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招聘 - 八王之乱:成都王与河间王并没有相互合谋 而是联合攻击挟持皇帝的长沙王

八王之乱:成都王与河间王并没有相互合谋 而是联合攻击挟持皇帝的长沙王

发布时间:2022-03-07  分类:长沙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6400

第一,现在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长沙王,比之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齐王,即司马曜、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是讨伐王召司马伦的战友,而齐王司马曜是正义的首唱。但是齐王在杀了赵王之后,开始捧天子,想自己当皇帝,于是河间王司马昱就用谋士韩力的计策,挑拨长沙王司马和齐王司马傲要自相残杀。司马懿给司马懿送了一封信,要司马懿杀了司马懿,却故意让这封信被司马懿看到,于是司马懿和司马懿开战。结果,长沙王王司马杀了齐王司马。王司马长沙能杀死齐王,是因为齐王粗心大意。他太嚣张了,自己都懒得掌握皇帝,只拿着皇帝的印章。结果司马艾占了便宜。齐王不傻。之所以“宁信玉玺不信皇帝”,是因为他的好日子过得太轻松了,完全忘记了危险,导致了他的死亡。齐王司马懿被长沙杀死后,最大的赢家是司马颖。司马懿是司马燕的第六个儿子。他虽然比十六弟司马颖大两岁,但什么都听。所以司马颖虽然远在邺城,但是司马艾还是费尽心思的派使者到他的邺城去报告请示,一切都得由这个王朝的实际统治者司马颖决定。这让司马颖一直很开心,但久而久之就觉得不对劲了。司马艾向司马颖请示,因为他是行政新手。在他越来越熟悉工作流程后,他变得越来越独立。他手里拽着晋惠帝,用起来感觉很爽,后来就不需要司马颖了。这让司马颖很生气。司马颖一直看不起这个哥哥。没想到的是,这位师兄居然敢抛头露面,执掌政坛。后果自然相当严重,两兄弟关系急剧恶化。司马艾是个武人。他是战场用的,对国家行政一窍不通。所以他执政的结果比司马懿还要差。历史记载“百度废”连正当的制度都用不上,可想而知国家更加混乱。眼下,李傕在四川的叛乱仍未平息,张敞在湖北的叛乱和鲜卑慕容氏在辽东到处抢地盘。金帝国外交困难的局面已经出现。二、纵横家会自毁在河间王司马懿的战略中,他和谋士韩力挑起了司马懿和司马懿的争斗,只不过是为了一桃杀二人,为了先杀了司马懿,然后他们自然会进京讨伐司马懿,但是他们没想到司马懿会被司马懿杀死,这对他们来说是浪费时间,他们自然不甘心。尤其是韩力,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他的理想是帮助河间王司马昱成就天子的事业。为此,他必须排除一切障碍。现在挡他路的是司马艾,所以司马艾就成了他的目标,但是怎么才能摆脱司马艾呢?除司马艾,必先斩其翼。此时,司马懿身边与李有仇的皇甫商人首当其冲。皇甫尚和韩力之间的恩怨完全是由他们出身的差距造成的。起初,皇甫尚想与韩力交朋友,并积极接近韩力,但韩力不喜欢这些官员几代人的跋扈,他们从此成为敌人。皇甫尚的哥哥皇甫忠,因其才华受到丞相张华的器重,被张华任命为甘南周琴刺史,辖陇西六县。韩力在对付司马懿的时候不得不注意皇甫重,因为从战略上来说,司马懿在关中地区的东边,皇甫重在西边。一旦有事,司马昱就会被司马艾和皇甫重两面夹击,造成腹背受敌。韩力的第一步是除掉皇甫冲,从战略上切断司马懿的依赖,为司马懿开辟一个稳固的大后方。他提醒司马懿:“陛下,皇甫商如今受到司马懿重用,他的兄弟很难说会与陛下联合。