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招聘 - 1976年一女孩暴毙,村民将她埋葬,29年后邻村妇女上门:她还活着

1976年一女孩暴毙,村民将她埋葬,29年后邻村妇女上门:她还活着

发布时间:2022-03-09  分类:长沙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3794

2005年7月10日一大早,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出现在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县社港镇晨光村的徐杭平家门前。她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试探性地敲了几下门,可是并没有人回应,正在她疑惑之际,突然听到院子里面有声音传来。“大清早的,是谁在敲门呀?”徐杭平大声问道,他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怒火。“你好,请问这是徐苏平弟弟的家吗?”女人回应道。女人的话刚落音,门就打开了,徐杭平迫切地问道:“你刚说谁?”原来,这个女人所说的徐苏平,是徐杭平死了快30年的姐姐。根据女人所讲,已经死了的徐苏平,竟然突然出现在四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14岁少女暴毙身亡,尸体无故消失那是1976年的一个傍晚,中秋节刚过去不久。徐杭平的母亲做好了饭菜,父亲刚好从外面回来,年纪稍长的姐姐徐苏平贴心地给父母递上碗筷,徐杭平和弟弟妹妹已经开始大快朵颐,破旧的小屋,在一家人的谈笑间逐渐有了温度。突然,徐苏平手里的碗“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家人寻声看过去,徐苏平已经顺着椅子滑到了地上。母亲迅速把徐苏平抱起,只见她口吐白沫,头向一边歪着,眼睛眨了两下便再也没睁开,刚还其乐融融的小屋里传出了母亲的哀嚎声。父亲看了一眼徐苏平就慌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村里的赤脚医生和父亲一起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徐苏平跟前。赤脚医生将徐苏平的眼睛掰开看了一下,又将手指放在徐苏平鼻子前探了一下鼻息,随后对着父亲摇了摇头便走了出去。徐苏平是早产儿,出生时只有5斤重,一直体弱多病,后来还患上了肾炎,父母知道徐苏平的身体不好,可是没想到她就这样突然夭折了。徐杭平当时才11岁,他还无法懂得死亡的意义,只记得母亲的痛哭声和父亲抽动的嘴角。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父亲找来了木板和钉子,一边流眼泪一边为徐苏平做棺材。当时的徐苏平只有14岁,还未成年,按照当地的习俗,父母是不能为她送行的,她的后事也不能大操大办,只能被抬到山上简单掩埋。几个小时后,村里的叔叔伯伯都来了,他们趁着夜色将小小的棺材抬了出去。那时正值午夜,几个男人虽然胆子不小,可将棺材抬到半路的时候还是觉得后背发凉,于是他们便在路边挖了一个小坑,将徐苏平的棺材放了进去。第二天,母亲将徐苏平喜欢的衣服收拾了一下,准备到坟上烧给徐苏平,可是眼前的一幕吓坏了母亲,徐苏平的坟墓竟然被挖开了,棺材也被打开,“尸体”不翼而飞。看着空荡荡的棺材,母亲再也忍不住悲伤,放声大哭起来,周围的邻居听到哭声后纷纷围了上来,开始讨论起这件怪事。大家议论纷纷,进行了各种猜测,有人猜测徐苏平的“尸体”是被野兽拉走了。当时的社港镇还未开发,周边还很荒芜,经常有野兽出没,甚至还出现过老虎的脚印,所以大家也都相信徐苏平的“尸体”是被野兽拉走了,虽然很残忍,但是徐苏平一家都接受了这个事实。随着时间的流逝,徐杭平和弟弟妹妹渐渐长大,姐姐徐苏平暴毙身亡的悲伤也被冲淡,慢慢地,很少有人再提起徐苏平了。所以当一个陌生女人跑到他家里说姐姐徐苏平还活着的时候,徐航平很是吃惊。为了解开徐航平的疑惑,女人将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邻村妇女无意间得知徐苏平“死而复活”去找徐航平的女人名字叫周利珍,家就住在徐航平的邻村,她是在一艘船上得知徐苏平“死而复活”的。