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招聘 - 湖南六旬老人火化三年后突然返乡 当初他家葬的是谁?

湖南六旬老人火化三年后突然返乡 当初他家葬的是谁?

发布时间:2022-03-09  分类:长沙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5040

世界上有许多奇怪的事情。这一离奇的“死人复活”事件就发生在湖南省湘潭市。一个65岁的老人,站在他长大的村子里,看着一座豪华的坟墓,墓碑上却刻着他的名字。村民们也很惊讶。三年前,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但三年后,一个大活人站在村里,和他认识的村民打招呼。那么,这豪华的墓地里埋的是谁呢?要理解这件事,我们得从2009年的一次离家出走说起.离家出走。2009年2月10日,腊月二十七,湘潭县白石镇谭家龙村的马建军一家正忙着准备春节的一切,布置猪肉、羊肉的对联和春节的窗花。谁也没有注意到马建军的弟弟马继祥就这样走出了家门。直到晚上休息,我都没有见到马吉祥,这让马建军很担心。马吉祥是马建军的弟弟。马家有三子一女,小儿子叫马继祥。马继祥出生后有些智障,精神也时好时坏,用家里人的话说就是“疯癫”。“狂病”上来了,什么都不知道。我迷迷糊糊,但“狂病”过去了,我又成了一个老实的农民。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早早成了家,但马继祥因为自身条件一直没有结婚生子。自从父母去世后,我一直和大哥住在一起。马继祥没病的时候像个好人。说话正常,干农活正常,喜欢看电视。所以时间长了,大家都忽略了他的发病时间和病情。这一次,眼看着年底了,马吉祥突然从家里走丢了,这让马家人慌了神。于是全村人连夜动员出去寻找,但周围的村子、大山、小山都找遍了,就是不见马吉祥的踪影。2009年除夕,马家没有一个人过好年。失去亲人的痛苦困扰着每一个马家。搜寻无果后,马家人只能暂时将马吉祥作为失踪人员上报镇派出所。接下来的几天,马建军定期跑到镇上的派出所,询问是否找到了马吉祥,有没有他弟弟的消息。然而人海茫茫,一直杳无音信。大家渐渐淡忘这件事的时候我被杀了。2012年2月7日晚10点半,湖南省衡山县岭坡乡发生一起车祸。湘潭县青山桥镇村民杨之光驾驶一辆面包车向衡山县方向行驶。途经衡山县岭坡乡太平村时,不慎撞上一名过马路的老人,导致老人当场死亡。杨之光立即下车并报了警。20分钟后,横山县交警队两名交警和法医赶到事故现场。资料显示,当时死者躺在路中间。除了一个编织袋,他没有身份证或其他能证明身份的物品。而且由于被害人被撞程度较重,视力完全无法辨认。在事故现场四处寻找后,得知被撞的老人是附近村子的流浪汉,没有亲人,也没有原因。他平日靠打零工为生,精神有点不正常。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只自称姓马。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之间或者机动车、非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可以酌情适用过失相抵原则。在杨之光撞死过马路老人的交通事故中,杨之光和被撞老人都有一定过错责任,杨之光需要与被撞老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但被撞老人无亲属无原因,属于无名尸体,无法认定其代理人。所以,落在衡山县交警队身上的问题,就是尽快辨认出这起事故的无名尸体。不过,衡山交警队先在《衡阳日报》上发布了一则通告,贴出了衡山县城街头发现一具尸体的启示。在尸体鉴定公告中,交警队对无名尸体做了详细描述。“男性,年龄约55岁,身高160厘米,瘦,鹅蛋脸,黑色短发。 所有描述都与湘潭县失踪人口马吉祥十分相似。于是,横山县立即给白石镇谭家龙村打电话,找到村支书陈向平,向陈向平核实了马吉祥的个人情况和走失情况,并将无名尸体照片发给陈向平和马吉祥家属进行辨认。看了当时的照片,陈向平觉得虽然看不清五官,但身材和失踪的马继祥有几分相似。于是,陈向平立即找到了马继祥的大哥马建军、侄子马明光、大姐以及马继祥的邻居,一行五人驱车前往横山县殡仪馆辨认尸体。由于车祸,无名尸体面部严重受损,前来辨认尸体的5人无法确定此人就是马继祥。只有马继祥的大哥犹豫了一下,说:无名尸身高体型看起来是马立克继祥的,脚上的鞋看起来是马立克继祥的。至于其他的,他也看不到。大哥还说:从身高和脸型来看,真的很像马立克吉祥。但事关人命,又是一起交通事故官司,所以马家很小心,没有确认尸体是马继祥。衡山县交警大队民警见马某家属无法确认尸体身份,便按程序进行下一步确认,并委托湖南省司法鉴定所进行DNA鉴定。之后,采集了马建军的血样,尸体血样经鉴定为“兄弟血缘亲子关系”。