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沙旅游 - 忘不了一双旧的军用大头鞋

忘不了一双旧的军用大头鞋

发布时间:2022-07-22  分类:长沙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7666

忘不了一双老式的军大头鞋。作者:王旭华。2020年农历鼠年的春节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春节。全国人民都在翘首以待,积极配合上级政府部门,共同努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但春节还是春节,大家都在用最低调的方式过着一个特别的“春节”!在大多数人呆在家里庆祝春节的第一周,关深一带的气温急剧下降,最低气温达到6C,最高气温只有13 摄氏度。阵阵寒风让人感到寒冷。很多人即使不穿毛衣,不穿裤子,也会觉得很冷很冷。就在这几个节假日,天空中黑色的雨云也仿佛低低的飘在屋顶上,时不时下起一场又一场的毛毛雨,以至于室内外温差大,昼夜温差也大。在我看来,地处珠江口的东莞,往年的初春,虽然是在腊月深冬到初春之间,但如此低冷湿暖的天气,在往年并不多见。今天早上起床后,我查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显示天气温度是6C,确实有点冷。“哎哟,这么低的温度,真冷!”我很自然地用手擦了擦自己,对自己说。然后去鞋柜里找了一双去年买的军用高跟皮鞋,打算在冬末春初天气特别冷的时候穿。铁道兵第一师铺路中队排长王旭华,战斗在山东偃师铁路线上。试穿了一下脚,看着刚才用鞋油擦亮的鞋子,突然觉得越来越暖。突然也让我想起了近四十年前的老式军大头鞋。点击播放GIF 0.0M我对大头鞋并不陌生,但我在近40年前穿过的唯一一双大头鞋至今仍不时在脑海中被触动和回忆.点击播放gif 0.0m 1982年1月初,我在铁道兵最高学府——长沙的一所军校——铁道兵学院学习。这个时候大家都要度过冬天的第十二个月了。今年岁末,长沙经常下着绵绵细细的毛毛雨。那时候,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几场“鹅毛般的雪”随着细雨纷纷而至。我看到每条街道两旁的橡树像一把大伞一样被雪覆盖着,每个公园里的树、草、花也都被白雪覆盖着。整个长沙市区似乎都沉浸在白雪之中。天上的大雪纷纷飞到屋外,雪花漫不经心地飘下来。在我们军校,经常要学雷锋做好事。所以在这样的大雪天气,学员们经常去校门外的跃进路、五一路、劳动路、东塘市场帮忙扫雪。点击GIF 0.0M可以看到,街道两旁的樟树、树顶、房屋屋顶都被大雪覆盖。不知怎么的,那两年长沙的雪美极了,雪花洁白,美丽,婀娜,婀娜。每棵树都像一把白色的大伞,花坛上盖着一床白色的大被子。在许多地方,特别是在我们学院,位于长沙跃进路41号,有许多樟树,许多绿化带和草坪,在那些樟树的顶部,树木,鲜花和植被都是白色的,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有一次,一场罕见的大雪断断续续下了两夜三天。大雪过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们指挥部第16学员队的学员分成小组,分头去外面的街道清扫路上的积雪。那天,扫雪的地点是跃进路、蔡锷路、黄兴路、劳动路、董琦广场,都在大院门口。祭扫结束后,大家以区队或小班为单位排队,直接回学院。当时和我住一个宿舍的3班的同学,拿着扫帚或者铁锹到学校门口到附近的跃进路,扫了一条街的雪,然后又去劳宫路扫地上的雪。 扫完后,我走了回来。这时候我穿的棉鞋被地上的积水渗透了,鞋里的鞋垫都湿透了。脚趾头很冷,穿上脚趾头都有冻疮的感觉。我换上了一双薄薄的解放鞋。鞋子虽然没有湿,但是感觉又冷又湿,更冻。穿一双解放鞋显瘦。点击GIF 0.0M同学罗。所以当我回来时,我一个宿舍的同学罗看到我的脚冻僵了。我说我的脚趾冻僵了,脚趾和手指都红肿了,还生了冻疮。在我们班宿舍一个烧烤煤球炉旁取暖的时候,我看到他并没有感到手脚冰凉,我心想:这个时候要是有一双这样的大头鞋就好了!这样一双大头鞋的鞋底钉着一排尖刺。