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房产 - 从排队5万桌到裁员 丁留文和友怎么了?

从排队5万桌到裁员 丁留文和友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2-03-13  分类:长沙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7130

《文怡文化产业评论》,刘顺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对于当年餐饮界的新物种来说,曾经号称亚洲最大龙虾馆、中国餐饮界迪士尼的超级文和友,从盛况空前到风光不再,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从红到冷,其昙花一现的红现象看似偶然,实则暗合其网络名人属性的最初定位。文和优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境地,从5万桌排队的城市文化美食地标,到商家纷纷离职、大规模裁员的“过时之星”?曾经霸气的扬言要“开遍全国”,却在最初的扩张中,失去了遥遥领先的地位。这种将怀旧场景与都市美食相结合的网络名人玩法是否可行、可复制?2020年8月,笔者写了《中国美食界迪士尼、排队16000桌……超级文和友的“文化入侵”能否复制全国?》这篇文章,对超级文和优的商业模式给出了一些初步的思考。时隔一年半,很多关于文和友的问题似乎也逐渐有了答案。在网络名人的城市,从辉煌到凄凉,也就不难理解超级文和友的迅速走红了。故事还得从温鹤佑的《白手起家》说起。故事源于11年前长沙的一个路边摊。摊主出生于1987年,来自长沙崖子文彬。11年前,23岁的文彬辞去了汽车4S店销售员的工作,用5000元启动资金在长沙坡子街摆了一个路边摊卖烤串。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摊贩,凭借独家研发的秘方,短短三个月就实现了日营业额3000元。带着长沙坡子街“地摊终究不会长久”的想法,在供货人兼好友杨干军的建议下,他们共同开了一家10平米的小店,——文和友老长沙炒友会,迅速走红,名声大噪。值此之际,文和友不断扩大品类,从烤串到小龙虾、臭豆腐、香肠,业务不断扩大。文和优,定义为“文化公司”,越来越强大。2018年,一个5000平米的文化美食综合体落户长沙海信广场,次年扩建至20000平米,打造80年代长沙老街。超级文和友诞生了。此外,还拥有文和友老长沙炸社、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文和友大香肠、文和友臭豆腐等一系列品牌。浓郁的长沙风情也是其赢得市民心的利器,形成了独特的“文和友文化餐饮模式”。2020年7月,文和优走出长沙,扎根广州繁华的太古汇商圈。由此,广州的文和优诞生了,入驻了一批本地老字号,如牛杂奶奶、沙湾牛奶皇后等。2021年4月,深圳文和优诞生并入驻长沙网络名人奶茶店摩登中国奶茶店。单日就抢了5万多桌,现场排队长达数百米,一时火爆。很多人就是为了第一次体验而挥汗如雨,疯狂到200块钱也诞生了“排队党”。线下的热潮很快蔓延到了线上。在小红书搜索文和友,你会发现无论是广深还是长沙的店铺,都充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打卡攻略、避坑攻略、探店秘笈。单搜索长沙文和友,相关笔记就有6万多条,单个笔记的点赞就破万,瞬间成为流量新宠。线上线下的火爆,自然导致资本的进入。2020年,文和优获得嘉华资本近亿元投资。2021年,红杉资本中国、IDG资本、碧桂园创投、伊凯资本都将目光投向了文和优,并于2020年8月完成B轮融资。据多家媒体报道,文和优在B轮融资完成后的估值达到100亿。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中国餐饮界的迪士尼”的目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那么光明。然而,品牌繁荣之路注定是艰难的。和大多数网络名人餐厅一样,超级温和友面临着快速扩张带来的诸多困难。看似风光旖旎的背后,其实波涛汹涌。2022年2月,文和优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进一步发酵,新项目也受到影响。以前,它是re 如今项目一再延期,2022年能否如期开建还是个未知数。同时,商户的撤退也给文和优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不利。在深圳文和友,现代中国茶叶店的撤退导致了流量的断崖式下降。以前一个卖炸串的网上名人店,日流水几万,而目前只有几百。地方商记、老冒和乔酒楼、百货大楼等。已经全部离开了。广州店早期的商户,如丰通汇烧烤、陈氏盲公丸无影脚等也相继离开。然而,深圳文和友的创发餐厅、恒记婆婆面等20多家商户却因为没有按时开业,收到了文和友的违约通知,并因停水停电、关店而被迫灰溜溜地离开市场,为文和友的冷清发展铺就了一层惨淡的底色。你为什么孤独?矛盾的性格和贪婪的野心从决定全国扩张的那一刻起,超文友的发展就埋下了衰落的种子。从外部原因来看,新项目投资失败被认为是裁员及其走下坡路的关键。据悉,被裁员工多为长沙文和优沉浸剧场项目和南京文和优项目。不得不提的是,南京文和优项目——位于秦淮区核心商圈,定位依然是“本土文化、美食、娱乐”的综合体。据介绍,文和友最初的规划是明文化,研究、运营、空间设计等。都是从这个开始的。半年后,策划团队突然被告知不要做阿明王朝文化,要做六朝文化,导致整个半年的工作都白费了。