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湖南第一贪女”蒋艳萍和她的情人们

“湖南第一贪女”蒋艳萍和她的情人们

发布时间:2022-03-08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7789

如无意外,65岁的蒋艳萍将于2023年告别这个已经由青苔变白的苦寒之地。20多年前,一封又一封举报信送到陈荣杰手里,陈荣杰寄到湖南各单位,如石沉大海,波澜不惊。另一方面,蒋艳萍将“肉弹艺术”发挥到极致,一步步升到副厅级。直到1998年,被蒋艳萍逼得走投无路的工人们再次将举报信送到了84岁老人陈荣杰手中,陈荣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正义之剑挥舞在蒋艳萍的头上。然而,1999年蒋艳萍倒台后,他仍然想找一个好机会避免被枪杀。他再次使出“魅力”,在狱中向副局长投怀送抱,企图怀孕逃脱死刑。蒋艳萍会怎么样?蒋艳萍的成功是荒谬的。只有初中学历的她赶上了上山下乡的热潮,从县城来到了农村。从小住在工人家里的蒋艳萍,对“自己动手吃饭”嗤之以鼻。每当他上班的时候,总是又懒又滑,经常因为长得好看跑到公社领导那里。那时候,回城是年轻人的梦想。蒋艳萍的表现有目共睹。为了抢到仅有的一两个回城名额,她用十七八岁的青春软语作为筹码,把人生中的第一次给了比她大31岁的公社领导。一个走进黄昏,一个第一次品尝禁忌,谁知道是什么味道。在蒋艳萍的软磨硬泡和软应对中,她在农村呆了不到一年,第一个被湘潭一家工厂录用为工人。蝴蝶效应,从这里起飞。在蒋艳萍车间工作的一年里,她在团队里没有积累好的人缘,但对管理方面的消息却相当精通。她想要的是一个离开流水线的机会。仅仅依靠厂长,只能让她的工作更轻松,甚至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每个月按时领工资。所以蒋艳萍把目光投向了厂长以外的人。1978年,蒋艳萍得到一个消息,一位上级领导要来视察她,她白白得到了接待任务。席间,蒋艳萍再次充分发挥了他的资本。腰肢甜美,皮肤白皙,在领导面前活蹦乱跳,让领导心花怒放。留个眼缘,就等机会了。这个机会是别人给蒋艳萍的。不久后,领袖生病住院,他的手下打电话给蒋艳萍,以迎合领袖的想法。知道机会来了,蒋艳萍打扮起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他以探病为名,走进个人病房,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他们相识仅三个月,这使蒋艳萍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苦苦哀求调到长沙,她成了碧波商场的仓库管理员。从农村到工厂,从工厂到省城,蒋艳萍已经知道了这里的“灰色贸易”。别人看她年轻漂亮,她看的却是温柔乡的一句承诺,一句号令。但她从不相信海枯石烂的鬼话。蒋艳萍到长沙后,为了成为碧波商城的经理,她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在副总监的帮助下,25岁的蒋艳萍被提升为碧波商城的经理。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她,有多容易做出成绩?但蒋艳萍卖东西并不容易,但她可以让别人心甘情愿地来碧波商场。随着相关单位的大规模采购,碧波商城的业绩一路飙升,有了成绩,自然得到了提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蒋艳萍暴露了她的另一个野心。蒋艳萍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那串数字,心想:“我每晚都在思考,这是我应得的。为什么我的工资这么少?”为了获得“睡后收入”,她把5万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为了寻求更广阔的天地,蒋艳萍又如法炮制,再次破格提拔,成为省第六建筑公司的经理。有一个“建”字,自然和建筑工程有关。那时候是“平地起高楼”的时代 美貌犹在的蒋艳萍对下面的员工大胆表态:“在湘,没有我想拿不到的项目。”经常在河边散步的蒋艳萍此时已经把道德放在了一边。她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女人不能玩男人没档次。”味道层层渗透,项目应接不暇,蒋艳萍有理由攫取“睡后所得”。进入生死领域23年,她贪了1000多万,被称为“湖南第一女贪”。她贪得无厌,肆无忌惮,有人受不了,把举报信送到了陈荣杰手里。陈荣杰和蒋艳萍斗了10年,蒋艳萍的翻盘台上却有40多人,功名利禄层层保护。当蒋艳萍知道告密者是谁时,他以人事变动的名义消灭了所有告密者。她砸别人的饭碗,只为一手遮天。这一天不是盖的。1998年,陈荣杰的案卷再次堆满了举报信。既然在湖南走投无路,就去北京告状。1999年,蒋艳萍迎来了一场反弹。虽然蒋艳萍倒下了,但她在长沙工作了许多年,许多人来给她消息。蒋艳萍知道生而必死,但她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强烈到她身陷囹圄,还带走了一个烈士。当蒋艳萍从长沙看守所转移到汉寿县看守所时,她注视着她的眼睛,寻找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她看中了副主任万江。先是摆了酒席,送了礼物,然后是言语激动。说到一半,万江倒下了。男主角都为美人关难过,何况是傻逼?万江是副总统,这是积极的一面。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万江特意选择每周六晚上邀请蒋艳萍到他的房间,各取所需。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也没办法。当这个谣言传遍整个监狱时,郑智的主管在星期六晚上回来找眼见为实。因为他每周六都会回家和家人团聚。那天晚上,对万江来说,是他名誉扫地的日子。他乞求着,只是为了不让东西碎掉。不过主任铁面无私,好言相劝,他们各自写了检查。蒋艳萍不想写,发誓,甚至试图再次做同样的事情,但他被拒绝使用肉弹,而不是检查。蒋艳萍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只是想避免死亡。也许她内心还是坚信,以她的实力,她可以在一瞬间东山再起。但等待她的是一堆判决,一次又一次的上诉,以及减刑好的喜悦。2005年,蒋艳萍被监禁了6年,她表现良好,她的刑期被减为18年。掐指一算,2023年她又要适应新生活了。蒋艳萍从一开始就进入了你死我活的游戏。这只是时间问题。明知道这是一场死亡游戏,为了贪欲,他不是蠢就是坏。但是,已经白头的她,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她的人生以1999年为界限,前面的23年,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后面的24年,她失去了自己曾拥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