宽广的胸怀,令人敬佩。参考资料:1、《陈毅口述自传》陈毅;2、《我和李珊的战斗生涯》段焕竞;3、《陈丕显回忆录》陈丕显;4、《湘赣苏维埃主席谭余保》刘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