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经济 - 书名:长沙王石虎

书名:长沙王石虎

发布时间:2022-08-04  分类:长沙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8183

西汉初年,天下已定。鉴于吴锐的功绩,汉高祖刘邦封他为长沙王。以秦长沙县为中心,将长沙县湖南郡改为临湘郡,作为的都城。于是,长沙王吴锐来到郭峰,开始了都城的建设。汉初长沙国王城建成后,范围大致如下:3360。这个望城,就在今天长沙的下河街东侧;到达长沙北部联盛街、长沙青少年宫南部、中山西路北部60元大米一线;首都市区可以往东到玉堂街、黎头街、云纹街;今长沙人民西路南至北。其形状大致为长方形古城,南北长1400米,东西宽850米。历史上被称为“临湘古镇”。相传,这座“临湘古城”位于东四十里的年家湖。汉初是长沙重要的海运码头和鱼米仓库。那时候,年家湖是浏阳河的一个撇洪湖。周边渔业繁荣,良田辽阔,此舟方便。自春秋战国以来,贾湖自秦以来就是长沙县的重要鱼米仓,后来统一了天下。相传自春秋战国以来,虽然这里修建了许多储存粮食的仓库和养鱼的池塘,但这一带一直有一只精雕细琢的老虎。相传这只老虎原是战神蚩尤巨石斧的缺角。古时候,蚩尤和颜地在年家湖一带打仗时,蚩尤的斧子不小心碰到了牛一般大的沙砾的一个缺角。这沙砾是今年溅到贾湖的,然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石斧砾石吸收了天地灵气,隐藏了日月精华。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九星连珠,变成了一个银绿色绒毛,相间分布的巨大石虎。这在《石虎》中是很奇怪的。它蓬松的绿色是终年常绿的蓬松苔藓;银是古老的、白色的、坚硬的、银色的斧石。这只银绿色皮毛的老虎就是斧头缺失的一角。所以,它的身体坚如磐石,却无法被刀斧所动,箭这种利器也伤不到它。白天,它恢复原形,躲在汹涌的浏阳河河底深深的淤泥里,让人找不到;晚上变成七彩虎,今年来嘉湖偷食伤人,让人避之不及。自夏、商、周乃至春秋以来,这里经常有石虎伤人的传闻;自战国楚秦以来,更有传言说这个石虎在这个地方破坏了楚国修建的粮仓数里。传言石虎的饭量更惊人。每年它都会吃掉浏阳河里所有稍微大一点的鱼。当没有鱼吃的时候,它会在今年夜里来到贾湖附近的岸边,危害粮仓和鱼塘。传闻它一年要来这一带五六次,有一次,能吃下一个67米高的大粮仓。虽然当地戒备森严,但也伤不了。结果秦朝以后,天下战火纷飞,我们只好任其危害这里的百姓。时间流逝,这是在汉初,当吴锐是长沙王。秦楚对峙时期,这里储存了数里的楚国粮仓,几乎被石虎的祸害一扫而空,当地百姓空无一人。2008年,嘉湖地区变得人迹罕至,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覆盖着谷物的草席被它的爪子撕成了碎片;围堰里建的围栏被它踩坏了;老百姓的土房被他拆了,变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人和兽骨的残骸,散发着腥臭的味道。当时当地百姓对这个石虎恨之入骨,无奈逃离当地水土好、地势平坦的土地,跑到附近的深山老林、山洞里躲起来;想治理好这个国家的第一任长沙王吴锐,也对《石虎》中的这场虎疫深恶痛绝。他下定决心要为各国人民根除这种老虎瘟疫。今长沙王吴儒 他的勇将如云,智者如雨,他本人文武双全。虽然吴锐有高超的技巧,但他手里没有武器。越王后裔勾践的剑虽然在率军之前就有了,但那是在杀人。现在,要杀死巨大的石虎,需要一种比剑更大、更重、更锋利的武器。也许是他对人民的爱感动了上帝。他在指导长沙省会“临湘故城”建设时,发现了一块巨大的古代黑铁陨石。