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旅游 - 长沙货车司机帮上海变红码 待两天:吃住在车上 醒来刷卫生码

长沙货车司机帮上海变红码 待两天:吃住在车上 醒来刷卫生码

发布时间:2022-04-07  分类:长沙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1747

每半小时,罗全喜刷新一次湖南居民健康卡和上海应用代码。“我半小时刷一次,截图,怕上海的码变红,也怕湖南的码变绿,被我错过。”他说他坐在驾驶室里“像个傻瓜”。当他累了,他会躺下睡觉。当他醒来时,他会打开健康代码来刷新。4月6日上午10点15分,长沙童渊公司货车司机罗全喜到达黄花收费站。他坐在驾驶室里拍了一张照片:车前停着一辆公安巡逻车,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执勤。从这里下高速,他的旅程就到了尽头。一天前的这个时候,他在上海一个空荡荡的停车场里不知所措。4月2日,罗全喜送了一批防疫物资到上海。4月4日上午,他准备返回时,发现手机里的湖南居民健康码变红了。滞留后,罗全喜几乎在货车驾驶室坐了两天。这是一个停车场,只有他和一个保安。卡车的门被封住了。罗全喜累了就给自己盖被子,打个盹。一觉醒来,他每半小时刷新一次湖南居民健康码和上海的申请码:他怕前者变绿,后者变红。罗全喜在下车散步的难得时间里,偶然遇到一个湖南口音的货车司机。知道对方“饥不择食”,主动提出把自己收到的一些材料给对方。直到4月5日下午,经过多方沟通,他拿着核酸检测、抗原检测阴性证明和防疫临时通行证,上了回家的高速路。回程的时候发现代码变红了:我把车开回停车场,门被封了。4月2日晚,罗全喜驾驶一辆装有15辆无人送货车的卡车从长沙出发,前往上海帮助抗击疫情。出发前,他和挂着横幅的面包车合影,发给家人。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在电话里夸他:“爸爸真棒!”4月2日罗全喜3日下午2点半左右离开长沙前与货车合影。到达上海指定区域卸货后,罗全喜稍事休息,准备原路返回长沙。4月4日上午,罗全喜在高速入口出示自己的健康码,发现自己的湖南居民健康码变红了。他心里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办。”值班人员拦住了我。说实话,挺吓人的。”与值班人员沟通后,罗全喜先将货车开回青浦区华龙路童渊公司停车场。疾控中心派人给罗全喜做了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当天上午11点左右,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拿着两张阴性证明,4日,罗全喜拿到了上海市经信委发放的上海市防疫临时通行证。这张临时通行证上有驾驶人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车牌号、往返目的地等详细信息。有效期至2022年4月5日。罗全喜领取的上海市防疫临时通行证罗全喜的货车车门被封。“我要下车洗漱上厕所,停车场保安会帮我撕掉封条。回到车上,封条又贴上了。”罗全喜说。累了就躺下,睡醒后每半小时刷一次健康码。空荡荡的停车场里只有罗全喜和保安。罗全喜除了洗漱和上厕所,还能在停车场转悠,稍微舒展一下肌肉。其他时候,他在卡车的驾驶室里。好在驾驶室空间大,还有上下铺。罗全喜可以平躺休息,长沙娱乐也不算太难受。每半小时,罗全喜刷新一次湖南居民健康卡和上海应用代码。“我半小时刷一次,截图,怕上海的码变红,也怕湖南的码变绿,被我错过。”怕罗全喜太无聊,公司领导在微信上发了一个在线打牌的链接。“虽然不能打,但还是挺感动的。”他说他坐在驾驶室里“像个傻瓜”。当他累了,他会躺下睡觉。当他醒来时,他会打开健康代码来刷新。上海当地的志愿者和公司工作人员会给他送去必要的物资。当我下车的时候 “我一听,是湖南口音!”他很快和对方打了招呼。“那是湖南的一个卡车司机。因为货源紧张,他们在这里减肥了。我会把我得到的食物给他。我这里有枝要管,不缺吃的。”4日,保安师傅还送给罗全喜一瓶自己收藏的白酒。罗全喜坐在货车驾驶室打发时间,回长沙住隔离酒店。他连说了三个字“回来就好”。因为临时通行证有效期到4月5日,罗全喜不敢耽搁。经过多方联系,他于5日下午5点出发前往长沙。在上海和浙江交界处,罗全喜被交警拦下。出示临时通行证后,他顺利上了高速公路。一路畅通无阻。在江西,罗全喜把货车开进服务区,在驾驶室睡了4个多小时。他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已经到了江西,离湖南只有几百公里。快到家了!4月6日上午10点15分,罗全喜给记者发来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他坐在卡车驾驶室里拍的。他能看到前面停着一辆巡逻车,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执勤。“黄花收费站下车!”罗全喜写了,特意加了个感叹号,难掩激动之情。4月6日上午,罗全喜抵达长沙。虽然已经提前申请了集中隔离,但出示自己的红色健康码时,罗全喜还是有点紧张。幸运的是,一切都在顺利有序地进行着。说明情况后,罗全喜坐在驾驶室等待工作人员将他运送到指定的隔离酒店。他告诉记者,“工作人员说,我这种情况,隔离时间会尽量缩短。”中午12点,罗全喜收到了志愿者发放的饭菜。这一天的午餐,我们做了茄子,白菜,洋葱炒鱿鱼,豌豆肉片。除了大白菜,每道菜里都有辣椒——。这是罗全喜最近几天第一次吃重口味。在上海呆的时候,罗全喜的菜味道比较清淡,但是尝过麻辣之后,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家”。罗全喜在隔离酒店的午餐,比4月5日下午罗全喜还滞留在上海时轻松多了。罗全喜连说了三声“回来真好”,电话这头还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潇湘晨报记者任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