最后反馈的结论是,不排除无名尸和马建军是同一父系的兄弟。因为当时的DNA鉴定结果没有现在准确,所以结果中的“不排除”相当于“确认”。得到结果的马家人百感交集。失踪三年的马吉祥终于找到了,但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悲痛,横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就发出通知,要求交通事故受害人马吉祥的家属在2012年3月9日前支付事故受害人遗体保管费用,并办理遗体丧事。同时明确,未能做到的,将按规定进行处罚。无奈之下,马家人只能一边忍受失去亲人的悲痛,一边忙着安排马继祥的葬礼。幸运的是,肇事司机杨之光没有逃避法律责任。经过交警大队的民事调解,杨之光最终向马吉祥的亲属支付了15万元作为他的死亡赔偿金。马家属撤回对交通肇事的诉讼。因为DNA的证明,确认了事故中的死者是马继祥,据此,交警队正式结案。一条命花了15万,对马家来说确实不可取。不过好在有了这15万赔偿,马继祥遗体在殡仪馆的保管费、DNA检测费、火化费都有了着落。最终,在马家兄妹三人的共同商议虾,决定将这15万补偿金全部用来处理马吉祥的身后事。包括买墓地、建一座豪华的坟茔,操办一场葬礼等等。于是,“马吉祥”的豪华坟地和豪华葬礼成了那年白石镇上大家最大的谈资。只不过,由于马吉祥是“横死之人”,按照湘潭当地风俗,“横死之人”不能进祖坟,只能再重新找地方单独下葬。于是马家人就用赔偿金重新买了块墓地,单独给马吉祥修了一座豪华的坟茔。墓碑上刻着马吉祥的名字,说明他“殁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农历正月十六”,立碑人则是马吉祥的三个侄子侄媳妇。马吉祥的葬礼也办得非常隆重,请了村主任陈湘平来主持葬礼,因为马吉祥没结婚更没有留下一子半女,所以他的三个侄子侄媳妇就成了送终的孝子。一直到下葬,都是三个侄子在操持葬礼。整场葬礼的花销都是从那赔付的15万中支出。三个侄子的心愿很简单,就是让小叔叔走得风风光光。所以葬礼办完后,马建军的老婆逢人就说“都给他小叔花了,也没剩下什么钱。”大家心知肚明,马建军老婆是怕村里人嚼舌根,说他们马家人分了马吉祥的赔付金了。一场风光大葬过后,山村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村民们很快就淡忘了曾经的马吉祥,也就在每年清明节的时候,马吉祥的三个侄子才会到马吉祥的坟上添捧土,烧烧纸。可是,一个人的出现,却彻底颠覆了村里所有人的认知……死者活了2015年12月22日,马建军老婆突然接到村干部电话,说马吉祥“还活着!”现在就在衡阳市收容救助站。这蹊跷的电话让马建军的老婆摸不着头脑,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2015年12月20日,湖南省衡阳市的巡逻民警发现了一个身材瘦小、面容黝黑、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他们将流浪汉送到救助站后,仔细询问才得知,这位流浪汉叫马吉祥。虽然马吉祥老人看起来有些痴痴呆呆,但他对自己的信息背的特别清晰,尤其是家庭地址,说的特别详细。巡逻民警立刻对马吉祥的信息进行了系统核实,没想到,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马吉祥老人的户口竟然被注销了。一般情况下,户口注销就意味着人已经死亡。而看着痴痴呆呆的马吉祥,民警犹豫起来。经过再三询问,可马吉祥的回答十分肯定,坚称自己就叫马吉祥,住在湘潭县白石镇谭家垅村。家里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三个侄子都已娶妻生子了。带着满满的疑惑,民警拨通了谭家垅村主任陈湘平的电话。而陈湘平在电话里的回答让民警们一阵后脊梁发冷。“马吉祥被撞死了,三年前就下葬了。”这句话让现场的民警们傻了眼,如果马吉祥已经被撞死,三年前就下葬了,那眼前的老人是谁呢?他怎么对马吉祥的信息这么熟悉呢?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民警请陈湘平立刻赶来衡阳市救助站来确认一下。当陈湘平来到救助站,第一眼看到马吉祥时,马吉祥笑嘻嘻的凑到陈湘平身边,勾着手指笑道:“主任,来跟烟抽啊,好久没抽了。”此时,不可思议的陈湘平马上表示:眼前的人就是马吉祥,确认无疑。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平日里马吉祥在村里经常跟他要烟抽的状态。虽然确定该名流浪汉是马吉祥,但陈湘平不能理解的是三年前马吉祥被撞去世,是他从头到尾跟着处理的。如今马吉祥突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着巨大的反差然他一时之间有些发懵。