但从内部来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身定位的模糊和摇摆不定。从源头上来说,超文化和老友记本身就是一个极其矛盾的存在,主要体现在两点。第一,如何在扩张过程中平衡原有的长沙文化和迁都城市文化。长沙的文和游之所以在当时越来越强大,是因为文和游本身就具备了长沙强大的基因,包括美食基因、文化基因、城市基因。无论是饮食习惯、食物品质、观众接受程度,还是《文和有》创始人原创的纯粹宗旨和强烈的原创情感,都为其在长沙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文化迁徙既要传承,又要创新,这无可厚非。广州、深圳在继承长沙文和有场景、小龙虾等菜品的基础上,融入当地老字号,提升口味,美其名曰“本土化改革”。其实是一种低成本的复制,是生硬的长沙文化与本土文化的叠加,最终导致不伦不类的大杂烩与陈腐文化的融合,人格分裂,品质粗糙。比如深圳文和友,态度摇摆不定,以妥协的态度让位于“蚝文化”,直接改名为“老街蚝市场”,但此举似乎并未对深圳文和友的下坡形成挽救作用。两地文化都要兼顾,结果就是两种文化都无法兼顾。其二,文和友的矛盾个性体现在逐渐扩张但并不清晰的版图布局上。样样都要做,则样样都难以做好。一开始做美食,后来引入潮玩、美妆等新业态,还自建臭豆腐博物馆,并推出纪录片《街头大厨》《one day 广州》及原创沉浸式戏剧《绮梦》等,但知名度均有限,拓宽的领域也并非自己熟悉、擅长的领域,因此未能形成IP间强劲的互相助力。投资人黄海此前透露,文和友深圳店本来还规划有酒店和电影院,但因还未拿到许可证而搁置。据悉,长沙文和友还想打造类似迪士尼花车巡游的收费项目,但据报道,其高管在IP主题设定上犹豫不决,无法确定是做地方特色还是打造未来感,剧本方案历经若干次大调整。最终没等来新项目,却等来了原项目的叫停。矛盾的个性间接导致其广泛布局的贪婪野心和缺乏专注的态度。多业务的拓展本无可厚非,既能巩固IP,也能增加创收,但若前一步还未站稳,后一步就着急着跑步迈进,站不稳也跑不快将是必然的结果。倘若仅把文和友建成容纳多业态、多店铺的综合体,则只会沦为打着文化口号的商业地产,与其最初“要做一家文化公司”的愿景渐行渐远。网红打法能否持续?无论是怀旧场景的打造,抑或市井文化的融入,文和友的出现从一开始就带有浓厚的“网红餐饮”气质。在国内,人们对“网红”一词的普遍关注最早始于2012年,这一年诞生了奶茶妹妹、凤姐等网红。进入2015年后,随着视频、直播平台及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红经济逐渐进入产业化阶段。移动互联网本身具有的快速发展特点,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网红店短暂的时效性——来得快,去得快,快餐式走红的背后,也是社会浮躁的体现之一。纵观当下各领域的网红,从网红人物犀利哥、西单女孩、芙蓉姐姐、奶茶妹妹,网红茶饮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鹿角巷等,到各地的网红打卡地……在时间冲刷下,有几个能成为时代经典?不过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罢了。网红品牌大多具有的瞬间走红、难以持续、昙花一现的特性,其实也正由网红经济诞生的根基——移动互联的快节奏所决定。久而久之,网红仿佛便成了快餐式、同质化长沙娱乐的贬义词。笔者认为,网红餐饮的诞生有其时代背景。近年来,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便是网红经济诞生的时代背景之一。因此,网红餐饮身为网红一族的关键领域,从诞生到蓬勃发展有其必然性所在。如果网红打法确实能为餐饮业赢得流量和名气,那某种程度而言,确实值得鼓励。毕竟,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越来越多的网生一代愿意为了发一组九宫格,一条抖音而花费若干小时排队,只为等来一杯上镜的热饮和收割大片点赞。只是无论餐饮业抑或其他行业,网红打法都只能是锦上添花。流量固然重要,但稳固的根基永远是好的产品,优质的服务和体验。对于超级文和友而言,城市老街区的场景布置,城市文化的情怀贩卖,多元的版图布局都是锦上添花,而唯有好的味道与优良的品质,及真正融入城市精神的文化塑造,才是源头活水,也是其不断拓展商业与文旅版图的根基。另一方面,笔者认为即使发展受挫,超级文和友的出现依旧值得鼓励。其出现不仅为中国餐饮业带来了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为餐饮与文化的融合开拓先河,并打造了沉浸式的文旅商业案例,更迫使人们用批判的目光重新思考——地方餐饮文化该如何普及全国?餐饮业该如何在坚守本土文化与拓展全国中,建立起品牌文化自信?又该如何在做好基础需求的根基上拓展版图,多点开花,为消费者带来新的体验?总结尽管大面积裁员、扩张停滞从表面看来并不风光,但从另一层面而言,这也是企业发展受挫后积极自救的体现,说明其危机意识的觉醒。而对于其短暂走红又遇冷受挫的现象,我们更应以理智的眼光去看待。市场并不存在常胜将军,企业发展有其生命周期所在,有高峰,则自然会遇低谷,文和友只是遭遇了一家正常企业在步步扩张中面临的困境,更何况,这是一家立志成为中国餐饮界迪士尼的本土企业。偶尔的受挫或许并非坏事,反而更能让它看清现实,寻求蜕变。当才华支撑不起野心时,超级文和友要做的,或许是潜下心来,回归品质,找回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