1998年,周利珍去四川探亲,回湖南时乘坐的是一艘船,在船上,无聊的周利珍和其他人聊了起来。周利珍性格活泼,说话嗓门很大,不一会儿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聚在一起继续聊天。正在周利珍高谈阔论的时候,一个年过古稀的老爷爷凑了上去,并主动跟周利珍搭话。“你是四川的吗?”老爷爷问。“不是,我是湖南的。”周利珍随口答道。“湖南的,那你知道浏阳吗?”老爷爷又问道。“知道呀,我就是浏阳的。”周利珍又答道。“浏阳是不是有一个社港镇呀?”老爷爷继续追问。“对,我就是社港镇的,你是哪里的,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周利珍疑惑道。“你就是社港镇的?那你知不知道你们那里有一家把闺女活埋了?”老爷爷看着周利珍认真地问道。“你说啥呢?怎么会有人活埋闺女,我没有听说过。”周利珍还以为老爷爷在说胡话,并没有当回事。老爷爷看着周利珍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沉默了一会儿又对周利珍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了你就相信我的话了。”周利珍心想反正距离船靠岸还有一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听老爷爷讲故事。“记得那是1976年,我在外做工,路过社港,有一天镇上放电影,我刚好闲着,就去看电影了,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你猜我在路上遇到了什么?”老爷爷神神秘秘的。“你遇到什么了,莫不是看到鬼了吧?“船上的众人打趣道。“不是鬼,但是把我吓坏了。我路过了一个破败的小学,附近一户人家都没有,那会儿好像是中秋节后不久,我就记得那晚的月亮特别大,地上白茫茫的,都看不清哪里是水潭哪里是路。”老爷爷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他看了看周围的人,大家都在认真听着,于是他又继续往下说。“我就在那偏僻的路上走着,心里有点害怕,便加快了脚步,可没走多远就听到女孩儿的抽泣声,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是见鬼了,我拔腿就跑。可是那抽泣声渐渐变成了哭声,并且声音越来越大,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觉得像是人的声音,便硬着头皮又跑了回去。“老爷爷向旁边的周利珍看了一眼。“然后呢?是谁在哭?“周利珍问。“我跑回去仔细看了一下,路旁边有一个土堆,一看就是刚修的坟,土还有点湿,我靠近那个土堆听了一下,声音果然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于是我赶紧把土堆挖开了,底下有一口棺材,棺材很简陋,就几片木板,我几下就拆开了。“老爷爷停顿了一下继续往下说。“你们猜怎么着?棺材里面是一个小姑娘,活生生的小姑娘,只是有点虚弱,看到我很害怕。当时我很愤怒,怎么会有这种人,活埋小姑娘,我问那个小姑娘是谁家的孩子,她也不说,所以我便把她带回我们四川养大了。“说到这儿,老爷爷欣慰地笑了一下。听老爷爷讲完故事,船上的人哄笑着散开了,周利珍也没当回事,她心里想着:“这不就是书中的故事吗?怎么会真实发生呢?这老人怎么神神叨叨的。“看周利珍没啥反应,老爷爷便将一个纸条塞给了她,并嘱咐道:“这是那个姑娘现在的住址,麻烦你回去打听一下,你们社港有没有人家的闺女被活埋了,如果打听到了就让他们按照这个地址找。“周利珍还是没有当回事,随便看了一眼纸条就将其塞到了自己随身背的包里,她回去不久就外出打工了,也没有刻意去印证那位老人的话。后来,有一次周利珍和村里的老太太们闲聊,无意间听到有个老太太说:“你们知道晨光村徐杭平吗?他姐姐十几岁的时候就得病死了,据说后来连尸体都被野兽拉走了,可真是可怜。““好像有点印象,可怜了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那几年野兽是真的多。“听到老太太的话,周利珍觉得很好奇就随口问了一句:“埋在哪里呀?