由于马家大哥前年出车祸去世了,陈湘平立刻拨通了马家老二马建军的电话。接电话的是马建军的老婆,当她听到马吉祥还活着的时候,同样感到了不可思议。等陈湘平把马吉祥接回村里时,村里所有村民都在村口等着亲眼看看已经死去的马吉祥是怎么活着回到谭家垅村的。马吉祥下了车,就熟稔的跟身边围观的乡亲们打起了招呼。人们诧异万分,一边询问他的遭遇,一边带他去看看村边上那座刻着马吉祥名字的坟茔。马吉祥也好奇的走到他自己的坟头前,看着墓碑上刻着的自己的名字和生卒年月,天生有些智障的马吉祥突然跪倒在地,给自己的坟磕了三个响头。谁也不明白马吉祥这是了为什么,而这个行为背后的怪诞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丝不正常。于是有人在私下里说马吉祥以前活着的时候都认不全村里的人,怎么着“死”了几年现在竟然连村里人的名字都叫的上来了!另外,由于当年马吉祥是公安局认定被车撞死的,大家伙儿看着他下葬的,怎么这会儿突然又冒出来了。一系列的疑问因为涉及到一个已死三年的人,顿时变得毛骨悚然起来。尽管村民众说纷纭,但马吉祥的侄子却十分笃定,这就是他小叔马吉祥。因为他和马吉祥互相叫出了只有他们叔侄俩才知道的彼此的小名。因此他说:“肯定是我叔,没错!”可是,马吉祥失踪三年,他以前住的房屋早就破败不堪。看到他再次复活,镇干部考虑到马吉祥已经60多岁,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于是就给马吉祥安排到了白石镇上的敬老院。敬老院离谭家垅村不太远,马吉祥的侄子侄媳妇就经常骑着电摩到敬老院来看望马吉祥。由于马吉祥在三年前就已经“被死亡”,他的户口已随着当时的“风光下葬”同时办了户籍注销。虽然马吉祥在敬老院住着,但其实并不算正式的入住人员。这也是马吉祥的一块心病,自己成了“黑户”,身份证都没了。这日常的生活有敬老院管着倒也无所谓,可自己没身份证、没户口,这事一想起来总让人觉得不踏实。究竟是谁的错马吉祥心里不踏实,二哥马建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这事儿怎么说也说不清楚。马建军心里也纳闷儿呢,当初公安局让做DNA鉴定,可是抽了自己一管子血去化验的呢。而且人家省鉴定中心的结论也很明白,那个出车祸死去的人就是马家兄弟的血脉,除了马吉祥,还能有谁呢?可看看眼前的马吉祥,这活脱脱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马家人自己也说不明白了。如果敬老院里的马吉祥真的是马吉祥,那埋在坟里的人究竟是谁呢?马吉祥又是怎么突然消失,为什么在6年后才突然出现呢?这件轰动全镇的死人复活事件引起了多方媒体的报道。尤其是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为此,衡山县交警大队专门多次到白石镇来落实情况,核实经过。最终,经过核查,事实真相逐渐被还原。原来2009年腊月,马吉祥在家待得烦闷,就想出门走走。谁知本就有些痴呆的他突然犯起病来,一出门就忘了自己家在哪儿。结果流浪了许久就被人拐卖到了衡阳的一处黑砖窑内。马吉祥说:人家不给钱,但是管他三顿饭六根烟。于是他就在黑砖窑做了5年的苦工。直到他生了场病后再也干不动了,黑砖窑才把他丢到衡阳街头弃之不顾。而马吉祥就在衡阳街头开始了流浪生活,期间,幸亏遇到衡阳市的巡逻民警,这才有了接下来的寻亲之事的发生。由于5年的苦工生活以及后来的流浪导致马吉祥的神志总是迷迷糊糊,时好时坏。所以在很多细节上,马吉祥自己都讲不清楚。但根据马吉祥的说法,大致能够推断出马吉祥离家后的轨迹。经核实后,这个敬老院的马吉祥被确认确实是失踪人员马吉祥。可问题来了,那个坟里埋的究竟是谁呢?既然不是马吉祥,那为何DNA报告会显示为“不排除同一父系兄弟血缘”呢?为了这个事情,民警又联系了出具鉴定报告的省天衡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所对此事进行复查,得出结论是司法鉴定所在此事中无过错。当初的鉴定标本做基因检测,两个标本的16个Y染色体上有15条染色体具有相同的基因座。考虑有基因突变等因素,基本上可以认定为“同一父系的兄弟血缘关系”。由于46岁的殷大夫是这起司法鉴定的鉴定师,事发后,殷大夫被暂停从事DNA的鉴定业务,转做DNA技术研究。据殷大夫说:省司法厅已经找他谈过话,初步了解了情况并调走了这起鉴定的全部资料。但调查还在继续中,什么时候出结果还不可预知,而他现在也在等着调查结果。与殷大夫一样,马家人也在等一个结果。马建军说: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坟里埋的究竟是谁?他的家人在哪儿?或许,等到鉴定结果出来后,又会是另一个令人心酸的离奇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