黄头重,走路叮当响。他当时穿的大套鞋是旧的。他那边还有一双新的大头鞋。他不愿意穿,还是穿那双旧大头鞋。他所在的单位在东北修建大兴安岭铁路后。为了修建“青藏铁路”,部队不得不转移到青海省格尔木市。当时,他转业到青海省后,正巧碰上1981年的军校高考,被长沙铁道兵某军校录取。他来学院的时候,我和他在一个学生宿舍,床还挨着。这时,罗看到我穿着棉鞋,问:“旭华,你的脚很冷吗?”我说:“是啊,最近长沙天天下雪,真的很冷。你看,我的脚冻得生了冻疮,又疼又痒。”于是,互相倾诉着手脚被冻得冻伤的烦恼。这时候他对我3360说“旭华,你试试我的大靴子吧,也许你的脚不会太冷。”我听了他的话,说了:“还是你自己穿吧。你只有一双大头鞋。如果你不穿它们,你的脚会像我一样被冻僵冻伤。”“你给我大头靴,我还不如给你一双新棉鞋,换上旧大头鞋。”我补充道。但他接着说:“我还有一双。不客气,就穿我这双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把鞋上的鞋带解下来,脱下鞋子,把他的大头鞋递给我,让我穿上。之后穿上这双大头靴感觉腿脚暖暖的,很舒服。过了几天,脚上的冻疮自然就淡淡地消失了,脚部皮肤表面也不痛不痒了。几天后,我手脚上的冻疮神奇地消失了,痊愈了。点击播放GIF 0.0M未来两年冬天,天很冷的时候,我经常穿。有时脚趾沾满了泥水,即使是在雪地里上课或走路时进行军事训练,但只因这大头鞋有一层牛皮做面,鞋里镶着羊毛,故鞋的内面也不湿,穿着了这大头鞋都不感到冻人,脚上也再不长冻疮,确实穿着很舒服。以至后来的毕业之后,我被学院分配到驻山东兖州的解放军铁道兵八九二O一部队铺架中队工作,工程任务是修建国家重点工程“兖石铁路”(兖州市至日照市)。那时候在寒冷的冬天也穿着,感觉也真是好,脚上再没长过冻疮。后来建好了兖石铁路之后,我所在的铺轨架桥队伍又要调往山西省大同市修建铺架大秦铁路(山西大同市至河北省秦皇岛),也得依旧在严冬季节特显得天寒地冻的时候继续穿着这双大头鞋。点击播放 GIF 0.0M因为大同市是“关外”的正宗北方地方,在长城的北面,当冬天及初春时,大同地区的天气更加寒冷,要穿着它。天寒地冻的环境,这就更加需要这大头鞋。那时候,我们的铺架队也没有发放大头鞋,只是发棉鞋,到路基上铺架路轨架桥、工程机械维修等铁路作业,雪积水还是常常渗透入鞋里。但到大同地区后,我也同样穿了这同学给我的那双大头鞋,似乎是在建设国家大秦铁路上发挥着作用。就这样的一双大头鞋,我穿着它参加过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的“兖石铁路”、“大秦铁路”的两条重要铁路的铺轨架桥。让我感到,在寒冷之中,总是有种温情、有种温暖。我要说声:感谢它!在大同地区铺架“大秦铁路”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要调到江西省鹰潭市军用桥梁储备厂(即铁道兵525工厂),这时候,我又把这大头靴带到了江西省鹰潭市。点击播放 GIF 0.0M我带着这大头鞋子转战几个省后,一直把它带到江西省鹰潭市的军用桥梁厂(铁道兵525工厂)。1988年初,我准备从江西鹰潭调转回来东莞工作。这时候我看到穿着温暖的、又已很陈旧的大头鞋,心中真是有点感慨。看着这跟着我多年的一双大头鞋,虽然这大头鞋已是旧得不能再旧,鞋头的皮也有点磨破了,鞋内的羊毛也脱落了许多,但我仍不舍的把它扔掉。因为它依然没有破烂的不能再穿,只不过是旧的不能再旧了而已,但我仍不舍得把它丢掉。因为感情太深,我干脆就把它洗晒干净后捆放好。后来,我在未调转回东莞前的两年冬天里都穿着。这大头鞋旧了、有点破了也不舍得丢掉。在调转回来的那年初,我带着对这双大头鞋的感情,还把那双曾带着转战大江南北多个省市的、旧的、还能穿着的“温暖大头鞋”送给了在江西省鹰潭基地的一个建筑民工穿。把这双温暖的老式军用大头鞋子传送给了这营房附近建筑楼房的一个工人。这是一双曾穿着时,总是让我自己感到温暖的、脚趾头再不挨冻的大头鞋,确实是对它有种情感;有一种没有忘却的“爱”。今天,记忆起那几年曾在深冬初春时穿着的那双大头鞋,它不愧曾是一双让我印象很长沙娱乐深、回味无穷的大头鞋了。我忘不了它,更忘不了读长沙军校时那个同学罗胜辉和我们的同学感情、战友情谊。编辑:严京平点点点,赞和在看都在这儿!点击播放 GIF 0.0M