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一房二卖”有违背诚信的活动 很难成功

“一房二卖”有违背诚信的活动 很难成功

发布时间:2022-03-16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4177

1999年,老张将其名下的201号房卖给老王,两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老王将全部房款支付给老张,老张向其出具收条,并将房屋交付给老王,但未办理过户。之后,老王与老张失去了联系,但老王和孩子小王一直住在涉案房屋内至今。2017年,老王收到李先生的律师函,其中称老张于2016年将涉案房屋出售给李先生并办理过户,要求其腾退涉案房屋。老王到房管部门查询时得知,李先生与老张于2016年6月7日签订了《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签订合同后与李先生办理了过户。老王到法院起诉,认为老张没有履行与老王的房屋买卖合同义务,而是再次出售房屋,属于一房二卖;李先生在未核实情况、未验房的情况下,背着老王转让房屋,涉嫌恶意串通,损害其合法权益。而且在老张与李先生签订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中,关于交货时间、交货条件、逾期交货违约责任、逾期付款违约责任等合同重要条款均为空白,明显违背常识。根据以上信息,两被告之间明显存在恶意串通,严重损害了老王的合法利益。庭审中,被告老张辩称,我们不认可老王的诉讼请求,诉讼请求与我们没有直接关系。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被列为本案的被告。目前房子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条件和情况帮助老王昌娥进行产权登记。现在房子在李先生名下,该不该改,是李先生和老张之间的事。被告李先生辩称,老王的诉讼请求未被认可,其主张的我与老张恶意串通不能成立。作为第三方,我们并不知道涉案房屋已经卖给了老王。我们以正常价格购买涉案房屋,办理产权证,我们的权利应该得到保护。庭审中,李先生称,他和老张的儿子张先生是同事,他在买房前没有去过涉案房屋。2016年6月7日,我以现金形式向老张支付了30万元定金。2016年6月10日,老张转让涉案房屋,2016年7月8日,我将陈骁转让的300万元人民币转给老张作为房款。法院调取的李先生、老张银行账户明细显示,2016年7月8日,陈骁工行卡向李先生建设银行卡转账300万元,同日,李先生向老张工行卡转账300万元。2016年7月9日,老张从工行银行卡中取出300万元,同时,陈骁上述银行卡收到300万元。根据上述转账事实,老王认为是老张取出的300万元转到了的账户上,但李先生、张先生对此不予认可,但无法说明老张取出的300万元的去向以及汇入账户的300万元的来源。陈骁曾在法庭上作证,但他没有对上述资金来源和交易原因做出合理解释。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老王从老张处购买涉案房屋后,老王及其家人一直居住在涉案房屋内。在取得涉案房屋产权登记后,老张未履行与老王房屋买卖合同约定的过户义务,而是将涉案房屋再次出售给李先生。老王的“一房二卖”行为严重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本案现有证据可以证明老张与李先生于2016年6月7日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的行为属于恶意串通损害老王利益的行为,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的规定,应当无效。理由如下:一、老张与李先生于2016年6月7日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但当日老张与李先生共同向房地产管理局申请过户。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李先生向老张支付了 本案中,李先生在6月7日前未对涉案房屋进行过实地查看,李先生承认张先生未带其查看过涉案房屋,与通常购房者对所购房屋的关注程度,以及通常的房屋买卖流程和要求的时限严重不符。2.现有的银行转账记录显示,李先生于2016年7月8日支付给老张的300万元来自陈骁,而2016年7月9日,老张取出300万元,当天陈骁的账户从柜台汇出300万元。3.李先生说柜台汇给的300万元是投资人的,但没有有效证据证明。陈骁在另一案件中出庭作证时,也未能对300万元的来源和交易原因做出合理解释。4.李先生称于2016年7月8日汇来的300万元是自己的资金,但没有证据证明。宣判后,李先生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现在案件已经生效。【解析】《民法典》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秉持诚实信用,信守承诺。第一百五十四条规定:行为人与长沙新闻相对人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所谓恶意串通,是指行为人与相对人串通,为谋取私利而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民事法律行为。双方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明显违法,应当予以负面评价,以保护被侵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民事法律行为具有以下特征:1 .各方都是恶意的。恶意是指当事人故意实施自己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明知会对他人造成损害。2.各方相互勾结。当事人主观上希望通过实施某种民事法律行为损害特定第三人的合法利益。客观上,当事人相互配合或者共同实施违法的民事行为。3.损害了特定第三人的利益,包括国家、特定集体和特定第三人。在实践中,当事人如果想借此条款主张无效,往往很难举证,因为他不仅要证明当事人之间有损害自己利益的主观故意,还要证明双方的串通。一般来说,在这类案件中,仍然需要以当事人自身的事实行为来认定行为为恶意串通,判断标准是社会的普遍观念。建议大家在生活中遇到此类事情,多加注意,处处留痕,保留必要的沟通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