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招聘 - 涉及2起公职人员受贿案 该公司在科创板IPO

涉及2起公职人员受贿案 该公司在科创板IPO

发布时间:2022-08-02  分类:长沙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6403

来源/梧桐树下的V/罗纳德摘要:赛恩斯环保在科技创新板申请IPO,专业从事重金属污染防治。报告期内业绩较为单薄,扣非归母净利润3000多万元但不足4000万元。2014年至2018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先后7次向湖南省环保厅原副厅长李恊行贿共计人民币5万元、英镑1万元。2013年至2015年,该公司营销经理邓某向宜章县环保局原局长陈新宇行贿共计3万元。报告期内,公司以“职工薪酬支付”方式向职工支付了2715万元。公司第一大客户紫金矿业的全资子公司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司也是紫金矿业一家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关联交易比例较大。报告期内,最大业务板块收入持续下降。2021年末,该分部应收账款余额占该分部收入的105%以上。是否存在“宽信用、保收益”的操纵?赛恩斯环保申报科技创新板IPO。公司注册于湖南长沙,是一家专业从事重金属污染防治的高新技术企业。前身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2017年5月17日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现在总股本7112万股。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高、高、高,三人为兄弟姐妹,合计持有公司44.27%的股份。高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发行人董事、副总经理为,高为本公司项目管理部副经理。2019年、2020年、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46702万元、35637万元、38463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08万元、3454万元、3782万元。虽然2020年和2021年收入低于2019年,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仍保持增长。一、2014年至2018年,公司法定代表人先后7次向湖南省环保厅原副厅长李恊行贿共计人民币5万元、英镑1万元。2019年3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谢立受贿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湖南省环保厅原副厅长李恊于2019年1月2日被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法院认定,李恊收受17名行贿人贿赂共计287.95万元,数额巨大。17名行贿人中有一人是赛恩斯环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判决书中写明:2014年至2018年,被告人在担任省环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期间,接受赛恩斯环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1的委托,在推广该公司铊污染治理技术、处理冷水江锡矿(水坊巷)废水处理设施在线监测数据异常等方面提供帮助。在此期间,李恊在办公室等地先后7次收受高某1给予的人民币5万元、英镑1万元。判决书中引用的行贿人高的证言如下:1 .证人高证言1:其公司给拜年,送钱,共计5万元;2016年前后,李恊子女出国留学,高某1委托荣某1送给李恊1万英镑。2014年中秋节前后,高某1给荣某1打电话,邀请到省环保厅旁的托斯卡纳酒店吃饭,并向介绍了赛恩斯公司的经营情况。李恊说,“湘江铊污染检测超标,省厅准备启动铊污染综合治理。你公司可以关注一下省内铊污染治理的内容。”这顿饭之后,公司开始关注省内的铊污染治理项目,在全省范围内做了一些铊污染治理项目, 在京比赛项目期间,还介绍了一些市州分管市的领导和环保部门的领导给他们认识,并对高的公司说了好话。2017年底至2018年初,其公司承建的湖南省冷水江方水巷污水处理厂发生事故。具体来说,他们的在线数据与人工采集的数据不一致,在线监测数据略有超标。高就有关问题向作了汇报,并请他协助查明问题的真相。因为最后设备故障,和其公司没有关系,省环保厅也没有处罚。招股书披露的高简历显示,2012年6月至2020年3月,高先后担任赛恩斯执行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因此,判决认定行贿的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1就是高。招股书第一申报稿(2021年12月31日)披露:湖南省监察委员会2021年8月20日发布的《关于高伟荣有关处理情况的函复》号“我委在办理湖南省环保厅原副厅长受贿案过程中,因办案需要,要求赛恩斯环保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高进行取证,未对其立案侦查,也未作出将其作为犯罪移送司法机关的决定。谢案调查工作已经结束,我委不再重复调查,不再就此案对高和赛恩斯新环境保护有限公司进行调查。二。2013年至2015年,该公司营销经理邓某分两次向湖南宜章县环保局原局长陈新宇行贿共计3万元。2017年3月2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陈新宇受贿罪、贪污罪二审刑事判决书》。湖南宜章县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陈新宇因受贿罪,于2017年2月2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陈新宇被认定收受16名行贿人贿赂共计69.2万元,数额巨大。其中,2013年至2015年,长沙娱乐被告人陈新宇利用职务便利,为长沙赛恩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环保项目和工程建设提供关照,先后两次非法收受该公司营销经理邓某益共计人民币3万元。三。报告期内,本公司采用“员工抵销法”发放薪酬”向职工支付薪酬2715万元,已完成整改2018年至2020年9月期间,发行人出于为员工降低个人所得税负的目的,存在通过由员工收集增值税普通发票并通过公司报销形式支付至员工,或通过运费支付给与公司具有运输服务关系的物流供应商后由物流供应商返回款项至员工,用于向职工支付奖金及提成的情形。