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房产 - [万慧华专栏]国家记录的洞穴

[万慧华专栏]国家记录的洞穴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长沙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9374

乡下的山洞作者:万慧华有三块地和一个山洞。巴陵人习惯简称东乡的天月、毛田、公田、卫东,似乎和城里人不太一样。当然,这个成语并没有多少贬低山民的意思。昨天,沈从文先生在京成名时还自称是乡下人,而陕西的贾平凹一家当年在文坛上大出风头。他还取了沈氏的称号,认为自己也是乡下人。我离开天月老家46年了。每次写《回乡记》,总有一种现在的感觉,临近我的村庄,遇见人们。其实我离开家乡的时候,才15岁。前12篇文章写了许多村庄。本文通过对魏宏洞、大树洞、小树洞几次经历的回忆和剪辑,来记住走进大山的那种人。第一次进山洞,还是小学三四年,也就是十几岁。在学校老师的组织和带领下,我们自带干粮,就是求妈妈把米炒好,磨成粉,塞进书包里。我在家里劈柴有些年头了,刀柄上似乎有一层被汗水浸透的油光发亮的刀带。前一天晚上,我妈拿出磨石,使劲磨,按喇叭,锈了水,缺了一大块,就是磨不出来。这个需要受挫,还得削刀帮忙,不过削竹枝无所谓。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吃了炒好的鲜饭,也就是前一天的剩饭,穿上一双草鞋,背上一个布书包。我一出门,左岩、华政、左思、思敏等同村的同学几乎都来到了露台,大家一起往学校赶。也许这是我第一次跟老师旅行,跟父母去过通城县。毕竟是一条平坦的路,没有高山陡坡可以爬。所以,我们叽叽喳喳出了门,一路都很新奇。当我们穿过天月区的鱼枷大桥时,还是一大早。天空像鱼一样白,桥下有一条很宽的河在流。这座石桥仍然很坚固,所以我们不怕它倒塌。经过一个多的家,经过新庄村。在这里,我曾经和村里的大人一起来过,带了几升麦子,去新庄村的梯田。只见木架子上挂着一排排面条,洁白整齐,仿佛瀑布般悬挂着。我把自己的小麦给了面条制造商。他称了一下,写下一个数字,然后称了几磅切好的面条,比小麦轻大约半磅。然后他用旧报纸包在一个方袋子里,用稻草裹紧,交给我带回家。因此,我知道这个地方叫莘庄。后来,当我在大捷读完小学时,我认识了李明明和余春祥,他们曾在板洞村万家组表演杂技。他们是莘庄人,在莘庄小学读书。那是另一个故事。过了辛庄村,继续走,是山坡,路变窄了。你可以看到远处的一些山,绿绿的。要知道,那时候我们村周围的山上,除了杉树、杉树、竹林、茶树,都是不允许砍伐的。其他杂树灌木茅草当柴火日常用,一扫而光。远远望去,群山都是光头,人头被削,惨不忍睹。顺着一条小溪进入山洞里的山涧。也许这就是词的洞穴。也许80年或者几百年前,那也是一个树木繁茂的世界。不然怎么会被命名为词洞呢?当你爬山越岭时,原来的轻松变成了知道离魏宏洞有多远。长沙有些人渴了想得到消息,就从路边小溪里取几口水喝。有的人干脆拿路边石头上滴下来的水喝。老师提醒同学们走路要小心,不要在山涧滑到了小溪里。有的地方,路离小溪有十几米深。一些学生筋疲力尽,开始掉队,另一些学生饿了,开始悄悄咽下干粮。我不知道怎么去魏宏洞穴。我记得走过一个片段,就是竹木监督站,一个小木屋,上面盖着一些冬天的茅草。有一个戴着红袖章的男人坐在门口,里面有一个水箱,我们看到了他 然而,在山坡上,有参天的竹子。这让我们想起了刚刚看的电影《闪闪的红星》。这些山脉也是松树和春竹的海洋。过了一道坎,进了一个山坳,半山腰飘着烟,一声狗吠。我看见一条宽阔的河,有一座木桥,水声很响,山里的人正走在去村子或另一个家庭的路上。老师叫我们停在几户人家门口,交代了几句,就是叫我们三人一组去周围的山上,把扔在地上的干竹枝捡起来,扎成捆。吃饭,吃自己的干粮,喝水,还可以去住户那里讨水喝。我们到达山洞时才九点钟。我们进了一户人家,门开着,主人出去了,一个大水缸里装着山泉水。此外,一个竹篮从远处伸出来,不断地带来淡水,所以许多水从水箱中溢出,流入外面的一条沟中。至于厕所,是离房子后面几米的地方,不分性别。我需要爬一个木梯,一个圆形的木桶,上面有几块木板,留出一个足柄宽的缝隙。上去后,我很小心,生怕掉进这个很深的木桶里。蹲在木桶上看着窗外,外面真的是一幅山水画,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和山花……我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回家的了。写到一半,我才想起来切菜刀是放在竹林里的,忘记放在书包里了。如果你中途回去,恐怕要到晚上才能到学校。我只好冒着被骂的风险,跟着同学回学校。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背着一车的竹竿,因为丢了柴火,心情更加沉重。黄昏时分,我把竹枝采回学校,绑成扫帚,卖给供销社。那天,我不记得回家是不是被大人骂了。第二次进洞,是在天月区高一的暑假。我和邻居左岩兄弟一起早早起床,穿着一双凉鞋出门。这次是扛竹子,不需要刀。晚餐还是自带干粮。因为几年前,我进过山洞,熟悉了进山的路。这一次,我们去了大树洞。穿过小树洞有一些山,一些农舍,一些小溪和一些检查站,路上行人不多。有些山涧里,有袅袅炊烟。除了做饭的,都烧炭窑。它们闻起来像树上的油,很香,很闷。竹子已被砍伐,成堆成堆,而我只有15岁,为那些努力的人,扛着沉重的肩膀。我只能带小的。左岩兄弟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他端着一个汤碗粗的植物,大约有七米长。左岩兄弟去过这个山洞很多次,山路对他来说很熟悉。我跟着他,不怕迷路。一些小山已经建造了滑道来放松木头和竹子。喊几声就放了竹子,提醒那些在山下拖竹子的人注意,避免掉落的竹子冲下来砸伤人。玩了几次滑梯,好像就从大树洞的迷宫里转了出来。我们到达天月竹木收购站时,大约是下午四点钟,正在排队。过秤称重,我的那棵楠竹获得力资钱五角钱。过了半个月,我家搬迁到刚成立的荣家湾岳阳县新县城去了。因此,这次进山扛楠竹,也成了我少年时告别较强劳动的一次体验吧。2017年我到了新庄村陈激烈老师的藏书楼,在散步时,见到了进洞里的那条路,不过,已经修了公路,可以坐车进大山,一个小时,可以把昔日跑过的几个洞里看一遍。我想,退休后,约上几个老同学自驾游,再去卫红、大树洞、小树洞,重访一遍,找回当年的印痕与记忆,也许,那些板栗树、老樟树仍在,那些竹木卡子不在了,那些窑工、锯木工都不在了。山还是那些山。这树木比当年还要茂盛,江山如画,你我却不是当年的少年郎了。洞中方一日,世上几千年。这种体验,古今应有差别。作者简介万辉华,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诗歌学会会员, 湖南岳阳市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湖南 岳阳晚报副总编辑。在《文艺报》《大家》《作品与争鸣》等中央省级报刊发表散文、随笔、文学评论200多篇,出版《书生情怀》《心灵一片风景》《四月物象》文学作品集三部,作品多次曾获湖南省作协、湖南省记协奖。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