一旦我们与.发生冲突 司马沉思道:“这是个问题。重附皇甫的陇西兵马,一向强硬,对我威胁甚大。”李汉贤姬道:“我看还是尽早除掉吧。陛下可以上皇帝的桌,说皇甫是一个很有成就的政党。等他调到北京上任,长沙王肯定会同意,这个人去北京就得经过长安。陛下可以秘密逮捕,当场击毙,以免后患。”李的话包含了很好的计策。如果能按照计划行事,无疑会离理想更进一步,但就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李的秘密策略很快就被泄露了,而泄露的原因在史书中并没有提及。可以推断,身边一定有两兄弟的卧底皇甫忠,而这个卧底一定是司马昱身边非常信任的人,这一点连韩力都没有意识到。皇甫忠得知韩力想亲自动手。自然,他也不甘示弱。有了西凉军做后盾,他非常自信。他送了两封信,一封给弟弟皇甫尚,告知详情。上书朝廷,所谓朝廷自然是司马懿,说司马懿信任奸臣韩力,要作乱;同时集结兵力,准备东进长安。司马艾不太关注皇甫重的报告。他仍然不相信是韩力怂恿司马造反。当初和司马懿激战。虽然他最终赢得了胜利,但他也损失了800元,而韩力的军队在数百英里之外。如果司马昱想反对他,他已经下令韩力杀了他,但韩力掉头向西撤退,这使司马懿非常感动。他知道皇甫兄弟和司马从大局上看,是不想再折腾了。他知道战乱的国家需要发展生产,维持生计,提高利率,但又不得不防着司马懿,于是就施了孤注一掷的手段,把韩力从司马懿手中调出来,削弱司马懿的势力,让韩力做河南尹。河南是当时中国最重要的省份,因为都城洛阳就在所辖的疆域内,所以河南尹在全国藩镇中排名第一。有了这个好处,李自然愿意赴任。告诉司马艾皇甫冲,他已经和司马懿做了,让皇甫冲出击。然而黄富忠此时的表现,却和史书对他的评价不同,那就是“有才,有果。“恰恰相反,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他的弟弟皇甫尚给了他一个错误的暗示,他才没有退出,以此来要挟朝廷,要杀韩力,又不给司马艾面子,但平心而论,此举是要与司马为敌。司马昱当即大怒,当即命令陇西附近以金城太守游杰为首的四个太守头领攻打皇甫重金。停火才几个月,硝烟又在中国燃起。司马昱以前对付皇甫重只有一个偏师,所以他认为这个偏师足够对付;第二,他的重兵集团要防备司马艾。但两线作战始终是将军们的大忌。司马昱想到了刚刚在河南上任的韩力。只要韩力除掉司马懿,他就可以进京。摄政,于是派密使通知李含及侍中冯荪、中书令卞粹,让他们找机会干掉司马乂。可是,司马颙又犯了一个错误,皇甫重事件的泄密,没有引起他的重视,此刻这个内鬼又出现了,结果密使未到,消息已经送到了皇甫商处。皇甫商大喜,忙将消息通告司马乂,司马乂这才如梦方醒,终于知道原来皇甫重所说不假,忙派人将李含几人抓起来杀掉,可怜有“文武大才”的李含,满怀雄心壮志,朝着自己的目标奋斗,根本没有料到他的人生之路会戛然中止。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三、成都王、河间王不谋而联合讨伐长沙王李含的死讯传到长安,司马如五雷轰顶,心中煞是悲痛,一方面因为二人的感情至深,另一方面则是痛感自己失一臂膀。悲痛之余,方想到自己身边有内鬼潜伏,但为时已晚,潜伏者早已成功转移。既已和司马乂撕破脸皮,不如趁司马乂元气未复之际出兵讨伐。于是司马颙亲点七万精兵,由张方率领,东指洛阳。张方是西晋一员名将,更是司马颙手下不可多得的大将。此人乃河北沧州人,家中几世贫农,出身甚是,后为了谋出路到长安做工,为当地富户郅辅所看重。郅辅看出张方乃为将之才,便有心结交,慷慨提供了不少物质援助,帮助张方渡过了人生的低谷,而当时的乱世,正是用人之际,张方便投入司马军中,很快因才能和勇气得到司马颙的赏识,经多次升迁官至振武将军。