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资讯 - 锦衣卫奉命刺杀张 不料遇上外人 结局悲惨

锦衣卫奉命刺杀张 不料遇上外人 结局悲惨

发布时间:2022-04-09  分类:长沙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1543

崇祯决定派锦衣卫刺杀李自成和张。这一天,保安林若灿和科尔齐兹兄弟穿着夜行衣,在官兵攻入城内的前一天晚上潜入了武昌城内。然而,当他们偷偷潜入楚王宫时,发现偌大的楚王宫除了几个流民和散兵游勇外,早已是一片狼藉。众人到了空楼,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张率众人马,浩浩荡荡要去长沙烧杀。于是,他们一行三人只好赶往长沙。实际上,明军只占领了武昌一座空城,王聚奎、左良玉就把残兵收拢起来,然后调兵到长沙。张离开武昌后,突然袭击越州。时任承天总督永济、湖广总督王聚奎回来,各自率兵追赶,分别镇守越州一带的水陆要道。湖南巡抚李感德也率总兵孔希贵,进驻成岭根据地,与张的先锋部激战3天,大败。于是,张恼羞成怒,亲率大军前来。李感德无力抵抗,只好退守长沙。张推向前,直取越州。越州被攻破,长沙兵临城下。王聚奎和永吉在越州被张打败,退守长沙。然而,当他们发现长沙只是一个成卫,他们带领部队撤退到衡州。这样,整个长沙就只剩下巡抚李感德、监军刘喜斗和推官蔡道贤三人,带领五千乡勇士保卫长沙。张率领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了长沙城门。李感德、刘喜多见城门失守,力挽狂澜,即引一班人马,拥齐王、王朱长润,乘乱杀出城外,连夜往衡州去了。只有可怜的军官蔡道贤,为了保护李感德的部队,带领一群精兵拼死一战。最后将士皆死,蔡道贤也身受重伤,疲惫不堪,被俘。当张和明军还在岳州激战的时候,前来刺杀他的林若灿一行三人来到长沙。林若灿认为,越州和长沙都将岌岌可危。于是,他们三人一到长沙就住在一家客栈里,终日待在室内,等待张攻破长沙,以便趁乱寻找机会。所以,即使长沙城危,百姓一夜惊,三人依然稳如泰山,让客栈老板对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当长沙城被攻破时,他们以为张本人会首先进入姬王殿,所以他们跟着一群吵闹的叛军士兵到了王宫附近。当他们到达广场附近时,才知道张已经进了,推官蔡道贤也受伤被俘。因此,这三个人只好躲在广场附近一家商行的仓库里,伺机而动。此时,在嵇宫里,张还在审问蔡道贤。他一见蔡道贤,就骂左右:“快把他的绳子解开。”说着就从丹桓的宝座上走下来,亲自劝降。蔡道贤大怒,往脸上啐了一口,厉声道:“我是朝廷命官。我怎么能放低身段叛逆呢?我的头可以碎了,我的膝盖不能弯了。”张听了,大怒道:“久闻你是湖南清官,饶了你这条狗一命。你怎么敢这么不识抬举?”他顿了顿,环顾四周,然后坚定地说:“娃子,快把这不知好歹的东西推出去,砍了它。留着有什么用?给我一匹马。我倒想看看这狗娘养的是怎么死的。”于是张亲自指挥一队武士把蔡道贤推出府外。躲在那家商号的仓库里观望事态发展的林若灿和科尔齐兹兄弟,远远地看见一大群精锐的叛军,全副武装,护卫着一个骑着高马的叛军将领。在他们前面是两个士兵拖着一个明朝官员。林若灿认识这个人。当他看到它时,他对国王说 ”他再看那骑着大马的义军将领时,只见他神情严厉,神态威严,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的长相和张很像,以前在法院的通缉令上见过。他不禁在心里犯嘀咕:这是张吗?林若灿很快做出了判断。这个人一定是张。毫无疑问,前面就是宫殿,而他们刚刚从宫殿里出来。肯定是要杀蔡道贤,张会亲自取斩以示胜利,行刑地点就在这一片田地。于是,他马上对科尔齐兹兄弟俩说:“快准备,快准备。马背上的人正是贼张,这正是刺杀他的绝好机会。机会难得,一定不能错过。"听了这话,科尔兹兄弟中的老大半信半疑地说:"林大哥说的是真的吗?”“林大哥一向机灵,说的话一定不错。你和我都会服从他的命令。”库尔茨兄弟的二哥一听老大的话,赶紧打断了他。然后,他捡起地上的蒙古武士砍刀,准备冲出家门。林若灿看了两个人一眼,对他们说:“你们做什么都要用眼睛。”