2018年至2020年,发行人通过前述方式发放员工奖金和提成合计2,715.28万元,具体金额如下:公司已采取整改措施,2021年4月补缴税款合计210万元针对前述事项,公司及时进行了整改,具体措施如下:首先,公司已于2021年1月5日首先通过自查向主管税务部门长沙市岳 麓区税务局申报补缴个人所得税152.32万元。2021年3月10日,为进一步确定相关补缴金额,公司主动向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申请对公司进行纳税评估。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收到相关申请后,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纳税评估管理办法(试行)(国税发[2005]43号)》第二十条的相关规定,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向长沙市税务局申请纳税评估立项,经批准后,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税收管理员到企业生产经营现场履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实地调查、审核账目凭证、核实评 估等法定程序核实需补缴的税金。2021年4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完成了在公司现场的纳税评估工作,根据《纳税评估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八条的相关依据对发行人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履行纳税义务的情况及有关涉税事项出具了《国家税务总局长沙市岳麓区税务局纳税评估税务事项通知书 (纳税人自行补正)》(长岳税通[2021]9508 号)。2021年4月28日,发行人根据纳税评估税务事项通知书(长岳税通[2021]9508号),补缴齐了相应事项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及附加税等,共计210.17万元。2022年7月26日公布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显示审核部门询问的问题三就是“员工抵账式发放薪酬”问题。四、第一大客户紫金矿业子公司系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司又是紫金矿业一家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2016年4月,紫金矿业子公司紫金矿业集团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完成了向公司增资1700万元,占当时增资后总注册资本6800万元的25%,为公司仅次于高伟荣的第二大股东。福建紫金选矿药剂有限公司原为紫金矿业集团南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南方)、彭钦华分别持股90%、10%的企业,主要研发生产湿法冶炼提铜的相关选矿药剂。2019年5月16日,赛恩斯与紫金南方签署《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约定赛恩斯向紫金南方发行312万股股份,股票发行价格为10元/股,紫金南方以其持有紫金药剂的390万元出资(占注册资本的39%)认购新增股份312万股。2019年6月27日,赛恩斯对紫金药剂持有39%的股权完成工商登记。2020年12月,紫金资本、紫金南方将其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紫金矿业紫峰(厦门)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紫峰投资)。目前,紫金药剂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紫金矿业(601899)的全资子公司紫金南方,持股51%。公司持有紫金药剂39%的股权。而紫峰投资持有公司28.29%的股份,仅次于第一大股东高伟荣,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19年、2020年、2021年,紫金矿业分别为公司第一大、第二大、第一大客户,分别贡献收入7266.60万元、7159.00万元、7212.32万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56%、20.09%、18.75%。在2018年年度,紫金矿业不是赛恩斯前五大客户,在2019年赛恩斯对紫金南方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实现交叉持股后,紫金矿业一跃成为赛恩斯2019年度第一大客户,自然会让人怀疑这是交叉持股、利益捆绑紧密后的结果。五、报告期第一大业务板块收入持续下降,2019年末该板块应收账款余额占该板块营收比例超过105%,是否存在“宽信用、保收入”的操纵?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由三个板块构成,其中“重金属污染防治综合解决方案”贡献收入最多,分别占各期营收总额的71.36%、47.94%、40.68%,是公司第一大业务板块。报告期,第一大业务板块“重金属污染防治综合解决方案”持续下滑,从2019年度的33306万元下降到2020年度的17079万元,再下降到2021年度的15635万元,比2019年度下降53.06%。2021年运营服务收入11583万元,同比大幅增长60.93%。如果2021年运营服务收入同比没有增长,则2021年公司总收入同比是下滑的。2019年末、2020年末及至2021年末,公司重金属污染防治综合解决方案业务应收账款余额(包括合同资产和其他非流动资产中应收质保金余额)分别为14441.99万元、15894.35万元和16497.51万元,占各期解决方案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36%、93.06%和105.52%,余额和占比均呈现逐年上升的情形,且2021年末高达105.52%的超高状态,难免让人怀疑公司采用“宽信用、促营收”的操纵策略。看完赛恩斯的IPO申报材料,总体感觉报告期业绩单薄,内控有较大缺陷,较大营收比例依赖与大客户紫金矿业的关联交易,报告期第一大业务板块持续萎缩,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笔者不禁想起科创板第一家被ST的公司恒誉环保(688309)。恒誉环保从事有机废弃物裂解技术研发及相关装备设计、生产与销售。2020年7月14日上市,对第一大客户依赖较大,上市当年净利润同比下降28.64%,上市第二年变脸亏损,加上2021年营收低于1亿元,触发退市风险警示,成为科创板首家被ST的公司。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