张方也不忘旧情,发达之后,立刻将郅辅纳入自己麾下,成为自己最亲信的将领,恰逢这时司马冏向各亲王发出讨伐令征讨司马伦,而后的司马颙讨伐司马冏,张方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其军事才能更是在后来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张方的第一仗是奉司马颙之命杀了响应司马冏的夏侯,第二仗则是奉司马颙之命率两万人马征讨司马冏,本待要建功立业,谁知司马冏很快被司马乂所杀,张方只得在失望中返回。而这时司马颙拨给了张方七万精锐,不难理解张方雄心万丈,誓要为司马颙打出一番天地。的动作在全国上下迅速传遍,自然也传到了司马颖处。司马颖自灭司马伦后,带着卢志等一干文臣武将回到邺城韬光养晦,兼以收买人心,赢得不少人气。后湖北张昌为乱,司马颖上奏朝廷,欲亲提一旅入鄂镇压,只因张昌为陶侃所平,这才作罢。而司马乂诛杀司马冏后,事无巨细都要咨询远在邺城的司马颖,如《晋书》所说,此时的司马颖俨然已经“执朝政”。司马颖的威望到得顶点,但人在得意之时,却也最容易迷失自我。没有约束的权力容易催人上瘾。司马颖尝到了一人独大的甜头,顿时上瘾起来,伴随着权力而来的却是骄奢淫逸。此时的朝政之废,比司马冏时期还不如,而司马颖正在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之计,司马乂突然自己享受起来,因为司马乂已经不再依靠司马颖,可以自己“执朝政”了。司马颖在权力的快感中欲仙欲死之计,突然失去了权力,顿时痛苦不堪,心中对司马乂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欲除之而后快。权力已经挑起了司马颖那颗不安分的心,他再也沉不下心来韬光养晦了。司马颙起兵的消息传来,司马颖担心被抢了风头,就积极响应,打算起兵与司马颙会攻司马乂。司马颖的谋士卢志见状,焦急万分,担心司马颖被司马颙拖着鼻子走,影响大事,首先表示反对:“主公这几年的韬光养晦,成效卓著,天下人心归附,入朝执政是迟早的事,此时司马颙跳出来挑事,主公千万不要掺和。”司马颖道:“我不这样认为,而今我兵强马壮,要擒司马乂不难,只是师出无名,司马这样一闹,对我正是机会,如果我按兵不动,坐等司马成此大业,恐怕以后再无机会了。”卢志道:“是机会不错,关键看怎么利用,臣的意思,主公不必跟着司马颙真刀真枪的干,只需将军队开到洛阳城外驻扎,然后主公穿着朝服进京,满朝文武必然心属主公,臣断定司马乂迟早会将权柄拱手相让。”司马颖不耐烦说:“对司马乂我比你了解,决不像你想象那样,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卢志见自己劝说无效,忙给一旁的参军魏郡邵递眼色,魏郡邵也是不赞成司马颖举动的,但他自认口才比不上卢志,连卢志都碰了钉子,自己还有什么办法,不过既然卢志让自己出马,无论如何还得说:“主公啊,俗话说兄弟如手足,长沙王可是您的兄弟啊,您为了天下,难道要自断一手吗?”这话说得司马颖更是生气,看了魏郡邵一眼,心想:这个书呆子,如何成得了大事。向众人宣布:“我意已决,大家不要说了,都回去整军备战吧。”司马颖起兵二十万,任命投入自己门下不久的平原太守陆机为前将军、前锋都督,率领北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屯兵于朝歌,前锋由石超率领南进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