然后,吴锐命令他军队中的一名能工巧匠将陨铁锻造成一把血红的魔剑。这把神奇的赤血之剑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产品。据说这把宝刀斩铁如泥,吹毛断发。人和动物只要被赤血之刀割伤,就会流血至死。东汉末年,长沙第一猛将黄韩生手中的赤血刀,就是在武汉日日夜夜用生命铸就的。有了这把赤血刀,这吴锐心想,还好,离斩杀石虎的日子不远了。于是他命令军中的侦察兵找到石虎最近出没的地方,查出石虎爱吃生肉。与此同时,他从军队中召集足智多谋的勇士,在石虎出没的地方设下陷阱。这个陷阱可以做得非常精巧。陷阱呈圆形,直径四五丈,深约五六丈。这个环形陷阱充满了流沙和绊脚装置。陷阱中间是一个孤岛,一头大牛可以站在上面。在诱捕器上设置事先涂好的动物油脂,上面覆盖一层薄薄的草皮。牛和牲畜进去了就不能动了。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跌倒。另一些人陷入流沙中,只能看到他们的头,他们的身体被流沙覆盖,所以他们不能移动。陷阱设置好之后,在地面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天然的平地,根本看不出来是陷阱。然后命令女婿英布假扮牧民,迷惑石虎,自己率领军队,用伪装的铁盾四处躲藏。那天晚上,饥饿的石虎又出来觅食了。今年来到嘉湖,它突然发现了一头大肥牛,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油腥味。它环顾四周,看到附近只有一个老人在打瞌睡。面对老头和肥牛,贪婪的石虎选择了后者。它扑向肥牛,但就在它前腿落地,正准备落在腿后面的时候,它感觉身体向后一沉,直直地扎进了陷阱。石虎一时慌了,左右拉着前腿,想着抱住岩土,却不知道周围还有一些抹了油的竹竿和草皮。就这样,石虎落入了吴锐事先计划好的陷阱。但石虎还是没有放弃,它还在陷阱里翻来滚去,想着转圈走,借着土墙上的接力跳出陷阱。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长沙信息营部立即翻身而起。随着一声哨响,吴锐在他身边布下的铁盾阵向着这个陷阱跑去。这个铁盾阵盾牌是相互交织的,尤其是盾牌后面。事先备好的铁栓一盾连着一盾扣好立在这陷阱周边,上下两层,将这五六丈的深坑又增加了一丈多,而且铁盾表面光滑,这石虎更难逃脱了。都说困兽犹斗,这石虎亦不死心,正当它一跃而起想要跳跃向铁盾一侧之时,那吴芮见着时机,手持那赤血刀猛地从那石虎身后袭来。他站在两层铁盾之上用尽全身气力,猛地一刀就把那石虎的斑斓巨头一刀砍下。不愧是赤血神刀削铁如泥,更兼吴芮勇猛降龙伏虎。而那石虎突地没了头颅,却因其这死生一线地下意识要用其后腿去推那突然出现的吴芮。虽然是最后一击但其力度惊人,差点就把那铁盾阵给推倒。而吴芮这边,以为是这石虎没了头颅还可以驱动其身,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只见他巨手向后一旋,只听“唰”的一声响,那石虎的身躯当即又被劈成两段。这三段身躯跌落到那陷阱当中,没了丝毫生气。见这虎患已除,周围的士兵们一时间欢呼雀跃,大家都纷纷称赞这伏虎大王吴芮的勇猛及智慧……打那以后,长沙民间纷纷以歌谣歌颂这长沙王吴芮的各种功绩,其中就有歌颂吴芮智斗石虎的歌谣,谣曰“石虎头截,仓廪不阙……”本文作者:朱文怡现为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长沙市新媒体协会会员本故事缘自《太平寰宇记》中记载之事编写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