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长沙 日军眼中最难攻的中国城市 六年间留下无数日军尸骨

长沙 日军眼中最难攻的中国城市 六年间留下无数日军尸骨

发布时间:2022-03-07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5047

湖南的地貌三面环山,北面是辽阔的洞庭湖,地理上自成一体。特殊的地理条件造就了千变万化的气候,也培育了湖湘文化对天道无常的认同和湖南人“忧国忧民、无私无畏”的不屈奋斗精神。从春秋时期的楚国到现在的湖湘地区,湖南人“好高骛远”的性格从未改变。所以他们能在国家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肩负起保卫国家的责任。古有“楚虽三家,秦必亡”之说,今有“中国若亡,除非湖南人亡”之说,湖南甚至被评为近代中国“最具活力的省份”。抗日战争时期,湖南省会长沙成为日军最难打的城市。守卫这片土地的人民,以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几次面对来势汹汹的日本帝国主义,坚持到底,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抗战时期长沙经历了什么?日军为什么没能夺取?长沙人英勇抗战的历史回响有哪些?一战长沙:撤退决战1938年10月,距离七七事变仅一年,日军已经占有了中国大片土地。占领武汉、广州后,长沙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1939年9月1日,波兰遭到德国突袭,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迅速蔓延到欧洲。英法等国突然卷入战争,无暇顾及我国。日本的侵略进一步加强。为了迅速占领中国的土地,他们同时策划成立汪精卫伪政权活动。在调整和加强驻中国军事力量的同时,准备进攻国民党建立的主要抗战机构之一的——第九战区,希望通过打败湘赣迫使重庆政府屈服。同年9月中旬,第一次长沙大战爆发。日军的作战部署是“分进合击”和“一路长驱”,东、西、南三面围攻,然后在赣南、鄂北辅助,主攻方向是湘北。为此,日本集结了第6和第13师团、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等。以共约10万兵力,准备从湘北直入长沙,并率先消灭关率领的第15军。整个战役将由岗村纪宁指挥,长沙计划在月底之前被占领。第九战区司令是薛岳。薛岳率领的部队是之前驻守南昌的部队。南昌失守让他无比内疚,对日本人充满了愤怒,蒋介石的斥责也增加了薛岳的压力。这一次,他决心在长沙和敌人好好打一仗,决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薛岳亲自组织参谋人员详细分析长沙地形。通过敌我力量对比,他正确预测了日军的部署:日军主力将从岳阳向长沙推进;接着,该部兵马西进至南昌,配合湘北主战场。作出判断后,薛岳制定了“争取外翼,撤退决战”的方针。湘北的地形比较特殊:长沙距离岳阳100多里,右侧群山耸立,左侧洞庭湖为屏,四大水系横亘在中间狭窄的通道上。如果我军在新墙河一线与敌交战,敌强我弱;如果把敌人诱导到捞刀河,逐渐消耗其兵力,则敌弱我强。同时将我军助藏于侧翼,包围敌人,“避其势以击其懒归”。于是,薛岳部署兵力阻击敌军,在信江、汨罗江、浏阳河构筑三道防线。同时破坏长沙以北的道路,把日军一步步引诱到他们的包围圈。9月14日,在空军的配合下 湘北战场是这次战役的主场,也是日军的主攻方向。虽然守军顽强抵抗,但敌军仍突破防线,直逼汨罗江,长沙危在旦夕。这时,长沙最高军事当局发生了一场争论。原来,9月中旬,白崇禧根据湘北敌情,拟定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保卫长沙,一个是放弃,并呈送蒋介石。蒋介石看了两份方案,认为南昌当时让薛岳死守,导致兵力损失巨大,决定不守长沙。命令传到薛岳那里,大家都以为是救薛岳。没想到,薛岳勃然大怒,带着几十万大军驻守湘北而不是长沙?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不管别人怎么劝,薛岳决心要坚守长沙,“我不会受你在外面生活的影响”。日军仍在全力进攻,长沙危在旦夕。白崇禧急了,怕薛岳因抗命有个闪失,又怕主力战力受损,影响大局。他打了九次电话。两人激烈争吵。最后,陈诚认识薛岳,抓起电话问薛岳有多确定。薛岳斩钉截铁地说:“我守不住长沙,我带人去见你!”白崇禧等人最后同意了薛岳的意见,奖励了蒋介石。此时,日军经过几道封锁线,已经显出疲态,他们的粮草弹药很快就会消耗殆尽。更重要的是,我军的帮助还在。长沙虽屡受攻击,但未被突破,仍有主力隐藏在幕府山区。眼看长沙如此难攻,岗村宁次只好下令撤军。至此,历时24天的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我军歼灭敌人约3万人,击毁日军飞机70余架,摩托艇100余艘。这一胜利让蒋介石兴奋不已。接受外媒采访时,他流露出兴奋和自豪,并称赞薛岳:“华南虎薛岳躺在长沙,日本人害怕了!”二战长沙:守势不屈1941年6月22日,苏联遭到德国进攻,苏德战争的爆发进一步扩大了二战的范围。为了获得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霸权,日本想快速“解决”中国。9月上旬,日军指挥官阿南派出12万大军,调集大量骑兵和强大火力,向长沙发起大规模进攻。9月7日,日军入侵岳阳大云,我40军奋起抵抗。拉开了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大幕。18日凌晨,日军集中5个师的主力,从新墙北岸发起猛攻。由于日军如此大规模的意外部署和重要指挥电讯的破译,我军十分被动,屡败屡战。