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长沙男子月薪2万 连续9天想请一天假 领导:解约 不要来了

长沙男子月薪2万 连续9天想请一天假 领导:解约 不要来了

发布时间:2022-03-15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8372

“我工作20多年了,没见过这么差的公司!”2022年2月25日,湖南长沙的黄先生在镜头前和曾经的老板说出这句话。面试刚开始,面试官说这份工作底薪2万,还签了劳动合同。黄先生在这里工作了9天,但是仅仅因为他想休息一天就被老板解雇了。但前老板狡辩,“我从来没说过有2万的底薪。面试官说的不算,我说的算!而且我跟你说清楚了,如果你想休息,你就离开。你为什么主动离开?”公司财务补充道:“主动解约意味着没有工资,我已经告诉你了。”黄先生黄先生没想到老板这么不要脸。他生气地问:“我每天按时打卡,你交给我的任务都认真完成了。你为什么不付我钱?”没想到,公司老板失去了耐心,不耐烦地回答道:“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已经和财务部说得很清楚了。没有试用期就主动解约,就拿不到工资。随便你!”面对无耻的老板,黄先生和后续记者都很气愤。那么,黄老师是怎么说仅仅因为连续九天想请一天假就被辞退的呢?为什么老板敢这么大胆的直接否定劳动合同的内容?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我想请一天假,被辞退。2022年2月9日,黄先生到一家名为湖南聚信的新媒体公司面试,面试职位为运营总监。面试官在了解了黄先生的基本情况后,也向他介绍了运营总监一职:“总监可以双休,底薪2万元起步。一万是原工资,一万是因为你工作时间长,经验丰富而加给你的年资工资。”工作二十多年,黄老师自然知道这个行业有提成,问:“提成怎么算?工作内容呢?”“每个月给公司招15个主播,3个运营经理。他们必须通过试用期,你才能拿到佣金。”然后,面试官拿出一份工作协议,“如果没有问题,就在这里签字。明天到可以吗?”黄先生对这种待遇很满意,他也没有仔细看合同。说了声“没问题”后,他就在协议规定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一撤笔,面试官马上把合同收起来,补充道:“你平时不需要这个,我们直接留着,放在公司档案里更方便。”黄先生仍然沉浸在高科技的喜悦中,根本不在乎这些琐事。至于这个合同上写了什么,他也没注意。他只知道一个月两万块钱的好事落在了他身上。第二天,黄先生准时到公司报到,人事先让他熟悉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然后带他去见公司老板韩先生。韩老师对黄老师的入职特别激动,主动和他握手,并对他赞不绝口:“我们公司对这个岗位的要求一直很高,只招顶尖人才,终于等到了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黄先生从没见过刚见面就这么热情的老板,于是赶紧回复:“我尽力。”韩先生从长沙出来后,黄先生回到驻地,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短短两天就招到了四个有潜力的主播,这让黄老师对自己以后的工作和工资提成有了很大的信心。积极投入五天的工作,黄老师觉得有点累,找到人事询问休息时间的安排:“面试说是双休。我来了五天了,应该可以休息了吧?”谁知,刚开始,那位很热情的人员连头都没抬,敷衍地说了一句“你还在试用期。剩下的就看韩先生自己决定了。去找他。”黄先生心想,刚来的时候去找老板请假休息,会留下不好的印象,可能会影响以后的升迁。况且此时距离本周休息时间只有四天,耐心一点就过去了。于是,黄先生放弃了周中休息的想法,准备等到周六周日 然而,连续工作了几天后,他的身体渐渐吃不消了,腹部和背部不时传来阵阵刺痛,身体各个部位都在“提醒”他,要给自己放假了。巧合的是,18日下午,就在黄先生想向韩先生请假的时候,恰好在厕所遇到了他。韩先生像往常一样友好,微笑着问他:“你最近工作怎么样?”黄老师一听老板对自己的关心,觉得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就提出了休息一下的想法:“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就是工作了9天,有点力不从心,今天头晕。你看,我能请一两天假吗?”按照当时签的原合同,黄先生可以休息两天,但他刚开始工作,还需要老板点头。没想到,原本面带微笑的韩综,一听到他要休息,顿时崩溃了,然后冷冷地说:“哦,我要休息。对,明天别来了。”黄先生从来没有想到老板的变脸速度可以这么快,但他觉得事情还有转机的空间。他辩解道:“韩先生,我只是太累了,不想休息。我没有违反公司规定,也没有被辞退吧?”但韩先生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板着脸回答:“我说,你想休息就别来了。而你只是个缓刑监督官,不是被我开除的。想休息就主动离开。”说完,韩先生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黄先生呆在原地傻眼。回到驻地后,他感觉后背越来越疼,手臂因为肩周炎抬不起来。再三考虑之后,黄先生决定辞职。毕竟,再高的薪水也没有健康重要。公司赚不到医院费用的钱吗?黄先生招的人老板没发工资。于是,他收拾好东西后,找到公司财务,提出离职,需要结清试用期工资。