说完,三个人跑出房子,带着一帮看热闹的市民来到广场中心。当他们冲到广场中央时,行刑就要开始了。林若灿一看,意识到这是行刺的最佳时机。就在这时,他向科尔齐兹兄弟眨了眨眼。只一瞬间,三个人的脸上,除了眼睛,都蒙上了一块黑布。接着,三个人冲过围观的人群,朝着不远处还骑着马的张走去。守卫张的士兵对的反应很好。当他们看到三个蒙面人朝大巴车走来时,他们立刻拿着长矛站了起来,变成了人墙。他们在人墙后面守护着一张钟弦。林若灿的武当剑法极为凶悍,只有剑花耀眼,剑所到之处,非死即伤;科尔齐兹兄弟手舞蒙古弯刀,两人成犄角,滚滚向前。然而,毕竟张中精锐的禁卫军士兵寡不敌众,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被这三个刺客杀死、杀害,但禁卫军的人墙始终没有被撕开。随着受伤的战士和死去的人倒在地上,人墙很快被填满。过了一会儿,人墙被拐了几个弯,无法靠近张了。张见危在旦夕,急忙对刽子手说:“把那狗官给我砍倒。然后对守在一旁的贴身侍卫嵩山道人说:“快把刺客给我拿下。“这嵩山道人,原是崆峒派大师。因为窃取了自己门派的武功秘籍,被老板赶了出来。后来,他加入了张的门下。张许诺,有一天,在他赢得国家的地位后,他将被任命为兵部的高级官员。所以这个嵩山道士因为武功高超,才愿意做张。献忠的贴身侍卫。松山道人的武功绝非一般武林高手可比,他的独门兵器血魂钢鞭煞是凶险,而他的独门暗器九阴夺魂钉则更是令人胆颤心惊,又加之偷学了武学秘笈上的内功习练法,因此,他的内功也就煞是了得,独门兵器与暗器配之以绝顶的内功,构成了松山道人武学造诣的峰巅。松山道人一听到主子的指令,立即喝斥众护卫兵率兵退下。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健步到了三个刺客的面前。三刺客眼见来者绝非等闲之辈,即一齐向他攻了上来,林若灿从前面,科尔济兹兄弟则分别从左右两边,立时,四人即混战在一起。可是,任他们三人是如何攻势凌厉,却硬是不能伤着这松山道人一根毫毛,当然,由于林若灿和科氏兄弟之间相互配合前面及左、右多方位出击,所以一时之间,松山道人似乎也奈何不了他们,由此,四人僵持在一起。松山道人意识到如此相持不下不是办法,必须速战速决,方能力擒刺客。于是,他收住攻势,虚晃一鞭,后退半步,就在三人快要进抵前来时,他一个鹞子翻身,立时腾越丈许,就在三人扑了一空的时候,一根九尺银鞭照准三人的头上猛抽下去,科氏二兄弟根本没意识到如此变故,刚想到要收住脚步,只觉一股强劲的飓风笼罩头顶,然后,各自的脑袋就已被掉半边了,因此,科氏二人当场死亡。林若灿毕竟武功精到高超了许多,当他随着松山道人的腾越而进抵扑空的时候,他即本能地就地收势,借住其腾越的声势,一个鲤鱼打挺便已后退了几步,当那钢鞭借着腾越之势袭来时,他一招横剑看天山即挡住了钢鞭,保护了头脑,只是那剑当即就断成了两截。林若灿眼见自己的兵器被毁,科氏二兄弟又战死,立即准备飞身跃起,逃离战阵。只是,那松山道人压根儿就没有给他逃离之机,他双脚刚一点地,两颗几阴夺魂钉即照准林若灿跃起的双脚扬了过去。立时,林若灿倒在了地上。这时,几位精兵护卫立即把林若灿围住,将其生擒活捉,捆绑到张献忠的面前。张献忠一见即咆哮大怒,目如野火,声如狂狮,喝问道:“这是哪里来的野虫,敢到老子面前逞凶?”喝犹未毕,林若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力喝道:“你爷姓林名若灿,乃万岁面前一个小小健卒。皇上要我等剪除你这逆贼长沙资讯,今日没能如愿,也是天意使然,但是明日天兵来到,想你这个逆贼,终是有命难逃的了。”张献忠一听,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他大怒道:“崇祯老儿,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想出如此下三难来行刺老子,也是老子命不该绝。狗日的崇祯老匹夫,老子不能亲手血刃你这无能的主儿,老子誓不为人。”他看了一眼林若灿道:“你这名小卒,也敢来和老子作对,真是气煞人也。杀了,杀了,给老子杀了。”可怜这林若灿,立时惨死于众武士的乱刀丛中。于是,崇祯及刘应选派出专杀张献忠的一路人马以彻底失败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