18日至22日,新墙河、汨罗江、劳道河相继决堤。27日晚,日军炮火烧到了长沙。关键时刻,战斗和保卫部队奋勇作战,薛岳沉着稳健,迅速指挥部队从四面八方向长沙集结,国民党当局也调集军队迎战当面之敌。到了9月底,在我军严防死守下,局势渐渐逆转,日军处于包围圈中。10月1日,遭受围困的日军无法继续推进战线,前有狼后有虎,日军不得不选择突围撤退。在撤退过程中,日军受我军围追堵截,死伤甚重。至10月8日,日军已全数撤离,退过新墙河,双方再次回到战前状态。攻打长沙前,日方指挥官阿南惟几曾将战略目标设定为“给第九区战队以沉重打击”,想必是“战长沙”给他们留下阴影,因此第二次打消了直取长沙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日军没想到的是,第二次消灭我方主力、迫使我方屈服的阴谋再次挫败,反而“促进了在这块大地上掀起全民防御的高潮”。三战长沙:誓死保卫两次在长沙受创也没能让日军清醒,他们的野心膨胀到目无世界的地步。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的炮火点燃了太平洋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范围再次扩大。同时,日军还在太平洋地区向英、美、荷殖民地发起一系列进攻。为了牵制中国军队增援,打击第九战区的战斗力,日军再调12万兵力进攻长沙。大战当前,薛岳临危不惧,祥查敌情、总结前两次会战的经验,制定“天炉战”的作战方案:先以网形阵地消耗敌军兵力,再将捞刀河、浏阳河之间的区域作为决战地点,包围歼敌。整个作战区域为“大火炉”,炉底便是决战所在,日军一旦进入,必会熔化损耗,所以称为“天炉战”。12月23日早,日军各部队在飞机、大炮配合下对新墙河防线展开猛攻。我军根据已经设定好的阵地英勇阻击,第三次长沙会战正式打响。次日下午,日军越过新墙河,我军继续抵抗,战事更为激烈。将士们越战越勇,拼死抵抗,反复争夺,誓与阵地共存亡。27日,我军依照计划消耗敌军后,奉命向东南方向转移。不可一世的日军眼见包围我军的算盘不成,越发气急败坏,继续南下攻打长沙。1942年1月1日,日军先头部队先到达长沙南郊,想一举拿下长沙城,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好成功后怎么庆祝了。日本空军送来太阳旗,准备攻占以后竖立在长沙中央,外国记者团也飞临长沙城上空。我军不会向日军屈服,更不会放弃长沙城,他们高兴得太早了。李玉堂接到命令,指挥第10军守卫长沙,他激励将士们同仇敌忾,勇敢对敌,“与长沙共存亡”。看到日寇大举进攻长沙的势头,蒋介石又派遣多个部队赶去驰援。中午,日军对我方第一线阵地发动猛攻。到黄昏时,防线被迫,我军退居第二线阵地,拼死对敌,反复争夺,战况异常激烈。3日拂晓,日第6师团主力参与攻城,我军第10师众将士坚决抵抗,敌人遭到沉重打击。同时,我方岳麓山的炮兵密切配合,猛轰重击,至4日下午,伤亡惨重的日军已然不支,只得撤离。而此时我外围各路兵将已达指定地点,按照薛岳的命令从四面八方展开围攻,日军惊慌失措,溃散逃窜,狼狈不堪,可我军处处在,如何脱逃?最后,剩下的日本残兵还是凭着毒气弹才堪堪逃走。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国军队挫伤敌军5万余,日军的战略企图严重挫败,我军大获全胜。太平洋战争以来,同盟国数度战败,这次胜利是反法西斯阵营的第一次胜利。经此战役,中国的国际地位有了极大提升,战中对英、美的支援也具有重大意义。长沙会战胜利的原因长沙会战战场广阔,历时两年多,是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开展的重要战役。这三次战役,中国人民以落后的军事装备三战三捷,成功粉碎了帝国主义速占长沙的阴谋,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我军将不畏强敌、勇于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发扬到极致。从1939年到1941年,日军都是依赖军事装备强大,才敢对长沙发动三次大规模进攻,“屡败屡战”。其每次进攻,调遣兵力都在10万以上,且海陆空等军种皆有配备,其飞机、舰艇相当多,甚至使用毫无人性的毒气弹、烟幕弹。而我方第九战区的军官兵士,仅有陆军,武器装备也非常落后,但从军官到普通兵卒,每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有丝毫退缩,誓守长沙到底,以血肉之躯保卫钢铁之城。即使弹尽粮绝,他们坚守不退;尽管伤痕累累,他们不下战场。这片热血盈溢的土地上,涌现无数胡春华、史思华、王超奎一样的英雄,谱写出一曲曲爱国主义的悲歌。第二,人民群众的大力配合。从古至今,湘湖人民骨子里透着忠勇倔强,慷慨激昂,素有爱国主义传统。自抗战爆发,这种精神更是大力迸发,他们义无反顾地投入抗战,贡献卓越,在长沙会战中的表现尤为突出。为了支援部队,他们“化路为田,运粮上山”,不仅阻断了日军机械化部队的前进,也给予前线战士极大支援。第三次会战中,湘北等12县出动兵民团战25万人,我方战力倍增。还有位15岁少年乘日军疲惫饥饿,击毙3人,生擒1人。人民群众的力量从来不容小觑,毛泽东曾说:“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长沙会战的胜利正是长沙群众力量的体现。虽然在日军一次次加大火力的不断侵略下,长沙城最终仍然失守,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给侵华日军带来沉重打击,成功粉碎日军妄图消灭我方主力的战略目标,全国人民抗战胜利的决心获得极大振奋。在国际上,对提高盟军士气,牵制日军兵力,支援盟军在太平洋作战都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