但掌柜一脸不解,疑惑地问他:“你是自愿离职的,没有过试用期。这个月没有工资。面试的时候没告诉你吗?”“没人告诉我!”黄先生也被忽悠了。当时他正忙着梦想一份高薪双休的好工作。他怎么会料到自己连试用期都没过呢?他自然没有问试用期是否结算工资。但他还是知道试用期有工资,于是说:“你的面试官和人事都没有提前告诉我,所以不是我的错。这九天的工资必须给我结算。”司库不耐烦地撅着嘴说:“那是你的事。我只知道按照公司的规定,试用期没过,就拿不到工资。”听到这句话,黄老师只觉得很气愤,所以没有安排任何休息时间,现在连试用期工资都扣了。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休,质问道:“《劳动法》规定,就算是试用期,哪怕没过试用期,只要我在这个公司上班了,你们就要给我支付相应的薪酬。难道你们你们公司的规定比《劳动法》还牛吗?不怕我去劳动局仲裁你们?”“随便!”财务人员看都不看黄先生,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显然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都说要去劳动仲裁,我怎么没见真的有人敢去呢。反正这事我说的很清楚了,你想要工资就去找老板,我管不了。”说完,财务就立马带上耳机,不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该公司的招聘信息黄先生也知道财务管不了这事,想要工资还得找老板,于是他又敲响了韩总的办公室门。听到老板说了一句“进来”后,黄先生调整好面部表情推门进入,他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韩总,我刚刚去财务那领工资,可她说要你点头才能发。”可韩总的语气却非常不友好,呛道:“试用期都没过,你还好意思要工资?”“我本来工作地好好的,这个月的业绩也快达标了.离职还不是因为你逼得,我就上班太久了想休息而已,况且面试的时候就说是双休的,难道还是我的错吗?”黄先生顿时像个被点燃的炸药桶,再也按捺不住愤怒的心情,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好几个度。可老板却对他的心情毫不在意,端起茶杯喝口茶水才慢悠悠地说:“给你面试的人是我们找的外包公司,他们说的话不算数,我说的才算。我说不能休息就是不能休息,主动离职就是没工资,当初面试自己没问清楚,能怪得了谁?有这功夫瞎闹,还不如赶紧找个新工作,你要是闹大了了,我就在行业里‘封杀’你。”黄先生看对方死皮赖脸就是不发工资,便知道再多说也无益了,只能无奈地离开了公司。可回到家后,他越想越气,凭什么自己没犯任何错误就被辞退了?而且这9天全是白忙活了,一分钱都没拿到还受了一肚子气。苦思冥想一番,黄先生决定找电视台曝光这家无良公司,顺便把自己的工资也要回来。于是,他打通了当地电视台的栏目电话,然后和记者约定好几天后一起去湖南聚鑫集梦的新媒体公司讨要说法。劳务纠纷闹到电视台25日,在记者的陪伴下,黄先生再度回到公司要工资。可能是看有媒体跟随记录,韩总没有了以往的嚣张跋扈,只是把黄先生当初签约的协议拿了出来。他翻到协议的最后一页,指着工作要求和黄先生的签名,对记者说:“你看,我们签的不是劳动合同,是合作协议。按照当初商量好的,薪酬是按任务量来算的,他的确工作了9天,但是工作量没达标,所以么办法结算工资。”“你胡说!”一旁的黄先生气愤地指着协议说,“当时根本没人跟我说这是合作协议,而且面试的人说,底薪就是两万,我工作九天就有6000快钱的工资,你们凭什么不发给我?”韩总看都不看黄先生,只是又拿起协议给记者看:“我们的规定都写在协议上了,他自己不仔细看不能怪我们吧?我们从来没有允诺过底薪,他说的那些都是外包公司私底下承诺的,外包公司也和我们是合作关系,但最终还是要按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接着,他又补充道:“而且在我们公司上班的,不管是运营总监还是主播,都是一样的,完成任务量才能拿工资,不是对他一个人搞特殊。”随后,不管记者和黄先生再怎么问,韩总都是一样的说辞。说到最后,他甚至还有些不耐烦,面对镜头时也没了刚开始时的好脾气,丢下一句“随便你们,我要工作了”就转身离开了。而对于韩总“没完成任务量就没有底薪”的说法,记者请教了相关律师解答疑惑。据律师所说,黄先生每天都有打卡记录,而且试用期间服从公司管理,为湖南聚鑫集梦的新媒体公司创造了价值。所以尽管公司和黄先生签订的是合作协议,但实际上就是劳务关系,公司应该支付他在工作期间应有的酬劳。l律师有了律师肯定的说法,黄先生对讨回工资更有信心了,和记者一起来到当地的劳务局。在看了相关资料并了解事情过程后,劳务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对黄先生说:“公司说签的是经济合作合同,但你主张是劳动关系,你们之间存在争议,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先申请仲裁。”黄先生没有犹豫,立刻填写了申请仲裁的相关申请。接到他的投诉后,长沙福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立刻对韩总所在的公司展开了相关调查,并积极为黄先生争取应有的报酬。在此,小编也要提醒大家,在和公司签署任何协议前,都要仔细阅读文件上的内容,不要让“黑心”公司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