怎么会被野兽拉走呢?““听说是埋在一个小学学校附近的路边,不过那地方现在早就不是学校了。“听到这个地方后徐苏平忽然想起了船上那个老人说的话,他就是在一所小学旁边的坟里救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周利珍赶忙打听到了徐杭平的住址,迫不及待地去把徐苏平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了徐杭平。徐杭平得知消息后寻亲无果徐杭平听到周利珍的话后大吃一惊,但他对周利珍的话也有所怀疑,因为当时那个老人给周利珍的纸条找不到了,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周利珍说的是真话。这件事很快被传播出去,记者也找上了徐杭平帮忙调查。记者先是去找当时为徐苏平抬棺的几个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29年,当年的抬棺人好几个人都去世了,活着的也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经记不清事了。最终,记者找到了一位叫徐迈霞的老人,是帮忙给徐苏平抬棺的人之一,面对记者的询问,他肯定地回答道:“我确定,徐苏平当年是死了的,她是我们几个人亲手埋葬的。”徐迈霞的话并没有让徐杭平彻底相信徐苏平确实已经死了,其实他对徐苏平当年的事也存有疑惑。据徐杭平所说,徐苏平死后几个小时身体都没有变僵硬,往棺材里放的时候,徐苏平的身体还是柔软的,而且徐杭平还觉得徐苏平不可能死那么快。为了解开徐杭平的疑惑,记者找到了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一个医生进行求证,医生告诉他们人类真正死亡的标准应该是脑死,呼吸和心跳停止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亡,而是一种假死状态,有时候是可以被抢救过来的。根据医生的说法,大家推测徐苏平当时可能是处于假死状态,只是心脏缺氧,而她的棺材也不严实,是可以呼吸的,加上埋葬的比较浅,土是可以通气的,所以徐苏平很可能在后来又醒了过来。说到这里,徐杭平突然想到徐苏平的“尸体”丢失后,周围并没有一点血迹,也没有留下徐苏平的衣物,所以徐苏平的“尸体”可能并不是被野兽拉走的,而是醒过来之后被人救走的,徐杭平的推测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周利珍也彻底相信了徐苏平还活着,她决定尽力帮助徐杭平找到徐苏平。但是,周利珍实在是想不起来当年在船上的细节了,于是记者联系到了长沙麦田心理引导工作室的心理咨询师曾医生,曾医生对周利珍进行了一次深度催眠,帮助她找回当年在船上的记忆,周利珍也积极配合。但是在催眠的过程中周利珍只记起了纸条上的“祁”字还有“山县”,有的字周利珍并不认识,具体的地名并没有想起来,她还记起了装有那个纸条的包在街上被抢走了。根据周利珍提供的线索,记者在网上搜索了“祁山”,可是发现四川并没有这个地方,只有甘肃省有一个祁山县,记者又相继搜索了带有“祁”字和“山”字的地名,但是都没有结果。因为并不知道徐苏平到四川后有没有改名字,所以在公安系统里也没办法查询到她的相关信息,找到徐苏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寻找徐苏平的线索已经断了,可是徐杭平却坚信姐姐还活着,只是令他想不通的是当时徐苏平已经14岁了,应该可以记事了,被救后为什么不主动找他们。转念一想,徐杭平又想到了徐苏平是不是误会了家里人有意将她活埋,因此记恨家人而不愿意联系他们,又或许是徐苏平以为家人无视了她活着的消息而心寒了。后来,徐杭平又去了四川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归,至今也没有得到徐苏平的消息。现在,徐杭平还经常去镇上的邮电局询问有没有徐苏平寄来的信,他将希望都寄托在了徐苏平主动写信回来,可是每一次都失望而归。虽然徐苏平至今还未找回,但是她的“死而复活”给了徐杭平希望,也算是一种幸运,但愿有一天徐苏平和徐杭平能被姐弟亲情牵引到一起,实现徐杭平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